财经全观察 | 金灿荣教授七大战略优势哄领导,中国智库报喜不报忧致高层误判(全军:20190703)

2019年,港人又拿出了标志着2014年雨伞运动的黄雨伞,反对港府修订《逃犯条例》,允许香港向中国内地引渡嫌犯。摄于2019年7月1日图片来源:路透社/Tyrone Siu

2019年春,香港政府推动的《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在香港社会引发了自2014年雨伞运动以后最大规模的抗议风潮,而6月12日抗议集会中发生的严重警民冲突,更使得社会紧张关系进一步升级。香港正经历自主权回归中国以来前所未有的政治危机。特首林郑月娥虽然宣布暂缓推动《逃犯条例》修订,但抗议者要求港府彻底收回这项条例修订、收回此前称6-12集会行动为“有组织的暴动”的声明,并要求林郑月娥下台。争普选雨伞运动无果而终五年之后,港人一度消沉的政治热情似乎正以更大的能量爆发出来。这次反送中运动与当年的雨伞运动有怎样的内在联系,又有怎样的不同特点?这场没有领袖人物的大规模运动将如何发展?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教授马岳先生向我们谈了他的观察与分析。

年轻一代公民意识高,民族主义认同少

法广:马岳教授,您好。香港政府推出的《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近期引发民间大规模抗议行动。而且,这次反送中运动规模一直不减,从十几万,增加到一百万,又上升到两百万,民间压力始终不减。目前,林郑月娥和港府暂时不继续讨论修例。从整体来看,您觉得这次反送中的意义和影响是什么?

马岳:我觉得影响首先是守住了“一国两制”的某一个底线。很多人都相信,这个法案如果通过的话,对香港的法制和自由会造成非常大的破坏,也对国际看香港作为一个自由港、自由城市(的印象)会有非常大的影响。现在暂缓讨论(修例),可以说这方面的影响暂时停下来。

就香港本地的社会运动来说,这次出来的抗争者很多都更年轻,可以说是打破雨伞运动之后的一种无力感。他们这次出来虽然面对警察镇压,但是还是非常勇敢地争取到政府暂缓推动这个法案,可以算是(取得)一部分的胜利。

法广:雨伞运动已经是以年轻人为主,现在是更年轻的一代。他们中很多人其实都是在香港主权回归北京以后出生。如何理解香港年轻人对这些问题如此关注、反应如此强烈?

马岳:我觉得首先是他们公民意识比较高,而且年轻一代,他们对民族主义的认同比较少,他们比较向往自由。而且他们很多人都觉得香港最近几年的自治和自由都一直在退化。很多年轻人觉得,如果这一次不能把这个法案挡下来,香港的前景就非常有问题。很多年轻人就是在这种觉得前景暗淡的心态下,出来做一个最后的抵抗。

雨伞运动播下了一种参与和关注的种子

法广:这次反送中是在雨伞运动没有取得成功的五年之后,您觉得这两次运动之间,有什么内在的联系?是港人对上一次运动没有成功的一种强烈反弹么?

马岳:我觉得是有一定关联之处,是雨伞运动播下了一种参与和关注的种子。而且,最近,前两个月,占领运动的主要人物都被法院判刑,这也让很多年轻人反省,就是:如果当年发起占领运动的人要为发起占领而坐牢,我自己会为香港做些什么?我觉得这些都对这次运动有一种刺激作用。

法广:正在进行中的反送中运动和雨伞运动,在形式上以及主导思想上,有哪些共同之处?有哪些不同的特点?

马岳:共同之处主要还是强调和平理性,但是我觉得,五年前的雨伞运动打破一个公民抗命的关口:很多人觉得,如果要为香港的前途来拼,即使违法,或者是被打、被捕,也在所不惜。这在很多年轻人来说,他们可能已经突破了这个关口。不是说他们很喜欢坐牢,而是他们变得更勇敢,或者说心理预备比以前更好。

年轻人比五年前有更好的心理预备

法广:在反送中游行中,可以看到不少参与者戴着口罩,很多人不想公开身份,还有报道说看到有些人乘地铁前往参加集会的途中,避免留下旅行记录,也避免被拍照......这种恐惧在五年前的雨伞运动中是否并没有这么明显呢?

马岳:(那时)可以说是没有(这种恐惧)。事实是,当年很多参与者戴口罩都是防卫性的。但经过占领运动很多人被判刑, 2016年旺角骚乱也有人被判刑以后,有一部分人觉得现在,尤其是警方把这次群众事件定性为暴动的话,在(现)场的人就有可能被判非常重的刑罚,所以这次很多年轻人非常小心,保护自己。

法广:就是说,港人的这种恐惧比五年前更强烈,但是尽管恐惧,他们还是上街了......

马岳:因为五年前,开始的时候,雨伞运动主要是和平,没有冲突的,但是那次运动中,抗争民众有了很多面对催泪气体以及警察暴力的经验,所以,几年以后,事实上香港人有比较好的心理预备,知道会遇到警察打压、暴力清场,也知道如果被抓住、被认出来,可能面对更重的刑罚,所以,可以说他们比几年前有更强的心理预备,也有更强的牺牲预备。

法广:6月12日的游行活动中发生了很严重的警民冲突,林郑月娥后来称这次集会是一次“有组织的暴动”,警方也抓捕了一些人。这一天发生的情况,是否可以说显示出香港的社会紧张关系比五年前更加严重?香港政府是否真是面对一种管治危机呢?

马岳:我觉得这是几年下来,香港民众对香港政府或者其他制度,包括公务员,包括警察,包括法院等制度的信任比以前低很多,他们觉得制度上的公平一直在慢慢退化。这也是为什么特首说她会把关、法院可以把关,但民众不相信,他们也对警察是不是能公平执法,有非常大的保留。可以说,这也是这次运动的一个重要背景:就是很多人对香港程序公义的很多制度慢慢退化感觉非常失望。

香港人支持的比例和光谱比五年前更宽

法广:这次反送中运动中,很多人主要是通过社交媒体平台联络起来,走上街头,并没有明确的组织者和领头人。这和五年前的雨伞运动不一样......

马岳:我相信这也是继承了五年前雨伞运动后期,很多年轻人说不要“大台”的精神。这次很多人觉得不需要领袖。事实上也是因为新出来的人太多。他们自己会协调,没有领袖,尤其是有一些人可能希望用比较激进的手法;而像民阵(民主人权阵线)等传统泛民团体,则一直比较鼓吹合法斗争。但这次比较成功的是,他们做到了不同抗争方法的人可以互相尊重,各自分工。

法广:但是,这样一个大规模的没有明确领头人、组织者的运动,下一步会如何发展呢?是否也会陷入一种危机呢?

马岳:很难说,问题可能主要是两方面。一是能不能持续,另外就是会不会有比较激化、暴力的情况出现而不能控制。暂时来说,这两方面还好。但是,至于运动在G20会议或七一以后用什么办法来进行,就比较难说。因为他们已经用过不同的方法,现在主要还是围绕G20会议来进行的。

法广:这种民间的反抗力量能否汇聚成一种有组织的政治力量呢?雨伞运动后的立法会选举,好像泛民主派阵营并没有能获得雨伞运动唤起的那种支持,好像从民间运动转向有组织的政治行动有些困难,怎么理解?

马岳:很难说。2016年的(立法选举)结果还算好,因为投票率达到新高。但我们可以看到,如果从民意反应来说,雨伞运动一直没有得到大多数民众的支持,很多人可能支持民主,但可能不支持用公民抗命或占领的方式来争取。这次反送中运动,大概蛮不一样,有一些人可能本身不是民主派的支持者,这次也出来反送中,包括很多商界的人也觉得这个(逃犯条例修订)对香港影响非常大;也有比较多的人对警察使用暴力非常反感。所以,可以说这次的运动的层面比五年前更扩大了......

法广:规模扩大了......

马岳:也是层面扩大了。有些可能不是真正支持民主的人,但是他觉得这会影响香港的法制、自由、政治,所以,他也出来反对修例,就像香港商界,很多人可能不支持民主,但觉得修例会对他们有非常大的影响。也有一些人是对警察暴力或政府态度很不满意。所以,上一次主要还是一种意识形态、政治制度的争夺,而且在支持民主的人里面,还有一些人不同意占领的手法。这一次从比例上来说,香港人支持的比例和光谱或层面都比较宽。

法广:这次大规模反送中运动的起点,是香港与台湾之间的一个刑事案件。港府以此为理由,提出要修改《逃犯条例》,结果在香港引发了大规模的反对运动。但台湾方面说,台湾并没有要求香港修例;北京方面,虽然表示支持港府的修例努力,但是,从某些消息来看,好像北京原本也没有授意香港修订这个条例。如何理解林郑月娥会提出这样的主张呢?

马岳:我现在的理解是,开始时主动提出要修法的,可能真的是特区政府,北京没有授意一定要修订这个条例。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后来看到反响这么大,6月12日警察打人又导致香港国际形象非常坏以后,北京会叫停这次修法。我觉得这主要是因为这不是中央政府的意思。而且,他们也不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法例。这一点也同2014年的占领运动时不一样:2014年的雨伞运动,在北京看来,是管治权的问题:如果全面民主,就等于让出管治权。这次则是退让,他们可以接受。因为如果民意和反响太大,或者国际上影响太坏的话,他们觉得可以退让。

法广:林郑月娥目前至少做出了暂时的让步。下一步,因为《基本法》第23条立法(《国家安全法》)问题目前还悬在空中。从目前香港社会对逃犯条例修订的反应来看,如果港府再拿出第23条立法,是否可以预期,也会遇到非常大的困难?

马岳:我觉得,应该是。因为民众已经动员起来了。而且,这一次年轻的一代给人的印象是非常勇敢,非常不害怕。所以,如果就23条立法,可能也是会引起非常大的反抗。

* - * - * - * - * - *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无疑已在政治上陷入信任危机。但香港社会在这次反送中运动中的广泛动员以及坚定决心,无不显示出他们香港“一国两制”日益偏离“两制”而走向“一国”的担心,和对中国内地政治模式的深度不信任。反送中运动是林郑月娥领导的特区政府的危机,有何尝不是习近平强势政府主导的香港政策的一场危机。

(法广 RFI瑞迪)

美国东部时间2019年7月3日晚6点(北京时间7月4日早6点)

 

 

主讲人:全军 @JamesQuan10

 

youtu.be/zN-XgkUUSko

 

 

美国东部时间2019年7月3日晚6点(北京时间7月4日早6点) 主讲人:全军 youtu.be/zN-XgkUUSko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