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非中國不行,打造“非紅供應鏈”可能嗎?|明鏡焦點(20190515)


全球供應鏈開始變動,“簡單的”都先移走了

中美貿易戰升級,媒體聚焦兩國政府互相對彼此的產品施加關稅帶來的近期影響,包括投資市場的情緒以及進出口企業的緊張,但專家認為真正的陰影在於長期來說,全球供應鏈可能遭到破壞。事實上,已經有證據顯示,有公司已經開始就全球供應鏈進行重新定位。

美國之音報導,歐亞集團地域技術業務負責人特里奧洛認為,目前資訊和通信技術領域的公司已經開始大量跟中國脫鉤,這種情況在傢俱、服飾和農業產品等行業也都存在。他說,美國科技公司已經開始保留對中國境內製造設施的新投資,並將供應鏈遷移到東南亞和其他國家,這些公司有一系列的選擇。目前來說,“容易”的部分已經都被移走,但電子產品等行業較複雜,又是另一番不同情況。

供應鏈概念複雜,“美國製造”也可能包含中國製造

要了解全球供應鏈在中美貿易戰之下的影響,應該要先弄清楚全球貿易的流向。報導批評,美國總統川普過度簡化全球貿易流,認為美國消費者只需要進行簡單的選擇,也就是要買在中國製造產品,還是買美國生產的產品,但事實顯然比這要複雜得多。報導引述數據指出,2018年中美兩國的進出口貨物總額達到6500億美元。從中國進入美國的產品占三分之二,內容組成也不再是上一代的那些便宜衣服和玩具,而是智慧手機、家電產品、電腦等相關高階商品。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產品中的關鍵要素,像是芯片,經常是在美國製造之後出口到中國,再回到美國完工,最後被貼上“美國製造”的標籤。這些“中間產品”是美國科技公司的巨大市場,更佔了全球貿易流的60%到65%,這個數字進一步顯示了全球供應鏈的複雜性。過去數十年來,這個複雜的製造業關係不斷發展,並融入了兩國公司的營運方式。現在隨著貿易戰的升級,這些公司也面臨重新打造全球供應鏈的難題,以便穩定未來的發展。

重新打造全球供應鏈,是長期且艱巨的過程

但全球供應鏈要重新打造並非那麼容易,專家們也提出警告說,這是一個長期而艱巨的過程。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所”高級顧問米勒就表示,如果是需要大規模組裝工作的公司,那要取代中國是很難的,或是已經在中國建立合格供應商網路的公司,要全部打掉重練更是難上加難,因為建立供應商網路需要時間、精力和資金。

潘西恩宏觀經濟諮詢公司首席經濟師謝潑德森也表示,對所有進口產品徵收25%的關稅,相當於至少0.6%的GDP,而隨著公司重建整個供應鏈,這個數字可能更大,對盈利增長有10%左右的負面影響。

中美貿易戰將帶起“非紅供應鏈”發展契機?

不過,對於這一點,台灣行政院政務委員龔明鑫認為,中美貿易戰對全球供應鏈確實會造成影響,甚至相對於中國“紅色供應鏈”的“非紅供應鏈”,可能將因此建立。他舉台灣為例,認為台灣或將因台商大量回台投資,而有機會建構起新的產業生態。

美企未必回流美國,對外資吸引力可能大打折扣

回到美國之音的報導,文章認為,雖然川普信誓旦旦地表示,他的貿易政策可將製造業帶回美國,但是更可能的情況是,大多數製造商離開中國,轉而搬到像越南或墨西哥這樣的低工資國家。換句話說,美國企業與中國脫鉤帶來的益處,可能不會回流美國。還有更悲觀的聲音指出,如果中美兩國之間的貿易衝突真的到了彼此隔絕的地步,特別是在科技領域,結果將是一個兩極分岔的全球體系,給經濟關係帶來毀滅性的影響。

報導引述美國前財政部長保爾森在“面對全國”電視節目中的警告指出,美國的強大在於創新,美國固然必須保護自己的科技與創新,但若對其他創新經濟和創業者關上大門,將讓美國在全球範圍的領軍地位陷於險境,對外國投資的吸引力也會大打折扣。”

最後狀況是中美停火,但雙方互信重建空間少

對於這些可能性,越來越多企業領袖開始不得不面對這殘酷的真相。歐亞集團的特里奧洛觀察到,很多公司開始把貿易與科技爭端演變成真槍實彈衝突的可能性考慮進來,未來三到五年間出現真正衝突的可能性上升了。他認為,目前最好的情況就是與中國貿易停火,中國做一些有限讓步,但就算這樣,也未必能改善這種趨勢。特里奧洛認為,美國現在聚焦於中國政治體制的本性、黨對資訊的控制,以及習近平不願放棄國家對經濟的控制等等,而這些都助長著“文明衝突”的論調,並在中美鷹派積極竄出,讓雙方已經處於歷史低點的互信,重建空間又更被削弱。

明鏡打賞功能:
http://bravo.mingjingnews.com/2017/01/bravo.html

***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