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年轻一代为何爱“喝丧茶”?


  在父母辈的人看来,如今的年轻人简直生活在天堂:他们生活富足,有着无可估量的职业前途。然而在年轻一代当中,却有越来越多的人感觉自己处于经济飞速增长带来的负面影响下。

  生活在中国大城市的年轻人中,对高速资本主义模式持疑虑态度的人在增加。他们不再盲目地相信进步和成就能带来一切。社会的期望给他们带来巨大压力,而个人前途却不再那么光明。这种沮丧和无力感如今在中国有了一个新名词--丧。这个词代表了新的一种文化氛围,它与共产党领导人所倡导的勤奋、乐观的"主流""价值格格不入。

  "'丧'是对中国社会一心一意追求传统意义上成功的无声反叛。这是在坦白:我没有做到。"27岁的赵曾良这样说。这位女作家和博主以其黑色幽默的帖子博得了不小的知名度。她表达了中国3.8亿18到35岁年轻人中很多人的真实想法。为了谋得更好的职场机会、改善生活水平,这一代人要面对激烈得多的竞争。

  生活愈来愈贵

  长期执行的独生子女政策导致父母和祖父母在唯一的孩子身上加载太多的期望。孩子应使出洪荒之力到大城市谋职,找到一份高薪工作、买房。但要做到这些越来越难了。中国的大学每年向劳动市场输送800万毕业生,这几乎是1997年的10倍。大学生的平均起薪今年已降至4014元,降幅达16%。一份问卷调查显示,即便是有留学经历的名牌大学毕业生,大多数人第一份工作的薪资水平都远远低于自己的设想。

  与此同时,住房开销却节节上涨。据中国最大的房屋交易网站房天下公布的数据推算,在北京一套二手的两室公寓,平均价格都约合79万欧元。从房价与可供支配的人均收入的比例看,北京的房价已经远远超过了纽约。根据租房网站"自如网"的数据,北京的房租在过去5年里提高了三分之一,平均租金已达到360欧元。易居房地产研究院(E-house China R&D Institute)的调查显示,这是北京居民平均月收入的58%。

  天价住房让很多年轻人只能住到城市边缘地带,长途通勤上下班。另一个后果是,中国人结婚、生子越来越晚。

  一事无成奶茶

  在中规中矩的中国社会,面对自己的"失败",面对长期的压力,人们的沮丧无处宣泄。就连互联网上,也不是什么话都能说。中国社科院的学者肖子阳(音)表示,为了防止社会问题爆发,政府必须控制公共言论。部分有着良好教育背景的年轻人的颓丧情绪让政府也开始担心,将其视为悲观主义的危险征兆。

  今年8月,人民网也载文分析"丧"文化,称之为一种"极端、消极、绝望的心态,很值得关切与讨论"。

……

(德国之声中文网,叶宣/达扬)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