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敏爾的艱難時刻


在中共19大召開之前,中南海權力核心人事佈局,比較複雜,就習近平而言,較多精力傾注於未來,因為第一個5年任期轉瞬即逝,可能有些事情的處理,非自身所願,主要是江胡留下的人馬,需要與其共事,而19大之後,或許有些不同,故他必須把自己的嫡系安排在中央政治局裡,於是,就有了陳敏爾搶位亮相的機會。人們已經看到,在7月中旬,陳取代孫,而成為重慶市委書記,無疑地,陳可能連跳兩級,才能如願,但縱觀中共建政以來歷史,接班人鮮有善終,毛澤東與林彪之關係與結局,是也,這方面海內外多有共識,筆者認為,陳敏爾化解危險處境的唯一最佳辦法就是:真正肅清薄王餘毒,平反重慶冤假錯案。

這的確有一些難度,首先,王歧山提出的中巡組「回頭看」,清除薄王「餘毒」,不用「餘黨」一詞,可能基於對重慶地方官抵制的擔憂,也可能限於王的個人品行,或許他衹是一種藉口,用來打擊政敵,而為習的嫡系掃清上升的道路,郭文貴的海外爆料,似乎佐證了後一條。不論如何,對陳敏爾來說,都是一個表現自身能力的機會,這就看他思想性格中,有無真正的理想和抱負,有無同情弱者和嚮往「依法治國」的願望,從他在貴州任職5年,全力於「精緻扶貧」看,好像他還不錯,人們不希望畢節市的兒童困死垃圾桶的悲劇重演,而看重陳敏爾的義舉,雖有香港《前哨》雜誌2017年9期題為《陳敏爾債台高築陞官》的文章指責,但他畢竟抓在點子上,也算有點良心。要說舉債,中共的21個省市區大員,哪個不是?


RFA

明鏡打賞功能:
http://bravo.mingjingnews.com/2017/01/bravo.html 

***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