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關係全線緊張,習近平如何邁過這道坎?


許波

美中關係突然生變,過去一個多星期,川普總統簽署台灣旅行法,對中國進口商品徵收巨額關稅,並派軍艦進入南中國海中國宣稱享有主權的領海水域,兩國在經貿、外交以及南中國海問題上出現全面對抗的局面。川普反目導緻美中關係全線緊張,無疑是對“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當頭一棒,也讓剛剛通過修憲獲得無限期執政地位的習近平面臨嚴峻的考驗。北京如何在不損害國家利益和顏面的前提下化解來自美國的威脅?習近平怎樣邁過這道坎?這個問題考驗中國領導人的智慧。

參加節目的兩位嘉賓是: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歷史學者、獨立時評人章立凡。

胡平:美中關係全面緊張是一種美中更深刻的對立的外在表現

胡平認為目前美中關係確實陷入“全線緊張”。貿易戰、《台灣旅行法》和美國軍艦進入南海就是這種緊張的三個重大表現。這三個重大表現所體現的則是美國這個現存的超級大國對於中國作為一個新興的超級大國的崛起所感到的深刻不安。新興的超級大國一旦對老的超級大國構成挑戰,兩者之間就常常會發生衝突,甚至發生戰爭。中美這兩個新老強國之間,還有著價值觀上的巨大差異和對立。中國美國這種對立如果放在兩千年之前,乃至放在兩百年之前,並沒有太大關係。一個在東半球,一個在西半球。大家可以井水不犯河水。可今天的世界是地球村,今天的時代是全球化的時代,所以東西方之間不可能沒有交集。所以在當今這種情況下,兩者的衝撞就難免。現在這種緊張局勢就是一種更深刻的對立的外在表現。如果這次貿易戰打起來了,那麼就是這種對立的一種前奏。如果這回打不起來,那也只是推遲了這種對立。總的來說,美中這種強強之間的對立是很難避免的。

胡平:美國變臉一定程度上是習近平自己造成的

胡平說,美中關係像今天這種局面當然是習近平特別不願意見到的。但某種意義上,美中關係之所以陷入今天這種局面,也是和習近平本人的作為分不開的。因為習近平上台五年多,倒行逆施,本來就增加了美國對中國的疑慮。尤其是這次通過修憲獲得了無限期執政的地位,更是成為了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這使得美國政界所謂的“擁抱熊貓派”徹底偃旗息鼓,對華“鷹派”全面上位。也就是說,美國變臉一定程度上也正是習近平造成的。當然,美國變臉對習近平是個來自外部的巨大挑戰。習近平能夠成功壓下內部挑戰,但對這種來自外部的挑戰他就不能這麼輕而易舉地給壓下去了。如果他對這一挑戰應對得不得當,那無疑會影響他的地位。還有一點是,美國打貿易戰,固然是一場來自外部的挑戰,但這也很可能轉化為一種內部的挑戰。所謂的習近平要重新回到“毛時代”,這主要是指政治。經濟上他不打算走那麼遠,也不可能走那麼遠。當然與其他領導人相比,習近平在經濟改革的路線上,還是偏保守的。比如從他過去這麼多年的作為來看,更多的是政府對經濟的干預。而現在面對美國的貿易戰,如果要作出正面、積極的回應的,那可能就不得不在這上面作出些讓步。在中國內部經濟改革上走得比較遠的一派就有獲得更多話語權的機會。這對於中國內部各派勢力的消長能起到一定作用。至於這從長期來看所能導致的問題,那還繼續有待觀察。

胡平:中國政府作出讓步有益於中國經濟改革

胡平說,只要北京願意,中國可以在很多問題上作出讓步。《華爾街日報》也做了相關的報導。中國商務部長說了,絕不會在外部壓力下讓步。他說改革開放本來就是中國的政策。這個話當然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味道。這就暗示了中國政府很有可能在外部壓力下讓步。但他肯定不會說是在外部壓力之下,而是說這本來就是我們的政策,本來就是我們要做的事情。當然美國的財長也談到要和中國政府協商。如果中國同意進一步開放內部市場,那就可以達成協議。如果不能在很短的時間內達成協議,那就很可能把之前所提的提高關稅付諸實施。中方對此有很多反應。包括韓正的講話也強調要對外資企業一視同仁。他強調,最緊迫的是要加快政府的改革。他強調要最大限度地減少政府對資源的直接配置,最大限度地減少政府對市場經濟的直接干預。這些方面都表示中國在經濟要進一步開放。再有,新上任的央行行長易綱也承諾要出台一些開放金融領域的政策和做法。上個星期三,中國就公佈了一些措施。劉鶴也談到了要增加美國在中國市場的份額,以及要多買美國貨。

胡平說,從這些講話來看,中國方面確實有可能做一些讓步。因為這些讓步本來就是該做的,因為中國本來就沒有履行當年加入WTO所作出的承諾。在這種外部壓力之下,如果中國做出讓步,那當然可以使中美雙方的貿易更加公平,對中國經濟的改革也有一定的好處。這就相當於形成了“倒逼”改革。因為這些讓步強化了中國經濟向市場經濟方向發展的趨勢。而在這種有限的外部壓力之下,一些按道理應該做出的更重要的讓步,很難指望當局現在就會去做。比如文化和信息方面對等的交流。這些其實本來是WTO有規定的,而中國政府一直都沒有做。現在美國也提出這個問題。但我認為近期中國政府在這方面做出讓步的可能性比較小。因為這些讓步會對中國共產黨的一黨專制構成比較直接的挑戰。可以這麼說,在外部壓力之下,中國政府可能作出些讓步。這些讓步多少是有利於中國經濟向市場經濟的方向發展。另一方面,在一些可能會對中共一黨專制形成挑戰的問題上,中共可能很難做出一些本該做出的讓步。

章立凡:川普對中態度搖擺不定是談判策略

章立凡說,所謂川普對中國態度上的左右搖擺,實際上是一種談判的策略。就是讓對方琢磨不定你到底要幹什麼。川普在上上台前就玩這種手法,這是商人經常玩的談判手段。當然他心裡明白他要什麼東西。這種搖擺雖然跟他個人性格可能有一定關係,但這只是策略。

章立凡:習急需提高民生證明自己,但美國對中國製造業釜底抽薪

章立凡認為,中美貿易戰對習近平來說卻是是一個坎。剛剛思想入憲,主席的任期也被無限化,但實際上又存在很多合法性的質疑。這種情況下應該是要靠對民生的承諾來證明。所以在今後這一段任期裡,經濟的增長顯得尤為重要。而現在正好遇上了美國的大棒。川普總統剛上台的時候我就說過,將有三個個性很強的領導人同時在世界舞台上活動,也即,川普、習先生和普金。現在來看,習先生和普金過去這段時間的交往,像是互相在使手勁。這一次川普突然更換白宮團隊,這一手很重要。中國執政黨本來想通過遊說來消除貿易戰,但現在突然把團隊換了,原來的佈局就打亂了。在這種情況下,川普突然宣布了貿易戰這一方案,這確實是個下馬威。之前劉鶴訪美就遭受川普一個下馬威。現在就看王岐山能不能使上勁。我們看到王岐山在就任副主席之前和之後都在頻繁地活動,和各國政要,包括和美國的政治人物都在會面。這種勾兌是否能有效現在還很難說。

現在總統備忘錄的清單要十五天才能有初步結論,現在還是評估。我覺得打擊中國產品的清單非常有趣。一個是對鋼、鋁這些跟美國國家安全相關的戰略性物資他列入了。還有是把幾乎所有列入《中國製造2025》的這些高端製造業的項目,比如芯片、精密設備、航空產品,各種高科技的配件都列入了,因此可以斷絕外國投資中國高端製造業的這條渠道。對中國製造來講,這是個釜底抽薪。這一手玩得比較厲害。他打擊中國製造,拆台世界工廠。這個後果比其他的都要嚴重。而現在中國祇是表態性地要對美國部分產品徵關稅。徵的都是些農產品。這相比之下,美國的打擊手段就十分凌厲。給人感覺像是中國變成了工業國,美國變成了農業國。其實是正好相反。現在人家打的就是你的要害。

章立凡:量中國之物力,結美國之歡心,但吃虧的中國老百姓

章立凡認為,首先我們要分析一下中美雙方手裡各有什麼牌。相比之下,川普總統可以打的牌比較多,除了貿易制裁之外,還有南海航行、美日安保、與朝鮮的對話、對台軍售、美元政策等等。中國可能應對的牌就不多。我覺得主要是三板斧:勾兌,就是讓步;遊說;承諾,中共的承諾是不算數的,美國也不信。目前確實是在頻繁地勾兌,外交部頻繁地發言,但也要看到幕後的活動。北京這幾天正在召開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實際上就是韓正、李克強、王岐山在會議之下會見各種重要的美國和其他國家的商業巨頭。為什麼?其實就是在向美國政府揮舞橄欖枝。兩邊實際上就是“量中國之物力,結美國之歡心”。當然也有人說,犧牲的是老百姓。儘管有些好處,比如買車沒那麼貴了。但是美國牛肉可能就貴了。有失有得。總體來看,吃虧還是中國老百姓。

章立凡:貿易戰會影響中共政權維穩

章立凡說,如果今後每年徵收600億的關稅,有一些經濟學者推算,大概可以拉下中國GDP一個點,這一個點也非同小可,也有後續效應。所以我們避免大貿易戰,這只是個短兵相接的部分,大頭在後頭。中國製造、外國對中國高科技行業的投資如果泡湯的話,目前本來就不景氣的製造業就有可能崩潰。如果發生這樣的事,中國政府的財政收入肯定會受很大影響,相比之下就會弱化中國政權的維穩,因為沒有那麼多錢去窮兵黷武、軍備競賽了。所以這是一連串的事情。所以現在貿易逆差靠的是什麼?就是中國政府的關稅調控。外國人買的中國製造很便宜,而中國人買的外國製造卻很貴,這個差價就被中國政府賺走了。中國一年的貿易順差就是這麼來的,但是老百姓沒有獲益。真正的貿易保護,是中國自己。這種情況在將來會如何,對外傾銷如果不能繼續進行的,對目前政權的維穩會有很大不利。因為這個原因,中國政府可能會讓步。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