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天堂》華府特映會紀念台灣解嚴30年


許湘筠

台灣電影《香蕉天堂》於1989年,也就是台灣解嚴後兩年推出,以詼諧手法講述國民政府官兵撤守台灣後的處境以及身份認同問題。台灣駐美代表處台灣書院10月27日在喬治·華盛頓大學主辦“香蕉天堂”電影放映會,邀請杜克大學教授、華語電影學者洪國鈞博士講解影片內容。

《香蕉天堂》導演王童藉由電影主人翁、流離台灣的外省老兵門閂的個人家庭變遷,刻畫1949年大時代的變動,導致200萬老兵與故鄉分隔40年、在台灣落地生根的歷史背景,並提出對國民黨頒布戒嚴令,導致“白色恐怖統治”的省思。片名《香蕉天堂》意指老兵對來到盛產香蕉的台灣生活的想像和期待,與來台後遇到的“白色恐怖”形成鮮明對比。

2017年是台灣解除戒嚴30年,台灣書院希望通過《香蕉天堂》與觀眾回顧台灣從威權時代走向民主化的過程,以及社會對族群融合的迴響。

台灣駐美代表處台灣書院主任桂業勤說:“過去在解嚴之前,台灣本身比較封閉,兩岸之間也沒有接觸,處於不談判也不妥協的狀況。解嚴三十年來,我們做這樣的回顧,我覺得讓我們可以把歷史的距離看得更長遠。”

《香蕉天堂》在台灣解嚴後兩年推出,當時出版界對政府在審查制度上的寬容度仍處於試探狀態,《香蕉天堂》可說是第一部對國民黨政權採取批判立場的電影。

觀眾金安迪說:“我沒想到電影會這樣描述國民黨不得當的一面,但這讓人印象深刻,因為我能確實看到“媒體自由”這樣一個新時代的開端。”

座談會主講人洪國鈞引用散文《失根的蘭花》比喻離開故土,來到台灣的第一代外省人,而時至今日,台灣青壯年族群的省籍情結逐漸淡化,取而代之的是更加清晰的台灣主體意識。這一點從台灣電影題材和票房中可以看出端倪。

杜克大學東亞與中東研究學系副教授洪國鈞說:“現在年輕人對於家的觀念,跟王導自己的觀念已經有很大的不同了。所以像他在2015年最後推出的那部《風中家族》(講述外省老兵在台灣的故事),在台灣放映並沒有很好的票房。大家覺得他拍得很認真,故事很感人,但是已經沒有辦法引發大一點的共鳴了。我自己的感覺是,從台灣比較年輕的一代和中生代身上,越是能夠清楚看到自己身為台灣人,自己台灣的歷史、地位和重要性。”

洪國鈞表示,台灣的國際空間雖然受到政治上的打壓,但其實台灣的文化、藝術和人民才是真正的資產,通過電影等“軟實力”的輸出,會是推廣台灣、走進國際的最佳方式。

(VOA)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