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鏡之聲|中美兩國的管理者都很糟糕;中美元首在G20上對話或有變數;中國經濟增長踩煞車的原因是?美國退中導條約,北京為啥驚呼?關鍵就在俄羅斯(20181027-3)


 

1.中美雙方的管理者都很糟糕,加強對抗沒好處

2.中國經濟增長踩煞車的原因是?

3.中美元首在G20上對話或產生變數

4.美國退中導條約,北京為啥驚呼?關鍵是俄羅斯

***節目中嘉賓所述由其個人負責,不代表明鏡立場***

激賞明鏡:https://www.paypal.me/huopai
明鏡火拍:https://www.youtube.com/c/mingjinghuopai
明鏡火拍網:http://www.mingjinglive.com
明鏡火拍Twitter:https://twitter.com/MingjingLive
明鏡火拍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mingjinghuopai/

******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1. 开放能发展科研吗?

    有人说,缺乏自由思想和言论空间,官本位的行政体制和科研体制抑制人才成长,是影响科研、学术、创新的主要问题,货币政策效果有限,财政政策是发力方向。更加开放的中国对于海外仍有吸引力,中国仍有成本低廉、完整的产业链、..

    这种说法,是用了”不恰当的类比”。科研是人类的一种记忆思维,不受政策遏制。所谓政策也是对巳有的资源的应用。科研是对未來的探索,甚至可以影响政策。所以用政策去开放科研,是本未倒置的谬论。

    美国退出《中导条约》,不是开放科研,而是限制科研。因为条约没有约束中国、伊朗和北朝鲜。

    中国没能获得诺贝尔科研奖,不是没有开放,而是科学思想错误。所得的科研成果,对世界没有意义。再开放,也不会被世界权威评委认同。

    所以,端正中国科学思想,規范科学价值,才是科研的方向。而不是无法无天地开放!

    例如放任北朝鲜的核试验,增加马克思主义科研经费等等政策,就是与世界科研南轅北辙。

    为什么中国的开放没受到美国的认同?因为中国的开放缺乏法治。所谓的不干涉,实际上是对抗国际宪法。
    特朗普步步紧逼的指责,都是针对中国的开放而言。中国对美国的回应,没有国际法的依据,只有放任的虚拟。最不堪一击的是”以牙还牙”的思维!

    如果可以开放犯人”以牙还牙”,还有公理和法治吗?造反有理就是中国的科研准则,结果,人民穷得勉强为生,原子弹却林立成为核大国。这样的科研不要也罢,还不如丹麦瑞典人均收入世界第一。

    开放自由是很容易的,改革政治就很难了,因为法治比民主艰辛。文革可以蔓延20年,法治40年都无法复兴宪制和守国际宪法。开放一词,在某种意义上,放活了修正主义。

    修正主义动皮不动骨,最终还得法治清理!

    故,法治才能民主,民主才能科研。这是历史的终结。

    顺便讲一句,开放共产知识产权,是对科研的精神污染。

    回覆刪除
  2. 副部政法老虎a庇护监狱局长b,b舅子黑帮皮包商人c,c有狗子d,d管着e,e管着贱民小混混xyz等。b还有秘密的结拜兄弟下属h上校,h有i,i...y和i们似和多个异议分子可疑的死亡、群死事件、群体抗议事件有关,因黑锅都是总书记背。温家宝贾庆林习近平需要全面清洗老虎及附庸们。

    回覆刪除
  3. 政治经济学中的经济动机

    如果说,市场经济学研究的是经济动机,那么,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其实是权利动机,权利动机借经济形式寻租,往往把政治目的隐藏在道德之中。由于道德的自私性,也就让政治目标合法了。所以,政治经济学实际上是谋略学,只讲优胜劣败,没有理论可言。

    特朗普与尼克松,柯林顿一样,对中国的战略只是为了争权,并没有经济动机。中国的崛起与否,美国政治家并不关心,只要能扩大权利,任何方法,执政党都会实行—包括贸易磨擦。

    同理,中国政治家的反应也是如此。中美双方的底线就是主权。都不在乎经济动机。用市场经济原理去分析中美之争,是得不出真相的。只有待特朗普连任了,中美磨擦才会告一段落。当新人竞选时,中美之间又会磨檫重生,直至另一个竟争对像出現。

    马克思把这种政治斗争足性为社会的阶级斗争,并锁定在无产与有资之间。这对职业”对立”的群体,其实一定都参与政治。要用消灭一方作为了结,只好用多数与少数选择生死。这种政治经济学,早巳被理论界抛弃。然而,在实践上仍然继续使用着。

    在中国,正是忽略了这种权利慨念,其恶果巳经显现出來。当中国被美国列为竟争对手时,由于中国参政的人数有限,双方展开政治争论时,中国总是限于少数派,美国的公民社会成熟些,参政的人数也就多些,底气也就比中国强许多。

    山此可知,民主论政,美国强过中国。法治民众,中国强过美国。中美两种不同的社会制度,体現了两种不同的政治气氛:中美人民,支持特朗普的多些。中国的话语权相对弱些。更多的声音是关心经济动向。这就掩盖了中国的政治危机。

    当经济成功掩盖政治危机之时,解体就开始了:资本权利大于行政权利后,民主政治就会和平演变政府议政形式。资本作为社会的一种权利将冲破一党专政的结构,产生多党竟争结构。这就是政治经济的学问。无产阶级政党就是这样登上议政大厅的。

    中国式的反腐反不掉资本主义的苖,也种不出社会主义的草,只好让亿万富翁入主议政厅。一旦,他们的人数多过执政党时,也就是中产社会成熟时,不民选都不行。

    这就是经济动机不能代替政治动机的社会原理。政治经济学中的经济动机其实是选票原理。民选是政治经济学的科学程序。它的核心是中产社会。可能人均收入超过3万美元才能稳定民主法治。

    中国人均收入才8000美元,还有待努力。

    美元之所以成为政治动机,因为美国坚特民主法治!

    美国的法治是:每一个人有权做某事或获取某物,绝不意味着你能够伤害其他任何人。中美之争,不是经济动机,是法治之争!

    不要担心中美贸易,市场经济谁也无法改变。多讨论一下政治改革,它影响中美关系。

    联合国大会上议过了,即将召开的G20峰会上再较量一次。让全世界的人点击评比。民主法治方显其互联网时代的與论的力量。

    重复一下,政治经济学没有经济动机,只有民主议政的权利。加入全球化,看你禁言到几时!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