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19大對台出招兩岸“地動山搖”?


就在習近平發表十九大工作報告的同時,美國國務卿蒂勒森在華盛頓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演講,罕見暗批中國不民主以及中國“破壞國際秩序”的行為。這是蒂勒森擔任國務卿以來對中國最直接、最尖銳的一次批評。另一方面,美國在台協會AIT前台北辦事處處長司徒文也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雖然習近平在十九大對台講話中沒有提到統一時間表,但未來可能將繼續對台灣施壓。兩岸關係在十九大之後是會“地動山搖”還是出現“互動新模式”? 十九大之後又是否可能出現“習蔡會”呢?《海峽論談》邀請資深兩岸問題分析專家吳漢與台灣自由時報駐華盛頓特派員曹郁芬深入分析。

台灣東森電視駐北京特派記者楊釗在接受《海峽論談》連線訪問時也從台灣媒體的角度觀察,認為這次中共十九大,台灣媒體最關注的除了習近平的對台講話之外,另一位焦點人物就是台灣代表盧麗安。台灣代表團團長蘇輝、副團長江爾雄及盧麗安三位女性代表在接受兩岸媒體聯訪時,盧麗安以“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形容兩岸互動現況,並說“米”就是“一個中國的認同”。盧麗安呼籲台灣青年多到大陸發展;在“一中”前提下,台灣青年選擇機會增加,她不希望陷入二選一,也不希望黨員身分帶來困擾,使她無法返台探望親友。盧麗安期盼兩岸青年多交往、以誠相待,以更開闊的心胸觀察各自異同之處。

關於盧麗安在十九大上的角色以及她對兩岸關係的說法,台灣自由時報駐華盛頓特派員曹郁芬在《海峽論談》節目中表示:“陸委會說過,她已經入籍了,她是中國的公民,所以她作為中國公民回台灣會不會遭遇什麼困難,就和任何一個中國公民要進入台灣是一樣的。台灣內部對於去大陸參政、入籍,還要包括在台灣出現的所謂的“共諜”,算不算是一種“外患罪”?其實台灣內部對於這種認同問題一直還是有爭論,但是隨著新的問題不斷產生,台灣內部必須也要有新做法。盧麗安也不是新現象,花瓶只是插上了新的鮮花。對台灣來講,她是地地道道的台灣人,土生土長,所以這個代表有了更新鮮的模樣。這麼多年,中國對台灣的統戰,其實是個陽謀,而不是陰謀。大家都看得到北京在做什麼。”

曹郁芬指出:“盧麗安這個事情,其實中國在對台的統戰上可以看出,這些年在非常的加強它的力道。習近平幾次來美國,都可以看到台灣代表團在路邊歡迎加入所謂的中國代表團。中國的大使館在這裡專門為了歡迎台胞舉行了中秋節的晚會,盧麗安不是第一個到大陸分享所謂的政治紅利或是經濟紅利的台灣人。看的到這幾年中國共產黨在所謂的民生主義和民族主義上,做了一定的成績,對有些台灣人來說有吸引力。所以對民進黨或者任何在台灣的執政黨來說,其實要有心理準備,習近平已經不再靠台灣的代理人來和你競爭,中國是直接把手伸進來和你競爭。所以將來在台灣的領導人來說,誰更能得到民眾最大的支持,他必須是一個能夠帶領團結的領袖。如果台灣繼續在內部分裂,再加上習近平和中國的吸引力,對台灣來講確實是一個非常大的挑 。可是對在台灣很多相信價值,而不是相信血緣的人來說,如果今天來了中國大陸的人士在台灣加入民進黨,而且大喊支持台獨,他還敢回中國嗎?我想這是對很多台灣人來說,盧麗安是一個範例。我想盧麗安在進入台灣的時候不會擔心她會被逮捕,可是如果同樣的事情發生在中國,無法保證不會被消失、被旅遊、或者是逮捕。”

吳漢教授則說:“對於盧麗安這個角色,我想有一點需要注意的是,中共過去對台灣的統戰會在民主黨派里安排,很少安排在黨的代表大會裡面。所以,盧麗安本身已經是黨員了。既然是黨員,向上發展的可能性就變得比較高了。所以這跟一般的開放台胞在大陸參政是不太一樣的,這是我們以後需要長期關注的一個問題。”

至於習近平在十九大工作報告中的對台講話,吳漢教授認為,這篇報告出來之後,台灣這邊有人解讀是“硬中帶軟”。當然這裡我們沒有看到“地動山搖”,也沒有看到“武力統一”,感覺上是比較“軟”,可是我認為是輕聲說重話。吳漢教授表示:“第一段我們看到他說解決台灣問題,這個是在過去歷史文件中比較少提出的,而且在大會文件中是不提的,而且在解決台灣問題的同時還要提出推進和平統一進程。這個意思是促統這件事要放到日程上來了,這是我們要注意的一些問題。第二個問題是,他似乎提出了和民進黨論調上比較接近的提法,比方說承認九二共識的歷史事實,而蔡總統特別提了承認九二會談歷史事實。這個文字看起來好像比較相近,可是中間還是有差異的。因為九二會談沒有九二共識這件事,可是九二共識就是跟國民黨當時所達成的一致,求同存異。那麼在國民黨來講叫一中各表。那麼在這個基礎上是不是能夠建立新的模式,我覺得這個是在未來我們觀察兩岸互動可能產生的一些效果。”

雖然習近平沒有在十九上敲定武統台灣的時間表,但是曹郁芬指出:“習近平的講話我們可以看出,他其實已經有一定的自信和能力,不需要在言語中提出這個時間表。但是美方的人看他的時間表,第一個是看他的能力,解放軍到底有沒有武力統一台灣的能力。第二個就是說,習近平一旦有了這個能力之後,對於兩岸他可以隨時改變他的動機。所以我覺得就是說,沒有武統時間表這件事,其實是一廂情願的樂觀。因為有沒有這個時間表完全要看一旦中國有了這個能力之後,他要不要採取這個行動。有幾個指標比較特別的是,在美方的心目中,似乎有另外一個時間表,那麼就是美方提到台灣要對國防有急迫性。在上個禮拜我去採訪國防部的代理助理部長認為,台灣現在就要提升國防投資,因為有國防威脅的急迫性。”

此外,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特別提到了習馬會,台灣前副總統呂秀蓮認為,習近平在報告中提及“實現兩岸領導人的歷史性會晤”,代表未來習蔡會不是不可能,台灣的兩岸問題專家林中斌教授之前也曾預測,十九大後可能會有“習蔡會” !

十九大之後“習蔡會” 真的有可能嗎?吳漢教授說:“當然有可能,但是要有一個前提。在這次習近平對台的講話裡面,我們看到兩岸同屬一中。九二共識是共產黨過去和國民黨建立的一個政治基礎,如果民進黨不願意承認,但是要有表述同屬一中的這樣一個概念出來,那麼我認為新的模式就可能會產生。一旦有這個新的模式互動之後,當然跟蔡總統之間的兩岸領導人會面也會實現。可是到目前為止,我們看到台灣獨派的支持者來講,還是強調一邊一國的這樣一個概念,那所以要促成這樣的一中求同的狀況,我想短期之間還是不容易的。不過無論如何我們看10月26日陸委會召開的兩岸交流30週年的研討會中,蔡總統會說些什麼,而且這個說完之後第二天國台辦的記者會又會回應什麼,這是我想近期我們可以看到的一些互動。”

習近平對台講話約5分鐘內講了4次九二共識,國民黨給中共十九大發去的賀電中也提及九二共識,國共之間是否仍有一定默契? 不過賀電一開頭就說光輝十月,普天同慶,且未提中華民國四字,引發不少批評,而且最早發給中共十九大賀電的是朝鮮勞動黨與國民黨,也被網友諷刺,難道國民黨與朝鮮勞動黨一樣成了中共的兄弟黨? 究竟外界怎麼看國民黨給習近平發的十九大賀電?

吳漢教授表示:“國民黨給共產黨的賀電是行之有年的,但是過去我們看到的形式也大體如此。這裡面強調的是一中求同,所以基本上不去談國號,兩邊都是如此,那麼這樣大家才可以有機會互動。就像兩邊的官員互訪的時候,也不會把國家的名稱放到前面。我想這是兩邊的一個默契,所以我想這個是沒什麼好強求的。第二個是,國民黨將來可能在兩岸關係上扮演什麼角色,我認為這是看國民黨在台灣內部有多少號召力。台灣內部的民意支持度高,有號召力,它在兩岸之間能發揮的作用就大,如果國民黨未來的民意支持度比較低,或者號召力也不夠的話,在選舉上也失利,我認為在兩岸關係上想著力的可能性也不大。在談到中國會不會直接到台灣內部來做它的工作,我想這個已經開始了。因為在中國內部自己評估過去這麼多年來和國民黨之間的互 達到的效果,坦白講是不如人意的。所以它不如自己就來和台灣同胞對話,這樣就在對台工作上會展現直接的效果。”

經常在華盛頓智庫採訪的曹郁芬從美國的角度觀察習近平的十九大談話,中國是否有追趕甚至取代美國的雄心? 並按部就班朝此方向進行,美國的智庫學者又是怎麼看習近平在十九大談話中所揭櫫的大戰略方向?

曹郁芬指出:“其實有一個很好玩的現像是,國務院對於習近平19大談話的反映,和蔡英文在國慶演說的反映完全一樣,一字不改,所以顯然是對兩岸平等待遇。可以看出,美國對於習近平的講話和蔡英文的發言對於整個大的格局沒有根本性的變動。所以延續性大於改變,那麼國務院基本上就是以不變應萬變。在華府來講,習近平三個多小時的講話中對台談話只是小小的一部分,在這裡最多的學者關注是,習近平的大權穩固之後,他會是一個什麼樣的領導人。有人在談習近平是一個工作小組領導人,今後會有很多的工作小組來取代,作為一個治理的機構。另外一個是談到美國認為以他作為世界領袖所領導的自由民主體系,是不是接下來會受到中國的挑戰。有一些美國官員認為說,中國近年來在不跟美國發生軍事衝突的情況下,其實是在設立新的競 規則和遊戲。第一個是在所謂的灰色地帶包括南海的問題,其實雖然沒有和美國有衝突,但是已經獲得了勝利。第二個是在利用國內的製度法律改變,所謂依法治國,事實上讓美國的公司交出他們的智慧財產權,美國的公司在美國不會做的事情,比如說把自己的資料和後門交給美國政府,可是到了中國為了要進入中國市場,它願意這麼做。其實中國是以自己的國內法創造了一個凌駕在西方制度之上的體系。”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習近平在十九大工作報告中提到,從十九大到二十大,是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的歷史交匯期,中國既要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第一個百年奮鬥目標,又要乘勢而上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向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進軍。

被問到習近平已經為未來30年的中國定出了大戰略,台灣的未來又在哪裡? 曹郁芬表示:“我們要肯定習近平這裡面提出的和平發展的主調。因為我想不管在台灣或是大陸,大多數的人都不想看見戰爭。第二個就是說,雜音是台灣的生活方式之一,這是我們選擇民主的原因。沒有一個政黨會說我為這個國家奠定百年大計,也只有在一黨專政的獨裁國家可以去規劃這樣的未來。在台灣來說,即便是4年一次選舉,我相信如果台灣想到自己面臨的外部的挑戰是這麼的重大,所有政黨也不能只想4年之後要怎麼辦。這是台灣內部長期的政黨鬥爭的時候,需要真正好好反省的時候。我們面對的是一個把國家戰略拿來,而且把台灣融入它的國家戰略的這麼強大的一個對手。在這場競爭當中,如果台灣人繼續在自己的籃子裡面打架,就算打贏了以後,抬頭一看,是 是自己已經大勢已去,所以我相信這對台灣來講,也許現在雜音是我們的生活方式,但是真正的主政的人,必須在雜音之外清楚台灣真正重要的要掌握的是什麼。”

吳漢教授指出:“西方的政治學者也提出過一個論調,就是一個威權整體對經濟發展是有助力的。所以在新興發展國家裡面,只要經歷了威權政體,走向民主,經濟發展會有一個快速發展的力場。這個是一個模式,那麼中國大陸目前就處在這麼一個威權政體這樣一個狀況。威權整體並不是就是穩定的,內部也有很大的鬥爭,我們也看到習近平在執政前後面臨的是腥風血雨的一個鬥爭。可是我們可以看出習近平的確是非常的有能力,不但穩住了自己的權力,而且把國家建設這五年來很具體的呈現出來。這個我認為能看出來兩岸之間的領導人,在執政能力的比較上是相對客觀的,這不是民主的問題或者是威權的問題,而是說面臨權利競爭的問題上,誰更有實力把國家治理搞的更好。”

(VOA 樊冬寧)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