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越來越左,習近平王滬寧誰在主導?


寧馨

習近平執政進入第二個任期,外界普遍認為中國政治氣候越來越左。媒體輿論管制日趨嚴厲,官員使用文革式語言爭相表態效忠成為風氣;教育部修改歷史教科書,刪改有關文革的內容,粉飾文革錯誤;當局隆重紀念馬克思誕辰兩百週年,習近平稱馬克思為“千年第一思想家”,各大高校紛紛成立馬克思主義研究中心等,都被認為是中國政治氣候日益左轉的風向標。中共左轉的根源是什麼?其中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及其理論智囊王滬寧起了什麼作用?面對今天的互聯網時代和外部複雜的國際關係,左傾路線能讓中國走多遠?

參加討論的嘉賓是: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先生;中國著名左派學者司馬南先生;政論作家,時局分析人士陳破空先生。

陳破空說,在習近平執政的頭五年,就顯示出左傾路線,外界以為,那是習近平為鞏固權力不得已而為之,意在通過穩住黨內左派,穩住自己權力的基本盤,逐步掌握實權。不料,經過去年十九大和今年兩會修憲後,習近平已經大權在握,卻依然朝左走,越來越左,極左。看來,推行極左路線,並不是習近平的權宜之計,而是思維頑疾,可能長期下去。

陳破空認為,借助紀念馬克思誕辰200週年,習近平當局把馬克思捧到至高無上的程度,並高舉馬克思主義。讓外界百思不得其解,因為無論從《資本論》還是《共產黨宣言》,都可以證明當今中國現實與馬克思主義的背道而馳。唯一可以解釋的,或許是,在地位上壓倒了江澤民和胡錦濤之後,習近平又想壓倒毛澤東和鄧小平。直接高舉馬克思的大旗,把自己打扮成馬克思的正宗傳人和“轉世靈童”,就等於直接越過毛鄧,直接嫁接共產主義的鼻祖馬克思,在歷史地位上超越毛鄧。

陳破空說,作為習近平的理論設計師,王滬寧從青年時代開始,就飽讀馬恩列著作,手抄《毛澤東選集》,這就是他的全部政治學基礎。讓他敲開中南海權力大門的成名作《現代化進程中政治領導方式分析》,後來被人總結的“新權威主義“,就是王滬寧每天夾著一套《列寧選集》並引為主要參考資料之下寫成的。習近平的馬克思主義,實際就是王滬寧的馬克思主義;所謂習近平思想,其實就是王滬寧思想。習近平的極左,很大程度上,來自王滬寧的極左。事實上,這位主管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才是當今中共的大腦和極左思潮的源泉。

夏明說,從意識形態的光譜來看,左是平等,是扶持弱者;右是講究個人自由和競爭,是提高經濟質量和活力。習近平的做法不是左也不是右。他沒有實現公平,無論城管、強拆還是驅趕低端都是中共發動的對人民和弱勢的戰爭;他也不是右,沒有實現自由和競爭。他涉及的問題是前進或者倒退。權力是工具,他既然加強了自己的權力,就應該推動社會往前走。但是,他沒有往前走,而是往後退。

夏明說,馬克思主義作為一個學說,本身是個豐富的體系,具有猶太文化和希臘文化等的歷史根源。但是,中共將其閹割後選擇性使用,完全把它作為專制的解釋和理論根據。習近平掌握大權之後還要搶錢袋子,還需要利用馬克思主義消滅私有化的招牌,以國家的名義歸攏私有資產。

夏明說,王滬寧與習近平的聯盟中,王不是原創而只是給予。他根據習近平的原始需求提供理論根據並加以放大和包裝。王沒有超越中共傳統上給知識分子的定位,仍然是依附在皮膚上的毛髮。王的最大局限就是把一切都建築在馬列之上。馬列是西方的一股文化細流,而不是主流,中共用馬克思主義來否認西方的主流發展,也否定與他們意見不一致的人。其實,20世紀馬克思主義與西方主流思想發生了大較量,一戰和二戰之後,結局已經很清楚了。馬克思主義因此不再是西方主流思潮,只是受到俄羅斯的推崇。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則是被進行了更加庸俗化的閹割。馬克思所說的人民性表現成了階級鬥爭,人類公平成為權貴特權。而“共產主義”這個詞的本來含義是精神自治,而非少數人群對大眾的強行統治和洗腦。總之,習近平和王滬寧模式所強調的所謂共產主義是反人性和反精神的,它是緣木求魚和不可能成功的。

司馬南說,馬克思主義思想是中國共產黨的理論基礎,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立國之本。馬克思主義也是西方重要學術成果。現在,習近平強調馬克思主義,說明他要中國回歸正統,核心是為了中國人民的根本利益,為了國家發展和長治久安。一段時間以來中國社會上盛行歷史虛無主義,詆毀領袖和烈士。這是不可接受的。在美國同樣也是兩黨可以爭論,百姓可以批評,但是不能詆毀你們的開國之君華盛頓,是不是?中國共產黨知道,要實現共產主義要消滅私有製,但是,中國現在是初級階段,要用資本主義方式來完成任務。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