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大前奏曲,七中全會說了啥?


鄭裕文

中共18屆七中全會星期三在北京開幕,這場會議被認為是中共19大前最重要的政治會議,是19大的前奏曲。按照慣例,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將在七中全會上發表重要講話,會中將通過三大重要文件,習近平在19大的政治報告、“黨章修正案”以及18屆中紀委的工作報告。習近平到底說了什麼?黨章修正案是否會把“習思想”列入黨章?七中全會將如何為19大定調?

參加節目的兩位嘉賓是:中國國際問題學者,時政評論人鄧聿文;美國紐約執業律師、時政評論人葉寧。

鄧聿文說,關於七中全會重總要性問題,實際上,按照慣例,它一直都是全國黨代會之前召開的一次中央全會。作為大會前的最後一次全會,其基本任務是為即將召開的黨代會定調。具體說來,應該有三個任務,一,安排十九大議程,比方說主席團人選,常務主席人選、大會秘書長等;二,對最後的人事問題進行協調。比方說下任中央委員和政治局委員雖然由全會決定,但是也要經由七中全會的討論;三,黨章修改,最後審議中紀委的政治報告和習近平的政治報告,以便各方統一思想。此外,可能還會對一些沒有預見到的問題進行部署和協調。

至於說十九大之後,習近平要達到完全獨裁的地步,鄧聿文表示不太同意。他認為,如果以數字為標準來形容的話,習近平的獨裁程度目前應該是80%,甚至90%,但是,要達到100%是不可能的。即便毛澤東時期,他也有其他領導人的製約。對於習近平來說也同樣遇到其他人的製約甚至挑戰,不過這種挑戰是隱約的,或者說是若隱若現的,對他的權力無法有效制約。就是說,習近平不可能做到完全一言九鼎。至少現在沒有,或許十九大之後會實現。

鄧聿文表示,十九大上,人事方面和權力佈局肯定會有所變化,不可能維持現在的格局。常委方面大多數委員要下台是肯定的。具體來講,有分析認為,可能會出現把總書記改成黨主席這類製度的調整。但是,他個人認為這不大可能。假設習近平十九大以後還要繼續連任下去,現在改成黨主席便失去了意義,因為這意味著習只能連任三屆;但是如果到二十大再改變的話,習可以連任四屆。另外,鄧聿文認為,七常委變成五常委的可能性也不大。不過,小組治國機制會繼續,因為小組是集權的工具。如果沒有小組,那麼其他正常國家機器,比方國務院和各部,都得以行使自己的權力,最高領導人要集權就變得比較困難。總之,小組治國之後,國務院只是一個執行部門,實際權力能夠更好地集中到最高領導人的手裡。

對此,葉寧表示,習近平的獨裁程度如果達到60%就已經很厲害了,過去中國歷史上的皇帝的獨裁程度也達不到100%,因為他們有皇權和相權的競爭和限制。

葉寧表示,十九大最重要的議題應該是常委組成是否改成主席制、王岐山的去留、中紀委改制以便把更大權力轉移到國監委。還有一個重大議題是習思想是否進入黨章;以及習近平政治報告的審議等。這些其實都是由小會來決定,就是七中全會這樣的小會。眾所周知,中共權力是金字塔結構,其中,原來十一屆三中全會提出的綱領性方向,經過十一屆六中全會具體化之後,可以說是建立了一套黨內政治生活準則,就是建立一套比較有限的黨內民主,比方集體領導等等;這種方式一直到2012年11月十八大的召開。此後,紅二代全面上位,權力越來越集中,甚至走向獨裁,習近平攬權也變得眾所周知;原來九常委的九龍治水、各管一灘的格局十八大之後不斷被打破;特別是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之後確定了習核心,是江澤民之後中共再次恢復核心的提法。雖然當時的公報對核心加了很多限制性定語,但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旦核心本身經過確立,任何限制條款都無法控制習的強人領導作風,而過去的集體領導被統統否認。

葉寧表示,十八屆七中全會是為十九大政治思想和組織路線給出框架來定調。很多議題,包括修改黨章的報告,都在七中全會上確定。中共領導層的金字塔結構決定十九大上的一些重要議程其實由更小的集團來拍板,然後交到七中全會上走過場,再交到10月18號召開的十九大上繼續走過場,經過100%代表舉手同意。這樣,十九大的橡皮圖章一蓋,獨裁制度的領導架構便宣告確立,而且還有了所謂全黨橡皮圖章的背書。

CNN報導,有美國分析人士稱,如果要評選中國現在最有權勢的人,當推集中共總書記,中國國家主席,“暢銷書作者”習近平。葉寧表示同意專家。葉寧指出,中國所有的權力都集中於習近平手中。而且,習可能會把最大的權力挑戰者王岐山進行冷凍化處理。一切跡像都說明,雖然習近平遇到挑戰,但是挑戰沒法形成一股繩,而是分散的,受到打壓和監控的。

有觀眾提出,如果中共垮台,中國是否能夠應對這樣的衝擊。葉寧表示,如果中國共產黨垮台,人們大可不必驚慌,因為中國實現民主化的條件比從前任何一個極權國家都要更好、更成熟。上帝沒有讓中共與前蘇聯、東歐和波蘭等一起垮台是對中華民族的特殊恩典。我們看到,整個中產階級已經形成,經濟領域共產黨的極權已經分散,有大量成熟思想發展的空間。國體方面,無論聯邦制還是單一共和國體制,實際的走向都會是實現民主制度,但是可能聯邦制更加適合於大中華,甚至鬆散的聯邦制可能更利於中華民族重新從政治上走到某種形式的鬆散的聯盟中。中華民族實現民主還有一個特別有利的條件,就是中華民族在中共亂政和篡政之前有過一個初具規模的自由民主的自由共和國體制—中華民國。中華民國1948年通過的憲法到現在來看,仍然是一部民主共和國的憲法。就是中華民族有一個道統、國統和法統上的繼承性問題。這樣的政治遺產中華民族如果可以繼承的話,可以解決很多問題,包括在穩定社會方面起到很大的作用。

葉寧說,覺得習近平的小組治國是過渡時期發展集權的方式。習近平沒有神的能力和能量,他一個人已經管理黨、政、軍,還要加上18個小組。但是,在通往個人集權的道路上,他領導如此多的小組具有很大功力。實際上,所有小組的管理都由下面內閣成員來處理,但是兼任這些組的組長可以通過親信在所有領域起到婆婆的作用,以監控職能部門的運行,這對過渡時期的個人集權和獨裁有作用。但是,一旦獨裁實質上形成之後,他便沒有必要身兼如此多的小組長。我認為,如此集權的方式在人類歷史上都是罕見的、滑稽的,甚至超過了老毛時期。老毛也沒有兼任過如此多中央級的小組組長。老毛的兩大職務分別是中央軍委主席和中共中央委員會主席。中共八大之前,毛還讓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的位置。

(VOA)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