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镜焦点 | 奥巴马能干预引渡伊朗人案,川普为什么不能干预孟晚舟案?


美国总统川普说“必要时,我会干预孟晚舟案”这句话,为他带来诸多指责和批评。很多人也乐见川普大嘴被打嘴。说来,无论是从法理上,还是从实践中,奥巴马等以前的美国总统都做过类似的事,却没一个像他这么招黑招恨。
很多人说,川普这么做这会设下一个非常糟糕的干涉司法先例,不过法理上看,总统不仅有权下令政府撤销孟晚舟的引渡请求,甚至还可以撤销对她的指控。而且,类似的事其他总统都做过,好像也没谁让自己卷入媒体声讨甚至刑事诉讼中。

负责司法部国家安全部门的助理司法部长约翰·德默斯对川普的说法感到愤怒。他说,“我们提起诉讼时,不是贸易的工具。”

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贸易谈判代表的温迪·卡特勒对纽约时报说,川普的“这种做法把‘交易’一词提升到了一个新高度,因为他基本上是在暗示,所有东西都可以出卖,”。“这些问题在传统上各行其道是有原因的。一旦你发出信号,可以做交换的话,你就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这是对法治的破坏。”

但问题是,美国为了实现其他目的,愿意把司法问题混在一起的事太多了。比如与其他国家交换被抓获的间谍。伊朗核协议也是一个例子。

纽约时报的报导指出,作为奥巴马政府与伊朗达成的核协议的一部分,伊朗释放了五名美国囚犯,奥巴马释放了七名伊朗籍和伊朗裔美籍囚犯。除此之外,司法部还悄悄地撤销了与制裁有关的指控,撤销了对另外14名伊朗逃犯的国际逮捕令。

……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