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高層人事潛規則 政治繼承始終難解


中共19大專題(中央社記者朱建陵台北25日電)多數民主國家規定,領導人連選得連任一次,時間到點,只能下台一鞠躬,沒有什麼政治繼承問題。但對非民主的中國大陸體制來說,政治繼承始終是一個嚴重的政治問題。

中共第一代領導人毛澤東一人獨裁,先後廢掉林彪、劉少奇等「接班人」;1976年毛過世後,接班人華國鋒靠著一場宮廷政變擊垮「四人幫」上台;但華國鋒未久即被第二代領導人鄧小平挾著龐大軍事、政治支持力量打敗,1978年底起,中國大陸進入鄧小平主政時代。

鄧小平一直思考著政治繼承問題,在罷黜了自己所立的胡耀邦、趙紫陽兩個「接班人」之後,鄧小平選定了江澤民,並立下了「集體領導」、「隔代指定接班」的潛規則。

依據「集體領導」,不能總書記一人說了算,重大決議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共同決定;依據「隔代指定接班」,鄧小平既選了江澤民作為接班人,也選了胡錦濤作為隔代接班人。

往後中共第三代領導人江澤民下台,只能指定中共第四代領導人胡錦濤之後的「隔代接班人」。2012年,習近平在中共第18次全國代表大會(18大)出線成為第五代領導人,江澤民在幕後擁有極大發言權。

鄧小平的這兩種政治繼承潛規則設計,目的都在避免毛時代的權力太過集中問題。鄧之後的江澤民主政時期,又發展出「七十歲劃線」與「七上八下」潛規則。

但和鄧不同,江澤民這兩種潛規則,充其量,只是一種權宜之計,不料卻成為近年推測中共政治繼承的主要根據。

所謂「七十歲劃線」,就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超過70歲不尋求連任。1997年中共召開第15次全國代表大會(15大),此前盛傳「水落石出」(江澤民下、喬石出),民望高於江澤民的時任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委會委員長喬石,對江澤民構成很大的權力掣肘。於是,江澤民提出「七十歲劃線」規則,讓喬石屆齡退下。

「七上八下」針對的是時任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全國政協)主席李瑞環。

2002年中共第16次全國代表大會(16大),胡錦濤接班,原本應該告老還鄉的江澤民企圖繼續把持朝政、掌握高層人事。人稱「小木匠」的李瑞環,則是江澤民最不喜者,於是江又設計出一個「67歲繼續幹、68歲下台」的潛規則,讓當年正好68歲的李瑞環乖乖下台。

這幾項中共高層人事潛規則,幾經運作,至今已經略有變化。

以中共總書記加大陸國務院總理的兩人接班模式看,胡錦濤在接班的位置上磨練了10年,從「預備儲君」到「儲君」,而後才正式出任總書記。到了胡錦濤交班給習近平,已經沒有10年的準備期。習在2007年的中共第17次全國代表大會(17大)進入政治局常委會,準備接班的時間只有5年。

照理說,必須進入政治局常委會才算「立儲」,但現任中共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甫下台的前中共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兩人,在2012年中共18大進入政治局,未入常委。但由於兩人年齡明顯屬於接班序列,海外多視他們兩人為下一代的接班人。

於是,接班準備又轉為10年,只是改為從政治局委員位置坐起。而今,孫政才因案被廢,胡春華是否能在中共19大進入政治局常委序列仍未可知。

基於前述潛規則,中共高層領導人事出現一些奇怪的狀況。例如,接班人一次做滿兩任,接班時的年齡必須在58歲至62歲中間(低於58歲,則兩任之後還不到下台年齡,高於62歲,則無法做滿兩任)。

其結果,中國的政治接班人只能是1940至1944年出生(如胡錦濤1942年)、1950年至1954出生(如習近平1953年)或1960至1964年出生(如胡春華1963年),西元出生年數末碼為5至9者,毫無機會。

其次,在領導人任滿一任的「小換屆」(如中共15大、中共17大)中,除兩名接班人之外,其餘政治局常委的年齡區間都必須和現任領導人同,只能做完此屆。到下屆大會「大換屆」時,除兩名接班人外,其餘政治局常委全數下台,以避免「老臣」對「新君」造成掣肘。

比較奇怪的是,中共18大的人事安排,依年齡潛規則,到中共第19次全國代表大會(19大)時,政治局常委中也是只剩下習近平、李克強兩人留任。這種安排是否形成新的潛規則,目前尚未可知。

再有,依年齡區間,可任兩屆政治局委員與只能擔任一屆者的比例,17大為12比13,18大為14比11,這種類似比例,以及常委人數7人、政治局委員總數25人的安排,是否形成慣例,也有待觀察。1060925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