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权还是要钱?剖析当今“红二代”的众生相


 

文章说,2016年12月26日,一群红二代们在北京召开了一个“毛诞纪念会”,有朋友将这个视频发给了我。会上讲话的人也不知是哪个开国将军的后代,看年龄也不算小,讲得颇动感情的。他们向中央要求将“毛诞日”定为“人民节”,并说签名的有刘少奇的后人、彭德怀的后人(侄女)还有罗瑞卿的子女;另外极力赞赏薄熙来家属深明大义,表示要以大局为重,不要为熙来的事影响党的团结。甚至说他们到监狱探望薄熙来时,薄熙来也要他们拥护习主席的权威,要把党内团结放在首位云云……最后,他铿锵有力地说:“近平同志这几年干的好哇,我们没有理由不支持他”。下面爆以热烈地掌声。因讲话比较长,本文就不作详述了。

看完视频后,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慨。中共自从井冈山割据开始,没有一天停止内斗的,他们互相残杀起来,是毫不留情的。当年在井冈山和鄂豫皖苏区肃反,整AB团、改组派极其残酷无情,红军百分之九十将领都被杀害了。按理说,这种邪恶的组织谁还愿意参加,然而是越杀越抱得紧。前中共元帅徐向前在他的《回忆录》中有这一段话:“当时内部杀了那多人,也没有把我们党搞垮,把红军搞垮。人心向着共产党,向着红军。不革命,人民没有出路。干部被抓一批换一批,再抓一批再换一批。被肃掉的同志,难以数计。队伍就是不垮,极少有人叛变投敌……”(徐向前〈历史的回顾〉) 这说明什么呢?他们都交了投名状,没有退路了,只有抱团取暖了。

1949年中共夺取政权后,毛泽东继续整自己人,这些红二代的老子们没有不被毛整过,有的整死了的,如刘少奇、彭德怀、林彪;还有整残了的,如罗瑞卿。这是大官,还有无数小官。古人曰,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这是无论如何不能宽恕的,当年王光美抱着丈夫的骨灰在海上痛哭流涕,不到几年却到“纪念堂”参拜他的仇人,并且带领她的孩子和毛家后人共进晚餐。刘源荣升上将后,亲自为毛的孙子毛新宇授衔。

据网上报料:毛新宇到湖南,向少奇爷爷敬献花圈,刘家的叔叔们也常在各种场合表达对毛伯伯和岸英大哥的崇敬——无产阶级革命家之间的分歧或者矛盾,和世俗社会尤其是武侠小说中的江湖恩怨,不可同日而语!

刘源和薄一波的儿子薄熙成(薄熙来之弟),作为男女方媒妁,曾促成了李讷儿子的姻配良缘。婚礼上,刘源面对几百位毛家的亲朋好友,从容讲了一段坦荡激昂的话,颇耐人寻味:“青史凿凿:毛刘合力,国之幸、民之福,成就了历史上最辉煌的革命事业;毛刘分离,国之殇、民之难,也铸成两位伟人和两个家庭的最大悲剧。我们今人,必须力保先辈的成功,避免他们的失败,光大真理,扬弃错误。这才是真正的好后代。 对我们两家,最简单的事实证明,和则盛、斗则衰,合是正确、离是谬误。我们两家后人,最起码应该做到,和而不斗,合而勿离。……”

民国时期侠女施剑翘用十年时间为父报仇刺杀大军阀孙传芳,并且施从滨还是他的养父,这种有血性的女子让这些红二代们汗颜。然而,对于这些人性已经扭曲红二代们已经不起作用。笔者拭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剖析他们的内心世界。

一,“投名状”时代已过,现在是“既得利益”让他们抱团取暖。

什么是“投名状”?就是叫你在进入绿林之后,就交了再也别想有回归之路的卖生契。古代人要入伙当土匪,为了表示自己的决心和真实性,需要杀一个人,用人头来报号的意思。《水浒》里林冲投奔梁山时,当时的山寨头领白衣秀士王伦叫他拿个人头来入伙。中共当初搞革命时也就是搞“投名状”,当时参加红军的人基本上都杀过人,有的竟连自己亲老子都杀了的也有;既使没杀过人,也做了不少伤天害理之事,作家于建嵘写的《我的父亲是流氓》就说他父亲当年就是一个小混混,在村子里专搞偷鸡摸狗的事,甚至夜晚偷看别人夫妻床第之事,搞得年轻夫妻晚上都不敢睡觉,最后村民将他暴打一顿,赶出村子。他走投无路,投奔革命,尔后当了中共市委书记。这些人之所以被吹嘘革命立场坚定,是由于已经没有退路。因此,无论内部怎么互相残杀,他们也不愿退出这个队伍。这就是徐向前所说的“人心向着共产党,向着红军。不革命,人民没有出路。”的意思。

今天的红二代们,按说也勿须像他们的老子们搞什么“投名状”了,虽然坏事也做了不少(如文革初期打老师、抄家、破四旧),但杀人的事比他们的老子们毕竟少些(有些革干子弟也有血债),为何也要抱作一团,甚至像王光美、刘源做出让人匪夷所思的事呢?只有一个解释,就是“既得利益”。

我们知道,改革开放,获得最大利益的是这些红二代们。他们利用特权,占用国家公器,将权力市场化。这些红后代们,凭借权力优势,以不公正手段聚敛国民财富,个个搞得盘满钵满,已有八成成为亿万富翁。他们要保住自己的利益,必须要保住维护其利益的党,要保住党,必须保住两个人,一个死人,一个活人;死人就是毛泽东,活人就是不让共产党倒台的现今领袖。他们知道,毛泽东一倒,这个党的灵魂这没了,接下来中共必倒不可;现今领导只要维护毛泽东,维护这个党,他们必然拥护。这就是他们所说,“近平同志这几年干的好哇,我们没有理由不支持他”的原因。

我们再来看刘源为何要和毛后人捐弃前嫌,重归于好。他们认为,虽然毛杀了其父刘少奇,但他们深知,没有毛就没有共产党;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他的今天,也没有今天的上将军衔和享有优越的生活待遇,这都是由于这个党的存在,没有党就没有这一切。保住了这个党就保住了自己的利益。在既得利益面前,一切个人仇恨都可化为乌有。因此,他们没有理由恨毛,这也是多数红二代的心声。所以,在当今现实利益的驱动下,他们不可能不抱团取暖。这也是他们最害怕走民主宪政道路的原因。

二,当今“红二代”迫切需要一个他们的“代理人”。

既然要保住既得利益,那就一定要寻求保护伞,中枢要有他们的代理人。这个代理人一定做到既不能亡党,也不能亡国。他们也知道当今腐败已经危及到这个党和国家,不反腐也不行;反腐他们这一群人多数都可能被揪出来,要保住自己的财产,必须不能让共产党垮台,一垮台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他们的如意算盘是既反腐又不反到他们头上,这样既平了民愤又不会影响到自身利益。这一点习恰好做到了。习在反腐中并没触动太子党的利益,这叫他们怎么不拥习?谁都知道,要想比较彻底解决中国的腐败问题,只有一个办法,走宪政民主道路。然而习近平却坚持以党治党,拒绝走这条道路,并将这条路称之为“邪路”,这正是这些红二代们求之不得的。这些红二代们就怕走民主宪政道路,因为一走,他们钱没了,权也没了。而习虽然和他们想的不尽相同,但大方向却是一样,这个大方向就是一定要保住这个“党”。

但是,这些红后代们又有些担忧,“习王”如果动真格地搞,他们怕“反腐”这样一直反下去很难说哪天会降临到自已头上,有点惶惶不可终日。所以他们表面上支持习反腐,暗地又动起歪脑筋了。据香港《争鸣》杂志报导,中共十八大后,红二、三代全体出动,各派系搞串联,联署致信政治局和习近平,就当今国策提意见,并向中央组织部、民政部、公安部申请成立有背景的民间组织,什么毛思想研究会,国家统一协会,举办可邀请高官站台的公开活动。红后代非常清楚,十九大将决定他们的特权利益何去何从,他们此举是借十九大寻求政治空间,分享政治权力,保护他们的政治和经济利益。看来他们对这个“代理人”又有点不放心了。

三,“红后代”并非铁板一块,还要作具体分析。

客观地说,对这些红二代还不能一概而论。从当前来说,“红二代”要分作几类。一类是,“打江山坐江山派”,认为江山是他们父辈打下的,就得让他们的后人坐。他们要让红色江山永不变色。这与他们的家庭有关,这些人的父辈基本上是一些军人家庭出身,老子们皆为没有什么文化的粗人,如林彪的几员大将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据说黄永胜临终之时,对他的子女说,“你老爸连骨头都是红的”。他们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那一套。这些人相当顽固,西方的民主思想是他们不共戴天的敌人。这一群人在红后代占有的数量比较大。

另外一部分人,其父辈对中共的罪恶有所反省,能认识到共产极权体制的弊端,属于中共内部比较开明的人,因此对其后人也有一定影响,如胡耀邦、赵紫阳的后代,他们基本上没和这些红二代搅和在一起,这一类人占少数。

还有一些,他们可能看得更深一些,看得更远一些,知道中共如果继续坚持共产极权专制是没有出路的,只有走民主之路才能得以起死回生,这些人一般文化层次比较高,加上受到西方社会的现实影响,如罗瑞卿之子罗宇。罗宇曾给习近平写了不少的信,以称兄道弟劝他走民主宪政之路。

但这些人和我们民主派人士还是有不同的,虽然他们也知道中共坚持走极权道路不通,但他们对共产党、对毛泽东还是有感情的。他们此举只不过是为了救党而已。如罗宇《告别总参谋部》中吹捧毛泽东:

“战争年代,毛泽东是头脑清晰,用人得当,英明伟大,一点不过分,否则一百万小米加步枪怎么打败三百万美式装备?毛泽东农民革命战争这一幅波澜壮阔的画卷,是中华民族文化之一,是战争艺术的瑰宝,是古今中外几千年历史的佼佼者。实际上对这场战争的赞美,不是过分了,而是还不够。”“毛泽东当年抛弃一切,拉大旗,上井岗,立志当皇帝,这是何等的有志气。纵观天下,我还看不出来今天的中国有一个可与当年毛泽东相比的知识分子。”

所以,他们这些人不可能有我们民主人士对暴君的仇恨;对中国民众在毛共极权专制下所受到的悲惨遭遇的同情;对尽快摆脱中共专制的迫切希望。这些人上了台,也不可能对毛犯下的滔天罪行进行清算。

四,说说习近平和这些红二代的关系。

中共元老陈云曾说:“还是把权交给自己的孩子放心,起码不会挖祖坟。”由于当年邓小平隔代指定接班人,让胡、温任期两届。在胡温任内,将薄熙来搬倒,这让中共尚在的老一辈很不放心,那些红二代们也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因此,他们已经觉察到,再不能把权交给无红色背景之人,习近平也是在这种情况下被培养接班人的。习也属于红二代,其父习仲勋曾任西北局第一书记,改革开放后任广东省委书记和国务院副总理。据悉习近平是肩负着红二代的重托,不能让中共垮在他手上出山的。习上任后面临着政府官员腐败、军队腐败、无官不贪的破烂局面。习也认识到,要想中共不亡,必须反腐,这样才能收买民心。但当反腐继续深入时就有点卡壳了。作为一个执掌全局的人,他当然考虑到多一些,而那些已经得到好处的红二、三代们就不会这样想了,他们要保住自己的利益,在里面搅局了。因此,习面临着,这个“腐”反下去有点难,不反下去也不行,处在进退维谷的状况。此时此刻,那些红后代们如果不识相,提出过多要求,习也不会满足他们。据说去年王岐山、赵乐际、栗战书分批找红二代座谈,要求他们自律,并警告他们不要拉帮结派。这种事情在封建时代也有过,北宋时期,高逑尚未发迹时结交了一些泼皮赖货,高逑当了衙内后,这些泼皮总上门闹事、无理纠缠,最后被高逑一顿乱棍打出衙门。

……

(民主中国 南风)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