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公民社會前景:樂觀還是堪憂?


方冰

今年是中國兩部與NGO相關法律實施一周年。在紐約,兩個關注中國NGO的組織以此為契機,舉行了2018年中國NGO狀況討論會。

中國的《慈善法》和《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分別已經實施了兩週年和一周年。紐約的亞洲協會中參館和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星期一晚上舉行《展望2018年中國公民社會》討論會。

與會的兩位學者將中國的NGO分為服務型和呼籲型兩類。他們在談到這兩部法律對在中國的本國和國際NGO的影響時都認為,服務型NGO在中國將會大有發展,而以改變政策為目標的呼籲型NGO在中國的處境會非常艱難,尤其難以籌款。但他們都對NGO在中國的長遠前景表示樂觀。

長遠看前途樂觀?

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國際事務教授、民主治理中心主任安東尼·塞奇說:“如果你從較長遠看的話,我不認為一直會這樣。因為我認為,如果你從長期看,中國社會有了一個基礎,一個之前不存在的自治組織、非政府組織的基礎,它們一旦開始就不可能把它們清除乾淨。”

北京華一律師事務所律師、現任美國大學研究員的王永梅說:“現在肯定不是NGO的最好時光,不管是國內的還是國際的。但我不認為現在是最壞的時光,這我不確定。由於這兩部法律,儘管是呼籲型的NGO,他們會首先求生存,他們會分析現在的工作項目,選擇其中一個領域先去政府註冊。這樣他們就可以有靈活的空間去籌款。”

但不論是主持人還是兩位學者,在一個多小時的討論中,都小心翼翼地避開了對習近平實行嚴厲打壓中國公民社會政策的直接批評。

最後一分鐘的真話

只是到了提問環節的最後,流亡海外的中國人權律師、法學工作者滕彪點出了這個屋子裡的“大象”。滕彪說:

紐約大學訪問學者滕彪接受美國之音採訪(Skype 截圖)
紐約大學訪問學者滕彪接受美國之音採訪(Skype 截圖)

“習近平上台後許志永等許多活躍人士都被抓、被判刑,不但抓捕,而且對整個公民社會進行鎮壓,包括維權律師、家庭教會、互聯網、大學、記者、社交媒體、NGO,所有公民社會都受到全面鎮壓。習近平越來越把中國變成奧威爾式的社會,沒有公民社會存在的空間。”

滕彪的簡短評論獲得了觀眾的掌聲。

2018 繼續面臨打壓趨勢

滕彪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還對2018年中國NGO的前景作了與上面兩位學者不同的預測。他認為,這兩部法和一些新出台的法規、措施,再加上過去5年當局對民間社會的全面、持續鎮壓,中國的NGO在2018年將繼續面臨被鎮壓的趨勢。

滕彪說:“還會有更多的維權人士被抓,更多的NGO被關閉,還有更嚴厲的針對民間社會的政策出台,對互聯網的管制也會比以前更嚴密。”

滕彪認為,對整個中國公民社會貢獻最大的是敢於挑戰政府違法行為的對抗型NGO,但從習近平這幾年的做法看來這種對抗型的機構在中國幾乎沒有存在的空間了。他表示,即便是服務型民間機構在中國也有一些已經被取締,像立人圖書館和一些勞工組織。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