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鷹派就位美中台進入危險期?


樊冬寧

川普總統簽署301備忘錄,打響美中貿易戰第一槍,隨即又再次用推特撤換了白宮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而即將接任的,是在華盛頓政策圈內素來被稱為“鷹派中的鷹派"的博爾頓(John Bolton),加上美中貿易戰背後靈魂人物--對華貿易鷹派納瓦羅(Peter Navarro)。有人認為,現在的白宮不只是對中鷹派全面就位,而且整個川普政府也形成了一個所謂的“仇中者聯盟” ,包括取代蒂勒森即將出任國務卿的中情局局長蓬佩奧,目的就是要從政治、經濟、外交、戰略、情報等方面,全方位夾擊中國。加上長期對台友好的博爾頓一向主張美國可以打“台灣牌”。這對台灣究竟是福是禍?美中台關係是否將進入危險期?《海峽論談》邀請華人民主書院董事會主席王丹與兩岸問題專家吳漢為您深入分析。

博爾頓(John Bolton)曾經擔任助理國務卿,國務次卿以及前駐聯合國大使,他支持台灣自決,在2007年訪台時曾主張美國應該跟台灣恢復全面的外交關係,他認為這符合美國的最佳利益。他更早在1994年時,就主張美國應支持台灣成為聯合國的完全會員,台灣前總統李登輝發表“特殊兩國論”時,博爾頓也表示支持。2016年12月川普與蔡英文通話時,博爾頓當時說,美國總統可以與任何他想要接觸的人說話,只要他認為這是符合美國利益,北京不該指定美國跟誰說話。博爾頓也曾說,美國的一中政策已變成魔咒,但那是1972年的決定,時代已經改變,他強烈主張川普應重新透過協商,改變40年來一中政策的慣例。博爾頓曾建議美國在南中國海等問題上打“台灣牌”來反制中國, 並主張美軍應在台灣駐軍。

王丹表示:“博爾頓上台令人眼睛一亮,當然有正反兩面的解讀。博爾頓是鷹派中的鷹派,甚至主張美台建立外交關係。博爾頓現在要擔任國家安全顧問,這個職位在中美台關係中曾經扮演重要角色。至於今後川普會不會聽取博爾頓意見而全面恢復美台外交關係,我覺得不是沒有可能。博爾頓歷來的主張中強調要利用美國的軍事力量,為了謀取美國利益而用軍事手段壓制對手。這點對未來中美髮展是非常大的警號。不過話說回來,川普執政14個月來已經換了第三位國安顧問,他之前並不喜歡博爾頓。博爾頓這樣的主張是否過於激烈,他在白宮能不能待太久,這些都還有待觀察。”

而博爾頓上週四在接受福克斯新聞訪問的時候自己也說,他過去所發表的評論都已經是過去式,今後最重要的是川普總統怎麼說!

對此,吳漢表示:“博爾頓上任後,強調做決策的還是總統,他是智囊的角色。他之前的看法,是不是總統買單。有待觀察。有人觀察鷹派的官員,這樣的團隊,川普把壓制中國的團隊擺在檯面上。一般政府團隊好像是打籃球,有各種職能,有進攻有防守。而川普好像習慣打美式橄欖球,要進攻的時候就把進攻的人通通放上來。彭佩奧取代蒂勒森,有人說是為了美朝談判,那在這個階段過去後,川普會不會換另一批人來擔任國安團隊。值得我們繼續觀察。無論如何,博爾頓的言論在某種程度上將會影響川普,因為川普對國際事務比較陌生,尤其對中國的態度,博爾頓的意見應該會被採納。”

而除了白宮新任國安顧問博爾頓之外,另一位非常值得關注的白宮鷹派人物,就是美中貿易戰背後的靈魂人物--白宮貿易與經濟政策主任納瓦羅(Peter Navarro)。納瓦羅3月22日在川普總統簽署301備忘錄之前負責向媒體簡報,他說,“從尼克鬆與基辛格時代開始,美國一直認為透過經濟開放就會促成中國的民主化,但美中貿易一直並非公平互惠,這種不公平的做法,15年來歷屆美國政府都嘗試改變,從小布什總統到奧巴馬總統,多次啟動經濟對話,川普總統也在海湖莊園跟習近平談過,但情況一直沒有改善,所以今天決定推出嚴厲政策。”納瓦羅還提到2015年由李克強宣布的“中國製造2025”行動綱領,中國希望取得的成就,包括在人工智能、機械化和量子計算機等等,都與美國產生競爭,美國不能讓中國在這些領域上領先,因為這涉及到美國的國家跟軍事安全。納瓦羅還說,“自從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之後,中國一直沒有遵守世貿規則,美中貿易是中國吃盡美國甜頭。”

王丹表示:“納瓦羅的看法和川普總統看法表面上看方向一致,但是實際內容是不一致的。川普總統願意發動貿易戰,更多是政治考慮。因為他馬上面臨中期選舉,恢復經濟的活力,他要證明他的政績。作為學者的納瓦羅長期堅持他的看法。關於中美貿易,中方都承認確實存在不公平的現象,包括之前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都表示,可以談,我們也要做一些適當讓步。我要強調一點——最後決策者是川普。所以川普是不是要把這個貿易戰打下去。目前大家對貿易戰的驚慌是太過誇大的。實際上川普簽署的是備忘錄,並不是正式簽署的行政命令,在行政命令之前還有30天諮詢期。我相信這30天美國這些商界的力量會蜂擁到華盛頓來游說,會不會影響到川普,這很難說。在川普上任之後,前一年納瓦羅基本是被冷凍的,也許是工具性的使用。從川普加徵關 稅的數字上來看,美方在貿易戰上還是給自己留了後路,還是主要看中方願不願意做出讓美方滿意的讓步,最重要的還是看中方的態度來決定。”

至於美中貿易戰開打,兩隻大像打架,台灣是否也會受傷?吳漢認為:“美中貿易戰,勢必要影響台灣。台灣在全球供應鏈一環,7成在全球供應鏈中間,很多是跟大陸互動的。美國懲罰中國,當然也懲罰到台灣。台灣就被大象踩到,將來台灣要很小心,比方在電子消費產業,電子零件產業要避開。至於中美貿易戰這件事不是今天才發生的事情。美國在推動全球化過程,讓美國成為一個全球市場,造成貿易差距。美國在國際貿易上財政經常赤字。通過貿易戰方式來回饋美國。對日本也曾經採取這樣的手段,對中國在90年代也曾經採取這樣的措施,到了2000年後,2014年也發生過。大家架勢拉到很高,談判前喊價,真正的時候要有一個過程。每次談判都達到了美國的要求。比如知識產權的問題,比如過去幾次,中國都配合美國製定了一些知識產權的法律。這次美國在301條款方面還是要求中共未來在知識產權方面 出一個美國滿意的回答。”

王丹分析:“中美貿易戰爆發,美國也會受到損失,向中方提出300億美元的報復。更大格局來看,習近平第二個任期要增大國有經濟,壓制個人資本。在國內就要做很多利益的調整。美國貿易戰的實質,是要求中國接受WTO的協議。中國當時進入WTO非常多的承諾完全沒有做到。真的做到的話,會更加開放中國市場,會觸及習近平長遠的治國理念。從這個角度看,更緊張的應該是中共。不僅影響短期的貿易,更深遠影響習近平長期的佈局。現在派出王岐山來救火,我表示高度懷疑。鮑爾森的回憶錄,跟王岐山好的基本上都是原來民主黨,華爾街的官員,我根本不認為王岐山對納瓦羅熟悉,鷹派的官員是和王岐山沒有任何關係的。我不認為王岐山可以幫習近平擋住這一攻擊。除非中國做出重大讓步,美國輸得起,中國輸不起。”

吳漢則從另一個角度指出:“在西方國家,過去在跟中國交往的時候,強調是一面交往,一面圍堵。那麼交往的前提,他們認為經濟發展會帶動大陸的政治民主進程,把中國拉近全球體系裡。結果沒有想到中國越來越強大,好像卻沒有崩塌的現象,這讓西方有點兒失望。今天我們看到美國鷹派抬頭,扮演政策的主導角色,都是在這個前提下。可是這個鷹派抬頭是不是真的能夠解決美中問題和區域問題。這個兩強相應,大家是不是硬碰硬,真的會發生衝突,對台灣來說不見得是好事。我們習慣了一段相對穩定的時期,大家都有一點害怕,不知道未來方向朝哪裡去,需要繼續觀察。”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