擔心中國滲透?專家:其實美國對中國影響力更大


斯洋

中國對西方的“滲透”或是“影響力”是最近一段時間以來是西方社會很熱門的話題。在華盛頓智庫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的一個研討會上,分析人士指出,雖然中國的確有意圖,也在努力“滲透”或是“影響”的西方,但是卻沒有相應的能力。他們還指出,與中國對美國的影響相比, 美國對中國的影響力更大。

中國金錢的影響力和統戰部的隱蔽行動最為可怕

中國“滲透”、中國影響力是最近在澳大利亞、新西蘭、美國、甚至加拿大討論很熱門的話題。

美國智庫威爾遜學者中心基辛格中美關係研究所主任戴博(Robert Daly)說,對西方社會來說,他們最擔心的是中國共產黨所指導的在西方的行動。

他說:“我們在談到中國的影響力的時候,我們不是擔心中國的道家思想、太極拳或是中國書法,我們談的是中國共產黨的影響。它在美國的社區和機構有什麼重要任務。我們擔心他們對美國的大學、學區、科技領域、對美國投資的製度的影響。擔心他們對好萊塢的影響、出版業、甚至遊戲業以及媒體的影響。”

他指出了一個重要現象,對中國影響力的擔憂主要來自美國的學界、智庫和媒體。這是一個對中國有相當了解的團體,而不是來自美國的普通群體。他說,美國人現在問的是,現在中國有這個能力在美國投射他們的影響力,傳送他們的價值觀和慾望,美國到底在多大程度上能接受和願意接受中共的意識形態和政治的影響?他說,美國人的答案幾乎是一致的,如果可以的話,一點也不要。

戴博把中國對美國的影響分為“有機的”和“中共操控的”兩種。他解釋說,“有機的”影響包括民眾與民眾的自然交流,文化與藝術的交流,這是正面的影響。另一種“有機”影響是中國市場和中國金錢對美國公司和美國機構的影響。這種影響雖然是“有機的”,但是確實危險的。

比如,中國民航局4月25日要求包括一些美國航空公司在內的36個外國航空公司將他們的網站和廣告資料中修改對“台灣”,“香港”和“澳門”的稱呼。一些航空公司迫於壓力已經做出了修改。戴博說,雖然影響來自中國,但是美國航空公司和其他大公司追逐金錢的做法也值得反思。

戴博“中共操控的”的行為也分兩種,一種是任何國家政府都在做的“公共政策”的行為, 比如中國官方的《中國日報》在《華盛頓郵報》和《紐約時報》購買版面,為中國宣傳。他認為這是可以接受的行為,因為這是公開的。

另外一種“中共操控的”行為卻非常危險。那就是中共統戰部在西方的隱蔽行動。比如,中國政府不斷收購在海外有影響力的媒體或採取間接方式影響當地媒體對中國的報導。

澳大利亞學者克里夫·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的新書《無聲入侵:中國在澳大利亞影響力》突顯了中共統戰部的對澳大利亞華裔和華僑的“滲透”。他說,中共統戰部利用一些海外的僑務組織,藏身其後,進行操控,同時呈現公共友好的一面,令一些西方政治人士很願意與他們交流,接受榮譽職位,並允許自己聽到中共的宣傳。

威爾遜學者中心因與中國統戰部有關聯成為新聞話題

威爾遜學者中心這兩天自己也成了中國統戰部“滲透”的新聞話題。為了5月9日的這場有關中國影響力的討論,威爾遜學者中心請來了一位名叫王輝耀的中國學者,但是,威爾遜學者中心因為在會議的聲明中沒有披露王輝耀的統戰部官員背景而引發了美國國會共和黨籍參議員魯比奧的質疑。

魯比奧在給威爾遜中心的信中寫道,中共將統戰部及其政治影響力活動描述為一個“法寶”,“因此,統戰部跟中共政府在全球日益激進的'銳實力'活動的關係需要受到審查,並且越來越多的受到審查。”

他還寫道:“這個活動的焦點是有關中共影響力行動,因此更加需要將王輝耀先生的角色以及他跟中共政府機構的關係透明化。”

王輝耀最終沒有出席威爾遜學者中心的研討會。威爾遜學者中心基辛格中美關係研究所主任戴博告訴美國之音,他們知道王輝耀的統戰部背景,準備在介紹時披露。

他在給美國之音的電子郵件中闡述了為什麼邀請王輝耀的原因。他寫道:“據我所知,還沒有中國官員或是中國內部的人對中國滲透的擔憂做出回應。威爾遜學者中心希望為他們的回應提供這樣一個平台,然後就此進行有禮的,但是公開和批判性的討論。他說,我們這麼做是因為我們相信,除非美國理解與自己持有不同觀點的國家的利益、信仰、經歷和政策理論,美國就不能做出有效的外交政策。”

對中國滲透“過度反應”恐被“ 恐外症” 操控

在威爾遜學者中心的研討會上,有些人認為北京確實有意圖在“影響”和“滲透”美國的一些機構, 並希望影響美國的輿論,美國確實應該提防,但是,對中國滲透做出“過度反應”也會帶來問題。

前百度的國際公關總監Sinica Podcast播客的主持人郭怡廣(Kaiser Kuo)說:“對我來說,很明顯的一個問題是,不管北京的影響對美國社會基礎架構和美國政治是否會產生真正的損害,都比不上我們對此的反應對我們的社會架構造成的影響大。這個在有些地方已經在顯現了。這些過分的反應讓我們禁不住想起過去的黑暗歷史。這樣的話,我們就不能清楚地意識到我們是什麼樣的人,我們的價值觀。在這樣的時候,我們最容易被'恐懼的妖怪'、'恐外症'所操控。”

他還指出,中國確實試圖影響美國,但是卻沒有很成功的例子。第二,中國目前對美國的“滲透”行為基本上是“防禦性的”,並沒有影響到美國的政治體系,比如支持一個政黨反對另外一個政黨。

他說,中國目前想做的是試圖影響美國人對中國的看法,減少對美國對中國的批評。試圖讓美國人接受中國在“和平崛起”,中國的“一帶一路”計劃是友好的。

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戴博也提到對中國的回應應該注意度和比例的問題。他還強調,其實幾十年來美國對中國的影響更大,美國的軟實力更強。

他說:“幾十年來美國對中國的各方面影響遠遠超過中國對美國任何一個方面的影響。總的來說,中國對美國的文化和思想的影響機會是零,反正是微乎其微的。 我們是應該擔心中國的影響力問題,同時,這個比例和這個歷史我們要看清楚。”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