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熱在中國:民間火爆,官方抵制?


近年來每逢聖誕,中國都會傳出抵制西方洋節的聲音,今年更有些來自官方的通告。湖南衡陽市政府發文嚴禁市民平安夜聖誕節期間佔道狂歡,並號召黨員幹部“成為恪守中華傳統文化的典範,讓不過'洋節'成為自覺行動”。瀋陽藥科大學團委發通知,禁止各級團學組織舉辦“平安夜”、“聖誕節”等西方宗教節日相關活動。與此相反,民間和商家的聖誕氣氛似乎沒有受到政治影響,仍與往年一樣火爆。為什麼民間和官方對於聖誕文化有不同的感覺和反應?習近平主政以來不時傳出官方抵制聖誕的說法,真相究竟如何?

參加節目的兩位嘉賓是: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歷史學者、獨立時評人章立凡。

關於如何看待中國社會有人抵制聖誕節等洋節的現象,胡平認為抵制洋節顯然有官方的背景,主要是擔心西方文化的滲透。但是歷史上共產黨強調國際主義,和外來文化走得很近,很多如三八節、五一節,甚至共產黨本身,都是西方傳過來了的,沒見抵制。現在台​​灣用的是民國紀年,中國卻用的是公元紀年,也是西方文化,說明對他有利的並不抵制。現在抵制洋節,主要是擔心文化上的滲透,而這又和要搞的改革開放衝突,所以難以持久。

對於為什麼最高當局沒有明令禁止洋節,而地方上卻下令,民間有人相呼應抵制的問題,胡平認為中國政府雖然沒有直接下令,但有許多間接的動作,比如中共今年發布的文件,要振興傳統節日,表明他們喜歡這些東西,反過來表明他們不喜歡洋節。這樣就有一些地方當局、基層單位,揣摩迎合上意,不惜採取一些明令禁止洋節的動作。受到當局鼓勵的民間,就會很高調地舉行抵制洋節的活動。更重要的是,習近平上台以來,強調黨的領導,對社會各方面管制和滲透,明確表明他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很多人就會感到壓力,這和毛當年對人們各方面的控制一樣,有些被壓制,有些被鼓勵,在對待洋節問題上就反映出來。

“抵制聖誕節”的傳聞還是有一定背景,特別是地方官方揣摩高層意圖。今年一月中共中央出台了《關於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其中談到了“深入開展我們的節日”的主題活動,實施“中華傳統節日振興工程”,豐富春節、元宵、清明、端午、七夕、中秋、重陽等傳統節日文化內涵,形成新的節日習俗。這個至少從意識形態上來講,就是要強調傳統的、中國的,那麼是不是會抵制西方的呢?從政治上講,其實中共一直在抵制西方的意識形態。湖南衡陽政府發文禁止平安夜,以及其他政府也有類似發文,以及瀋陽某院校也發文,他們認為中央既然要振興一系列中國傳統節日,但是沒有提到洋節,他們就自然把事情往抵制聖誕上去理解。而且湖南是毛澤東的家鄉,崇毛的勢力是很大的。而且湖南和瀋陽都是中國不算很發達的地區,這些地區崇毛、懷毛的勢力會相對大一些。所以從意識形態方面來說,這些地方政府揣摩高層的意圖,但是從文件上來說,高層不能說沒有這樣的意圖,這也怪不得地方政府會這樣做。

一些極左的思潮可能把抵制西方和抵制聖誕等同起來,最明顯的一點就是中共對宗教的擔憂,因為宗教和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都是排他性的,所以宗教可能會爭奪信眾,特別是有規定說黨員不許信教,可能也和這種想法有關,就是擔心失去共產主義的信徒信眾。還有就是擔心中國現在的兩億基督教徒,而且大部分是家庭教會的成員,他們可能形成了自己的群體和習俗,這是官方所擔心的。中共最大的問題是分不清什麼是民俗,什麼是宗教,兩者的界限他們始終沒有弄明白,所以才會出現笑話。

歷史上中共也反過“孔家店”,也發起過“批林批孔”。但是自從習近平上台以來,有山東之行,對孔孟也是提倡的。總體來說,中共要利用傳統文化,來抵制西方的自由、民主、平等、博愛等觀念,這是他們的長期國策。同時他們也不允許傳統文化和中共來爭奪信眾,但是他們還是要利用傳統文化,因為儒家文化有利於封建專制統治。

打壓聖誕節就是打壓商家的商機,這對於中共來說是不明智的。既然提倡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那麼人類命運共同體應該是多元的,不能是中國一家的。如果其他的文化不能兼容,這個共同體如何打造?中國又如何來領導這個共同體呢?這是一個很大的悖論。這幾天很多微信群都在爭論到底是過“毛誕日”還是聖誕日,還有的爭論是對基督教的容忍和不容忍,有的微信群吵到解散的地步。現在中國不寬容的極端思想成為了一個現象。外國元首都會祝賀中國春節,我們的領導人為什麼不能祝福基督徒聖誕快樂?這個才符合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特點。

(VOA 許波)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