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留學生如何面對美式自由?


方冰 章真

中國留學生作為在美國大學校園人數增長最快的外國學生群體之一,不僅對美國校園產生巨大影響,而且這個群體本身也面臨著如何整合到美國社會中去的挑戰。

就在過去的一年裡,美國校園便發生了數起中國留學生與美國價值觀發生衝突的事件。馬里蘭大學一名中國留學生讚揚美國自由的發言被中國學生組織指為“詆毀祖國”;兩個月後,達賴喇嘛應邀到加大聖地亞哥分校發表演講又被中國學生組織抗議並被指“剝奪了他們保護祖國形象的權利。”

需要形成自己的觀點

有批評者認為這種衝突顯示了中國留學生是被洗腦的一群。但在美國網絡新聞媒體Splinter任記者的牛牧歌,以自己的經驗說明,這種對抗的產生是因為那些中國留學生還沒有獨立形成自己的觀點。

牛牧歌說,“剛到這裡的時候,很多事情對別人來說都很普通,但我完全不懂。第一個反應就是很抵觸的,為什麼你這樣批評我們國家?都因為你們的媒體給你的都是對中國的負面報導。然後,隨著時間的推移,你形成了自己的觀點,”

紐約市立大學社會學系博士生屠思齊認為,中國留學生形成自己觀點的前提是必須掌握更多信息。她說,

“我必須說,作為中國學生,如果你關心你的國家,希望了解更多過去發生了什麼事情,應該去獲得更多信息。那麼如果現在你有了更多信息,你就可以對這些問題形成自己的看法。”

政治是迴避不了的

中國留學生群體還常常被視為不關心政治的一群。但牛牧歌說,在生活中其實政治是迴避不了的。

“即使是有人說,我到這裡就是來學工程的,回去找大公司工作,我不在乎政治、不談政治;就是這些學生,你在這裡也不可能迴避政治。一個例子就是在威斯康辛州麥迪遜市,我們的州長,優秀的州長瓦克爾,抗議影響了利爾大學的每一個班,助教在州府靜坐抗議,你怎麼能不受影響?”

牛牧歌認為,就參與政治而言,美中之間有天壤之別。牛牧歌說:

“當電視上播出美國總統大選辯論時,你看、你聽、你談論,好像成了其中的一部分。但當中國發生了大的政治事件,你確實感到你就像個體育比賽的觀眾,我只能看,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我感到沒有力量去做任何改變。事情就是這樣。”

作為一名社會學者,屠思齊說,對美式民主的近距離觀察使她獲益良多。屠思齊說:

“我確實觀察到民主是怎麼運作的,有時候它又運作不良,但還是有渠道進行討論更好些。我認為這很有幫助,我一直鼓勵許多我的學生要更注意這些事情。有很多中國學生來到這裡,他們學理工科,不關心周遭的事情,變得所謂更愛國了,但卻並不真正理解愛國主義從何而來。”

牛牧歌和屠思齊是華美協進社邀請參加“在美中國留學生”討論會的年輕中國觀察者。會中涉及的另一話題是美國的學術自由是否受到了中國的威脅?

中國強大威脅學術自由?

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資深研究員艾薩克·斯通·費西認為,隨著中國的強大,北京對美國學者學術自由的威脅更大了。

費西說:“當中國增長越快、越強大,美國學者就有了更多擔憂,他們就越難於在中國研究台灣、研究西藏,因為北京對於那些不聽他們的話、對特殊事件嚴厲批評的學者、美國官員和記者進行懲罰是很在行的。因此我認為,對學術自由的真正擔憂是觸及到了共產黨感到對其統治有潛在威脅的問題。”

但國際教育研究所資深顧問佩吉·布盧門撒爾認為,就美國教育本身而言,學術自由是動搖不了的。布盧門撒爾說:

“我認為在美國要取消學術自由幾乎是不可能的。它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我認為中國學生有時候不敢發表自己的觀點,是因為他們不確定其他中國學生會有什麼感受。但是,我並不擔心(美國的)學術自由會受影響。”

(VOA)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