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習稱兄道弟美中共管台灣問題?


樊冬寧

就在川普亞洲之行進入尾聲之際,美國海軍三大航母戰鬥群舉行罕見的聯合作戰演習,這是美軍十年來第一次有三大航母齊聚西太平洋進行的軍演,對外界釋放出什麼訊息?另一方面,習近平在故宮以超高規格款待川普,川習會除了2500億的大訂單之外,也觸及到台灣這個核心議題?回顧川普勝選一年來美中台三角關係出現了怎樣的變化?未來美中兩國是否可能共管台灣問題? 《海峽論談》今晚邀請前美國國務院資深外交官、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中國公共政策中心主任方大為(David Firestein)以及台灣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教授黃介正為您深入分析。

關於這次川習會,方大為教授觀察到川普關於中國的言論和語氣一直在變。川普在競選時候不客氣地罵中國,有時候卻又用“愛情”(LOVE)來形容自己對中國的感情。這次川習會很有像徵性的舉動是川普播放的外孫女說中文的視頻中,外孫女安娜貝拉稱呼習近平夫婦爺爺和奶奶,這是頭一次美國的第一家庭對外國元首用這樣親密的稱呼。方大為的另一個觀察是川普不在習近平身邊的時候,他對中國的批評會嚴厲一些;與習在一起的時候,語氣會客氣友好,會談到與習近平的默契,所以兩人的地理位置也會有影響。但是歸根結底中美的根本問題沒有得到解決。哪怕2500億的訂單也不會解決中美的貿易,另外還有南海和台灣問題。所以這次訪問不一定會左右中美關係的方向。

與所有美國總統候選人相比,川普提到中國的次數最多,在勝選一年來對中國態度也屢次變化。方大為說,川普的多變語氣讓人很難解讀。在競選時候,川普說中國“強姦”美國經濟、“竊取”美國知識產權;但他又說對中國領導有“敬意”,甚至說中國領導比美國的領導——他的前任——聰明得多。川普在這次訪問時候又說中美貿易赤字不應該怪中國,而是應該怪前任美國總統。方大為說,在一定程度上,這句話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一個美國總統在國外願意誇那國領導又責怪本國前任,這是川普不可預料之處的非常典型的表現。

關於《時代》雜誌“中國贏了” (China Won)的標題,方大為說這只能表明中國在某些方面有些優勢,但說中國贏了還為時過早。中國的優勢表現在基建等長遠項目上,中國的製度允許做長遠計劃,因為中國祇有一個執政黨,也知道某個領導人可以有十年的時間。川普對習近平的語氣,方大為認為以他多年經驗來看,的確有些出乎意料。從川普和他的支持者的角度來看,會讓人產生疑問:這還是我選的那個總統嗎?而且現在川普的不受歡迎度的水平已經達到歷史最低,他需要小心。

黃介正教授同意方大為教授關於川習會的分析。他認為,從美國的傳統觀點來看,不論是民主人權還是大陸的政治體制,還是朝鮮半島問題,這些都沒有讓人感到進展。2500億的訂單是否會實現,是否會改善中美之間貿易失衡的結構性問題,也令人心存疑問。美國的三大航母戰鬥群已經很久沒有在西太平洋軍演了。這次航母大規模軍演表明美軍也是煞費苦心,一方面針對朝鮮半島緊張的局勢隨機應變;一方面是為川普的亞洲之行增加底氣。關於台灣的部分,只有中共新華社在之後的報導中提到習近平對川普有所表達。其他出現的說法就是很外交的表達方式了:台灣問題是中美兩國之間最重要也是最敏感的核心問題。這可能是再度說明大陸對台灣問題敏感程度的關切。川普這次亞洲訪問從沒刻意提台灣問題,黃介正認為這倒是好事,因為台灣問題並不是這次亞洲行的主要問題,這也說明台灣海峽目前比較和平穩定。而中方主動提出關於台灣問題的一貫立場,也說明中方關注兩岸問題和美台關係,這對台灣來說也是好處多與壞處。

黃介正教授承認台灣目前的處境有些艱難,但他指出,“川蔡”通話一年一來,美台關係非常穩定,政策維持在一定的基調。台灣雖然有被邊緣化的可能,但它不給美國製造麻煩,以換取美國對台的政策穩定,就目前為止對台灣是有利的。

黃介正不認為兩國關係會有一直很好的情況,在美國政府高層中有很多對台灣友好的官員和議員,通過很多友台法案。台灣不必過度擔憂或者興奮,不必擔心台灣被邊緣化,也不必擔心“G2二國集團”美中共管台灣的說法。

(VOA)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