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退歐、特朗普以及無能的一代


我不希望英國退歐,但我曾假定退歐派胸有成竹。我不認為唐納德•特朗普有什麼打算,但我以為共和黨心中有數。結果他們都沒有。無論你是否喜歡這些人,問題是:他們為什麼如此無能?

退歐派似乎真的以為歐盟會屈服於他們的要求;他們似乎也從沒想過愛爾蘭邊境可能成為麻煩。即使現在,英國內閣仍然沒有討論出它想要的退歐方案。上上周英國與歐盟簽署的「離婚協定」可能會讓英國永遠跟蹤愛爾蘭的監管制度(而退歐派稱之為「自由」)。

在美國,當共和黨終於有機會廢除奧巴馬醫改時,事實卻顯示他們過去七年一直沒有準備替代方案。他們稅改法案的大部分是遊說者們連夜寫出來的。而「通俄門」的關鍵特徵是業餘。邁克爾•弗林和其他人並沒有聲明自己與外國官員的明顯接觸,以為沒人會注意到。特朗普發推文稱他知道弗林觸犯了法律,似乎使自己牽連其中,但隨後他的律師說是自己寫的這條推文。理查德•尼克森下臺不是因為他的罪行,而是他試圖掩蓋罪行;而這一次幾乎沒有任何遮掩。美英近期歷史中唯一能與此相提並論的蠢事是伊拉克戰爭。那麼如何解釋這種無能呢?

金融時報

明鏡打賞功能:
http://bravo.mingjingnews.com/2017/01/bravo.html

 

***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