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王體制:制度因人廢立,專制不可避免?


許波

習近平和王岐山週末在人大會議上當選為國家主席和副主席,傳聞已久的習王體制正式確立。習近平打破體制,安排已經在黨內退休的王岐山強勢回歸政壇,為中國政局平添了許多變數。未來王岐山將是黨內第八位政治局編外常委,還是習王體制中的二號人物?修憲後國家主席和副主席可以無限期執政,可是其他人的離職或留任如何決定?如果黨和國家的體統和製度都被打亂,中共會不會進入一切皆無定數,唯習近平個人意志獨尊的新時代?

參加節目的兩位嘉賓是: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歷史學者、獨立時評人章立凡。

胡平:習精明安排,王強勢回歸

胡平說,嚴格說,王岐山的強勢回歸,黨內退下當上國家副主席的確是打破傳統,但並非打破制度。傳統上說,他從黨的常委退下來之後被反聘擔任國家第二把手是第一例。他是在從中共十九大上裸退、不再擔任黨內任何職務的情況下捲土重來的,這是打破了中共過去的傳統。但是,中共的製度並不限制他擔任國家領導人。我從前也分析過,王岐山退休後不再適合擔任黨內職務,但是國家主席不是黨內職務。從前甚至還有過黨外人士擔任副主席的歷史。這次對王的安置是習近平等的精明安排,既不違反體制和規則,又讓他獲得最大的權力來發揮最大的作用。而且,主動權還掌握在習近平手裡,因為副主席從屬於主席,也不可能威脅到習近平。

胡平:黨國“二號”,王岐山被巧妙安插

胡平說,至於如何調整黨、國之間的關係,王岐山可以列席常委會,就是號稱的第八號常委。實際上,他將是中國的第二號權勢人物。他發揮作用的方式有兩個方面,一是他作為國家副主席,按照憲法將代行主席部分職權。如果主席賦予的權力越多,他的權力就越大,反之也相同。我們可以想像,習近平將委託給王大量的事務,使他成為中共建政以來權力最大的副主席。二是黨務方面,他可以列席常委會議。他雖然沒有表決權,但是人們都心知肚明,王的意見代表習的意思;他可能起到一言九鼎的作用。我們看到,習近平擔任很多小組的組長,卻沒有三頭六臂,組員們也起不到很多作用,反而是王岐山可能將是實際的掌控人。當年的江青就是這樣的情況,職位雖然不高,但是身份特殊,具有最高代表性。表面看,王的權力延伸沒有違反黨內的規章制度,實際則是起到二號人物的作用。

胡平:主席任期最該限,習反其道而行之

胡平說,就像主持人說的,修憲恰恰不限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期,其他人都得到期退休。這很諷刺。中共82憲法確定的限制任期,就是針對當年毛的無任期限制所造成的災難,本來就是直接衝著一把手來的,因為其他職務有沒有任期限制倒是無所謂。現在的情況是一切都反其道而行之,本該限制的放開了,無需限制的被繼續限死。這從兩方面強化最高領導人的權力。一是最高領導人沒有任期限制,因此權勢比從前更大了;二是其他人被限制,就是被限制由於長期身居高位而擴大權勢和人脈派系的實力,這又使得最高領導人權勢更為強大。這對應該被限制的個人獨裁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這些我們應該清楚地意識到。

章立凡:對手攻勢凌厲,習王加固聯盟

至於習近平留任王岐山,是對王的犒賞還是期待未來重​​用他,章立凡說,主要是他們相互需求,而肯定不是犒賞。過去五年,王用反腐手段幫一把手打掉很多對手,也結怨體制內很多人。對手們最大的期待是王退下,一把手二十大也退下,結果兩個願望都落空了。去年支持郭文貴先生爆料的派系,目的就是要打掉王岐山,讓他不再繼續連任常委。現在,習近平做了巧妙的處理,致使王退下卻佔位;甚至通過修憲使得兩人成為任期不受限制的搭檔。這對王來說非常有利,因為他得罪了很多體制內的派系,退休後一介平民要承擔很大風險。與一把手搭檔才能保證以後的安全。其實,兩人之間不完全一致,而是有心結。正是因為體制內派系的強烈反對和凌厲攻勢,兩人的政治聯盟反而加固和延續。兩人之間更多是唇亡齒寒和抱團取暖。王岐山上任後,國家副主席從虛職變為實職,將可以負責外交,避免或者拖延中美貿易戰。他也可以利用金融管理經驗和危機處理經驗,來繼續當“救火隊長”。習未來執政對王岐山有很大的需求。總之,他們之間是互相需要。

章立凡:習王重立規矩,別人不服不行

章立凡說,習王與黨領導一切的統治規則之間的關係要處理很容易。所謂講規矩,主要看誰立的規矩。現在正是中共重新立規矩的時候,原來的規矩會發生變化。過去強調黨領導一切,現在會強調領袖領導一切;過去的集體領導,按照古希臘模式,是寡頭政治,就是少數人領導;這也隨時可以演變為獨裁者領導。習王體制與黨領導一切,有些規矩會改變。如果有人不服從的話,周永康和孫政才的下場就是教訓,所以,無所謂理順。王與常委的關係,以現在的特殊身份和地位,應該可以處理到得心應手,其他人恐怕只能被動服從。

章立凡:“皇帝”無任限, 上行下效成問題

章立凡說,皇帝無任限,大臣有任限。皇帝存在的好處是權力中心基本穩定。君主立憲在英國很穩定,內閣卻不斷更迭。中國的問題很奇怪,如果採用君主制的話,就乾脆直截了當長期執政,讓權力一直延續,也可能是穩定的開始。現在看中國的情況,有永遠需要執政的共產黨,這是憲法的規定;而主席和副手的任期被推翻。這使人想起金家王朝,從黨天下變成家天下的過程。事實上,前蘇聯解體後,原來的一些中亞加盟國,就是上海經濟合作組織的一些成員國,變成一個領導人及其團隊長期把持政權,國土據為己有,就是變相君主制。中國問題不在於什麼名義,而是名不副實,自相矛盾。限制總理、委員長等其他職務的任期,而只有兩人除外。這會不會被推廣到地方?如果將來地方一些主要官員也以類似理由拒絕離任的話,體制就會亂。這給中共製造了很多麻煩。這樣的行為肯定會引發上行下效,會成為一個問題。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