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太夢vs.中國夢台灣夢與誰同?


樊冬寧

美國總統川普在亞太經合峰會APEC上發表演說,提出印度洋-太平洋戰略,稱這是他的“印太夢”,另一方面,習近平則是在APEC上強調一帶一路“中國夢”,究竟川普的“印太夢”是否有意與習近平的“中國夢”互別苗頭?面對印太新棋局,台灣的位置又在哪裡?另一方面,台灣總統蔡英文派宋楚瑜出席APEC,與習近平自然互動有限,但與川普握手寒暄,“台灣夢”究竟是更靠向“印太夢”還是“中國夢”,台灣能否以蔡英文的南向政策走出自己的路? 避免在區域事務中進一步被邊緣化的危機?《海峽論談》今晚邀請前美國國務院資深外交官、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中國公共政策中心主任方大為(David Firestein)以及台灣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教授黃介正為您深入分析。

首先請方大為教授解讀川普總統在APEC發表的這篇重要演說,這一年來外界不斷試圖揣測川普的亞洲政策,您認為現在是否已經出現一個比較清晰的輪廓,這個印太戰略與過去奧巴馬時期的亞太再平衡有何主要的區別?川普的印太夢究竟是什麼?

曾在美國國務院任職並擔任美國駐APEC大使高級顧問的方大為解讀川普在APEC發表的這篇重要演說,指川普的亞洲政策終於浮現一個比較清晰的輪廓,而且與奧巴馬總統的“亞洲再平衡”政策有所區別。方大為說:我覺得“印太夢”這個概念是一個很有意思和具有創意的概念。“印太夢”和奧巴馬總統的“亞洲再平衡”有明確的區別,而且區分這兩個政策是川普總統的主要目標。他想表示他是新的總統,有新的想法和新的政策。雖然川普和奧巴馬一樣重視亞洲,但是他要用新的言語和說法來總結他對亞洲的戰略。所以我覺得在這點上,區分川普和前任的政策是一個很重要的概念。"

方大為認為,川普用印太取代亞太是要淡化中國的角色。方大為說,我想說的第二點是,“印太夢”是很有意思的一個概念。如果講“亞太”的話,我想所有的人都會認為中國扮演的角色是很重要的,因為畢竟亞太離不開中國。如果說印太呢,這樣會稍微減少中國扮演的角色,讓中國的角色稍微淡化了一點,我覺得這是川普總統的一個目標。最後,川普總統在重要的演說中談到兩個很重要的概念,一個就是他說以前經濟安全是國家安全的一部分,那麼現在他表示對他來講,經濟安全就是國家安全。另外他要放棄單邊貿易談判,而用雙邊渠道來進行所有的談判。這幾點看來,川普總統對印太的政策是比較清楚的了,而且我覺得這次總統的演說是他所有演說中比較好的一個。

至於有專家將川普的印太戰略與日本首相安倍提出的“安全鑽石”戰略比較,稱美、日、印、澳四點連結的“鑽石戰略”是要攻破習近平海上絲綢之路以及一帶一路的“珍珠鍊戰略”,抗衡一帶一路?

黃介正教授表示:“2005年美國國防部委託諮詢顧問公司做了一個研究,和印度的朋友一起的研究,提出了珍珠鍊戰略的時候,當時有很多印度的將領開會到台灣來,在他們的報告和投影片上,應用了所謂的“印太概念”。我想如果把印度加進來而淡化中國大陸在亞太地區獨強的形勢,我相信印度的政府官員和退役將領也會有類似的想法。所以我覺得以目前來看,印太這個概念可以從地緣戰略來看,像下圍棋一樣,也可以從軍事安全部署來看,更可以從經濟發展來看。我覺得美國現在開始把印度、澳大利亞和日本來講,是三個不同層次的。美日安保條約是美國亞太戰略的基石,美國和澳大利亞之間的同盟關係從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永遠是並肩作戰,美日和美澳的同盟關係和這次向印度伸出的成為夥伴的握手姿態來講,他有層次上面的區別。就印度人 智慧,印度的人口,和印度的地理位置,我相信都可以讓美國把新的印太構想,和中國大陸所謂的一帶一路思想拿來做比對。那麼將來怎麼發展,可能還要看印度方對於中國和美國兩個雙邊關係的處理上,有沒有辦法讓美國發展美印關係,結成一個印太聯盟和地區的關鍵點,還是要看印度政府的本身。”

至於川普的印太夢是否有意抗衡習近平的中國夢,他的印太戰略是不是要在經貿與地緣戰略上拉攏印度圍堵中國?美中兩國是否會在亞洲地區上演新一輪的爭霸戰?

方大為教授說: “我要補充一點是,川普總統在這次演說中表示,以一個美國總統的身份說“你們要平等的對待我們”。我覺得絕大部分的這些領導不太習慣聽到一個美國總統抱怨這些亞洲的國家並不平等的對待美國。這就意味著現在很多國家包括中國,甚至於日本,都沒有平等的對待美國。可以看出美國總統現在是以一個這樣的心態看法來對待全亞洲。關於“印太夢”的概念,我個人感覺這絕對不是製約中國或圍繞中國的概念,而是川普總統分析奧巴馬總統的“亞洲再平衡”戰略,然後認為再平衡中需要一個再平衡。可能是以前把重點放在了東亞,而在一定程度上忽略了南亞和中亞等其他的印度洋地區。所以現在川普總統提出的“印太夢”的意思是,美國重視東亞,也同樣重視南亞和中亞,而並不是取代中國的角色和中國競爭。而想表達的是中 國在這一帶很活躍,美國也會活躍的,大概是這樣一個概念。”

不過另一方面,川普上任之後宣布退出TPP,他所提出的雙邊貿易策略是否可以取代之前的跨太平洋多邊貿易架構?川普的“印太夢”未來可能面臨哪些挑戰?

黃介正認為:“我覺得美國總統的外交政策名詞會改變。美國歷任總統對於亞太地區的政策方向會改變,但是美國在亞太的利益不會改變。所以我們面對一個新的名詞,很重要的是要面對包括它所有的參與者。我同意方教授的看法,這個並不是一個對抗的概念,而是如何能夠在亞太地區的棋盤上共贏。在川普總統APEC會議演講之後,習近平也講了,說中國的新征程要和“亞太夢”結合在一起。同樣在越南這次會議中,一個講“印太夢”,一個講“亞太夢”,我們做夢的人很多,可是希望夢實現必須要有很多政府和同仁,把共同的理想用實際的計劃和項目去實現。”

方大為表示:“以前一些學者說中美之間是“同床異夢”,現在可能是“異床異夢”的這樣一種狀態,有兩個不同的夢。我覺得我們不應該忽略的重點是,夢是夢,而現在我們需要看到的是實質的行動。我現在的看法是,如果要了解川普總統的看法主張和政策,不能光聽他的語言,要看他的行動,這對於中國也是同理。所以我覺得這些夢是很有意思的概念,下面我們要看這兩個國家具體的實施。”

黃介正則從台灣的觀點指出:“我覺得台灣目前來講應該是要在2017年穩住大局,因為2018年台灣和美國都有期中選舉。民主國家不能像習近平一樣說“黨要管黨從嚴治黨”。但是我們在製度上面有可長久的地方。我們不會因為我們的領導人突然有一天消失而感覺到慌亂。所以中國大陸看起來前景非常好,我們祝福它,我們希望中國大陸永遠能夠穩定而不出現動亂。如果將來沒有英明神武的領導人,希望中國大陸也能穩定發展,這樣對整個亞太地區都是好事。”

(VOA)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