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台生入共產黨平常心vs.玻璃心?


樊冬寧

中共十九大結束之後,台灣代表盧麗安所引發的效應持續延燒,在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念博士班的兩位台灣學生--王裕慶、張立齊,公開表示他們要加入中國共產黨,台灣的陸委會說,這可能違反了《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最高可處台幣50萬元的罰款,引發各界熱烈討論。與此同時,國安局與陸委會也證實,出身台灣的中國共產黨黨代表盧麗安與其先生的戶籍都已被取消,不再享有健保與其他台灣政府提供的待遇,盧麗安的母親得知消息後相當錯愕,批評民進黨政府炒作,但是在網路上,鄉民們卻是一片叫好,究竟台灣民眾看待盧麗安和這兩位北大的台灣學生選擇加入中國共產黨,應該用平常心還是玻璃心?

參加節目的兩位嘉賓是:台灣前外交部研設會主委顏建發;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國際關係研究院黃裕鈞

請教黃裕鈞先生:目前正在北京大學攻讀博士班的王裕慶表示,明年三月中國大陸全國兩會後將申請加入共產黨。他認為台灣是民主社會,應該尊重個人信仰自由,另一位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台籍博士生張立齊表示:依照《中國共產黨黨章》第一條,所有台灣同胞都具有中國公民身分,自然有權申請加入中共,他周圍還有很多認同中共的台灣青年。張立齊還說,「台灣言論不自由、思想被壟斷、民主被少數人把持」,讓他看清「台灣民主的真面目」,所以自願加入中國共產黨。您怎麼看這兩位北大台灣博士生加入中國共產黨一事?

黃裕鈞說,我個人的立場是祝福他們,我希望他們在中國有更好的發展。這個問題我覺得不需要這麼嚴肅,因為他們兩個也不具有任何的中華民國政府的職位,他們當然有自己選擇的權利。這個議題我想把它的層次拉的稍微高一點來討論。當然,20年河東,20年河西。我們現在回想一下過去有“反共義士”這樣的詞彙。“反共義士”是淪陷在當時中國大陸的一些人士,他們反對共產黨,來投奔到中華民國台灣這一邊。這是一個世界上的潮流,當時有這樣的反共潮流。所以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分成三個層次來討論。第一個層次是所謂的愛國,就是所謂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就是現在習近平總書記常在講的這樣子一個概念。我個人判斷就是王裕慶先生他比較屬於這樣子的一個人物。因為他有講過他的家人在1993年的時候因為擔心李登輝總統去中國化,所以他們移民到加拿大。所以他是比較屬於這樣子的人。第二個我們討論一個非常有意思的全球化的社會現象。2016年的時候,美國有一位總統候選人桑德斯,他獲得了全國很多的年輕人的支持,他在年輕人支持的比例是遠遠高於希拉里。觀察桑德斯的政治和經濟的理念就會了解到,他基本上是反美國傳統的資本主義,然後是帶有社會主義的思想在裡面的。反過來看2014年台灣的太陽花學運,雖然打的是反中國的旗號,但是事實上他們的信仰裡面也是社會主義為主,反資本主義反全球化貿易這樣的活動。所以這是我觀察的第二個點就是,當中國開始喊社會主義的時候,是不是可以吸引到一些年輕人,所謂的全面小康這樣的社會。但是這兩個東西在台灣是有衝突性的,中國對於年輕人是反對的,但是社會主義或許是對年輕人有吸引力的。最後一個我觀察的指標點就是,今天的中華民國台灣的經濟體制是輸給大陸的六個省份,大陸的整個經濟體制是大概台灣的30倍。是不是會有一些人為了自己的發展,就像一些民調中顯示有將近6成的台灣年輕人雖然在政治上不認同共產黨,但希望到中國大陸去發展。所以我認為經濟未來可能會使更多台灣人前仆後繼到中國到北京,甚至希望加入中國共產黨的一個原因。社會主義因為是有所謂的中國特色,我覺得這對一般台灣人的吸引點比較小。

請教台北的顏建發教授:您認為陸委會對盧麗安和這兩位北大的台灣學生公開表示要申請加入中國共產黨祭出罰則是否合理?張立齊指,他自願加入共產黨,卻被台灣民進黨政府威脅取消戶籍、罰錢、抓去關,這些都違背台灣自由民主的價值觀?張立齊認為台灣整體仍然沒有走出「恐共」和「反共」的心理,才導致台灣集體對中共的恐慌。他還說中共幹實事,真真實實做得比台灣的政治團體贊多了,既然這樣,台灣青年為什麼要被迫在兩個爛蘋果中間去選擇?您認為民進黨政府的作法是合理的處罰還是在威脅這些想要加入共產黨的台灣學生與泛政治化的炒作?

顏建發說,這是似是而非的一個爭論。首先就是,沒有人去反對他們加入中國共產黨,也沒有人反對他們去大陸讀書,只是說當涉及到國籍戶籍的時候這是個選擇。如果反對的話,兩岸關係條例就失靈了。兩岸關係條例有這樣的規定,除非修法,但是修法也需要一個程序,因為民主社會法制是很重要的。兩岸關係條例裡面有這樣的規定,政府如果不這樣做,就是違法的,所以這是兩個不同層次的。至於說這兩位博士生他們希望加入中國共產黨,可是又做出了這麼多說辭,其實這是投機主義者,就是兩邊好處都要拿。因為你既有台灣的戶籍,享有健保和一切的福利,那這樣對台灣來講是不公平的。更何況中國現在是一黨領政,而且共產黨基本沒有放棄對台動武的選項。所以這對台是有敵意的,因此現在政府目前的這個條例除非修法,可是我看是修不過的。因為中國對台灣還是有敵意的。所以我覺得這兩位博士生想加入共產黨,我會祝福他們。他們可以留在那裡面,但是你不要把別人的福利拖下水。

怎麼看接下來台灣還會有更多被盧麗安所影響的台灣學生選擇加入中共成為一個潮流?另外他們都說要為兩岸盡一份心力,究竟這樣一個效益對兩岸關係是正面的還是負面的呢?

黃裕鈞說,我想第一個是,在這件事情非常有趣的一個觀察點,基本上在19大習近平總書記提到的是,中國現在是以共產黨為榮,所有事情都是黨。我們現在看到這些人他們的內心,我把他們歸於懷有祖國夢的人士,他們反映出的心態是,因為他們希望回歸中國,所以他們效忠共產黨。現在這樣所謂的祖國夢對兩岸的關係發展是什麼影響,我一直在觀察兩岸關係未來的趨勢。如果有一天台灣人在自我的認同上已經高於國家認同和族群認同,兩岸關係到底在增高還是落後。我相信未來一定會有更多的台灣人尋求盧麗安的模式到中國大陸發展。

過去談到台灣年輕人的時候會有天然獨這樣的評價,目前出現了王裕慶和張立齊,我想問這是個案還是會有更多的天然獨變成認同共產黨的趨勢?您擔不擔心這樣的情況會變成統戰的工具,未來是否會造成台灣的國安方面隱憂呢?

顏建發說,我覺得一點都不擔心,因為統戰是兩邊的統戰。如果說他一旦加入共產黨就失去了台灣的戶籍和台灣人對他的信任,那他怎麼去統戰台灣呢?我是覺得張主委講的沒有錯,民主就是我們的金鐘罩,因為民主和法製程序是配合在一起的。你申請加入了中國共產黨,當然就失去了台灣的戶籍,就像你入會員的規則。所以我認為這些人的做法最後只會被孤立,而且我也不認為北京樂於這些人來破壞它的統戰計謀。事實上這些人我認為只有搗亂的份,對兩岸的互動沒有幫助。

請教顏建發教授:怎麼看中共十九大後習近平的對台策略,是否加強統戰,明年兩會可能更具體提出給台灣民眾的國民待遇是否能奏效?中國是否正在落實習近平「跨越任何政治代理人,不再和民進黨對話,也不期待國民黨,直接向人民下手,徹底裂解台灣」的新戰略?

顏建發說:我們講國民待遇,也要講國民義務。如果只是拿待遇而不盡義務,那也沒什麼關係。它想要因此台灣對大陸開放,這是不可能的。台灣有民主的機制,至少要立法院通過,但是立法院沒有人敢通過這樣的法律,所以這就是中共單方面的實施。中共的計算是非常理性且精準的,所以我也不認為這個概念可以落實。如果真的落實了,我們也歡迎他落實。

有分析人士指中共將對台灣祭出殺招,今年七月中國大陸教育部宣布放寬台灣高中畢業生學測成績申請大陸大學標準,從「前標」降至「均標」 ,雖然習近平在十九大並沒有下令解放軍立即著手「武統」台灣,事實上,這個新戰略就是寄希望於台灣的下一代,一、二十年之後,在台灣年輕人當中製造「親中派」,讓台灣內部的裂解更嚴重,台灣內耗更劇烈

黃裕鈞說:國民待遇的處理方法基本上就是共產黨回歸他們最厲害的人群,他們吸取了在香港的教訓。他們在香港過渡依賴一些大財團,導致失去了香港人的民心。相反,它學到教訓之後來台灣,國民待遇就是單邊實施對於台灣人民的措施。這的確是中國大陸釜底抽薪的一個招數,我覺得如果國民待遇能夠在台灣甚至台灣的年輕人引發一些吸引力的話,這的確會影響台灣未來的實力。因為國民待遇名稱雖然讓台灣人到那邊生活,事實上是為了達到所謂的移民這樣子的一個效果。這些台灣人到中國大陸去了之後,他們當然還有一些家人朋友在台灣,可以直接影響到台灣的一些人民對中國共產黨的看法。這當然是中共的期待,至於效應如何,我們還有待觀察。

黃裕鈞說:以現在中國大陸的政治實體來看,中國人民來台灣參加政黨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們必須要面對的是,美國接下來在亞太地區會有更大的部署,反映出來的現實是中國大陸在這個地區的實力越來越增加,這是台灣未來必須要面對的現實。我們在這樣的戰略問題下,今後要如何去面對中國大陸的要統一台灣的思想的政權。兩岸關係條例有一個歷史性的淵源,如果未來台灣要單方面修改,我們必須要考量到整個國際因素,以及未來兩岸發展是否可以和平穩定,我們怎麼要務實且柔軟,自由又有尊嚴的原則下修訂。未來兩岸關係在這樣的基礎下發展,對台灣的人民才會是有利的。

顏建發說:現在所謂的實力不是一對一,如果其他國家全消滅掉,剩下中國和台灣,那當然台灣很小。我們剛討論的印太架構,台灣是裡面的一環。所以現在的實力中國和台灣的實力單獨的,所以我一點都不擔心。第二個是,加入共產黨要幹什麼?共產黨是越來越集權,越來越往獨裁的方向走,加入共產黨是不會影響它變民主的。如果中國像美國一樣,這個效益才會產生,但並不是這樣。所以我一直不認為這些加入中國共產黨的人能夠帶來什麼效應,我認為這只是他們個人的利益追求,而且我也不認為北京敢開這個口子。我認為事情沒有這麼簡化,還需要從長計議。

(VOA)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