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恩帕克:億萬富翁的狂野人生(《華爾街人物》2018年4月24日)


從Napster到Facebook到Spotify,都有著一個名字,推動了這些網站的成功,那就是有派對男孩之稱的肖恩帕克。
這位美國國家海洋大氣管理局的首席科學家的兒子,在小學二年級的時候,就被父親用一臺Atari 800電腦教會編程。
對他幹的壞事,家裏人多少知道點,只是不知道有多嚴重——直到有一天,他老爸發現自己家被大批FBI特工包圍了……特工們告訴他,他兒子攻擊了多個政府和軍事基地的網站。而當他們沖進學校找到肖恩的時候,肖恩還在聽歷史課。
高三那年,他就賺到了8萬美刀。這時他結識了15歲的天才黑客肖恩•範寧。他們倆一拍即合,開發了史上最早的盜版音樂分享網站,就是大名鼎鼎的Napster。
Napster上線沒多久,用戶量就突破了千萬。網站上的盜版音樂讓唱片公司損失了數以億計的金錢。整個唱片業都炸鍋了,所有唱片公司都聯合起來瘋狂起訴他們。雖然Napster最後被告倒了,但他們開創的P2P分享模式卻徹底改變了音樂產業,CD從此絲毫就沒有了市場。
但是在音樂協會多輪訴訟的輪番轟炸下,Napster終於沒有挺過去,它關閉了。Napster失敗後帕克一度身無分文,每天睡在朋友家沙發上。女友曾勸他去星巴克端盤子。
第一次創業的失敗並沒有讓帕克一蹶不振或者去打工。他和一些合作夥伴從紅杉資本獲得了一些啟動資金。2011年11月,帕克的第二次創業項目,是一個早期的社交網絡工具,通訊錄應用領域軟件Plaxo。
這款軟件首先使用了一些病毒式樣營銷技巧,其營銷方式受到了社交網站的普遍借鑒。
用戶在下載Plaxo之後,程序會分析用戶的通訊錄,並向所有聯系人都發送一條信息,鼓勵他們使用Plaxo。
很快,Plaxo的營銷信息就發給了數百萬用戶。帕克說:“在某種程度上,Plaxo最讓我自豪,因為它給世界帶來的革新最多。”包括後來的Facebook,也是借鑒了這種營銷。
當Plaxo走上正軌,帕克卻在這時退出了公司。關於原因,有不同的說法,有人說帕克遭到了新任管理者的打擊與排擠,也有人說因為帕克不務正業,經常遲到、翹班。最後紅杉等投資人終於受不了了,聯手把帕克趕出了公司。
百無聊賴的帕克發現了剛剛創立不久的Facebook網站,眼前一亮,他預測其具有無限的發展潛能。帕克與紮克伯格面談後一拍即合。當時24歲的帕克成為了Facebook的第一任總裁,他堅信Facebook將大獲成功。
可以說,帕克與紮克伯格能夠一見即合,很大程度上還取決於帕克自身的文化素養。雖然不愛上學,但是他從小酷愛讀書,涉獵文學、醫學以及政治等多個領域。而紮克伯格酷愛文史。
當時的紮克伯格其實還是很在乎自己的學業的,假期結束就要回哈佛去學習。帕克則認為紮克伯格不應該離開公司。於是,帕克成了那個促成紮克伯格退學的人。
利用兩次創業的經驗,帕克為Facebook制定發展戰略,確立使命與願景,聯絡投資人,同時幫助其他創始人拓展人脈網。由於創立Plaxo的經歷,帕克對公司控制權問題十分敏感。帕克為紮克伯格設計了獨特的董事會架構,賦予紮克伯格超級投票權,使其始終占有絕大多數股權,不用擔心被掃地出門。
在帕克與紮克伯格的帶領下,Facebook真的火了。帕克也因此獲得Facebook 4%的股權,身家達30億美元,榮登福布斯全球億萬富豪榜。
之後,帕克並沒有閑著。他和範寧一直想重塑Napster的輝煌。他們投資了流媒音樂應用Spotify,共同打造了視頻社交網站——Airtime。不過,這個公司還不夠爆。就讓我們拭目以待,這個滿腦子有爆表想法的奇人,這一輪的創新又是什麼。
Parker還是一名慈善家。6月的時候,他捐贈6億美元,成立了Parker基金會,這個基金會的重點就放在生命科學、全球公眾健康和公眾政治參與度等方面。最近在史丹佛,他又拿出了2400萬去發展Sean N. Parker中心的Allergy Research項目。而且他還捐贈了450萬去支持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全球健康組織所辦的消除瘧疾活動。
“他是我認識的人中最慷慨大方的,也是最古怪的人。”2010年時他的一位同事對《名利場》的記者如是說。
這是連續創業神級人物肖恩•帕克的創業經,一直在不斷挑戰傳統觀念和顛覆已有認知。當然,他最難能可貴的品質就是一次次的東山再起。
睡沙發又如何?從睡別人的沙發到成為億萬富翁,肖恩帕克也算是很勵志了。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