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人生十字路口的华裔网球姑娘


Nick Pachelli

翻译:董楠

前不久,17岁的刘婧文成为1992年以来第一位获得温布尔登女单青少年组冠军的美国人。

上大学,还是成为职业网球手?

在前不久的一次练习中,刘婧文把一记轻松的正手球打出了底线以外的围栏,不禁用手捂住了前额。

“笑一笑,你玩得正开心呢,”她的教练克里斯·托茨说。

“是吗?”她笑着说。

她应该开心。17岁的刘婧文是目前世界排名第一的青少年选手,WTA排名第292。在过去三个月中,她在比WTA巡回赛低一级别的职业巡回赛中获得两项冠军,并成为继1992年钱达·鲁宾夺冠后第一位获得温布尔登女单青少年组冠军的美国人。本月的美国西部银行经典赛是她在WTA巡回赛正式赛事上的首次亮相,比赛中她在第三盘以5-2领先尼古拉·吉布斯,之后表现下滑,在首轮输掉了决胜局。

刘婧文于2015年首次获得关注,当时14岁的她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赢得一项职业巡回赛冠军,成为自1996年安娜·库尔尼科娃以来最年轻的职业赛事女子冠军。三个月后,年满15岁的她的打入美国公开赛资格赛的最后一轮。

这样的成绩势必带来压力,然而刘婧文还是在抵制对一个少年网球新星的典型叙事。如今她已经来到个人发展的一个关键时刻,要在上大学和成为职业球员之间做出抉择。

如今美国有一大批前途无量的女球手,刘婧文是其中之一,然而她们大多已经转向职业。18岁的茜茜·贝丽斯排在前40。15岁的凯拉·戴排在前150。15岁的阿曼达·阿尼西莫娃在今年的法国公开赛上打了平生第一场大满贯正赛。

刘婧文对阿尼西莫娃保持全胜,三个月前在佛罗里达州那不勒斯的一项赛事中战胜过戴,并拿到冠军。不过和这些少年对手不同的是,离高中毕业还有一年的刘婧文一直在考虑上大学。

刘婧文的故事在很多方面是和同龄人不一样的。

不同于多数顶尖的青少年选手,她从没上过网球学校,也没有为了打球而离家。她在加州千橡市长大,到51英里开外卡森的美国网球协会所在地受训。刘婧文的妈妈周雯每天开车接送她训练。

她的父母不是教练,不是网球家庭出身。她的父母都是化学家,来自中国的移民。她没有经纪人,但有不少邀约。她出门比赛没有一大群跟班;只有供职于网协的教练托茨陪着她。

“目前我希望尽可能简便一些,这方面克里斯真是帮了大忙,”刘婧文说。

她的父母当年在加州大学看了一场巡回赛,还有在加州印第安维尔斯的一项ATP-WTA合并赛事,从此对网球产生了兴趣。

“我们在来美国之前没见过网球场,”周雯说。

她和丈夫龙斌(音)参加了一个消遣性的联赛,开始上网球课。他们的女儿会在客厅里玩他们的球拍,把球打得到处都是。

在她五岁那年,迈克·詹内特给她上了第一堂网球课。“基本上一看就知道她是与众不同的,”他说。

詹内特是加州路德大学男子网球班的教练,他很快注意到,刘婧文可以打出上旋球。他说到了八岁的时候,她已经有了极佳的步法和球场意识。

“她能在变向跑动中打上升球,”詹内特说。“而且是有持续性的。她明显比其他人强,掌握着更多应对不利局面的技巧。”

在最初的巡回赛中,刘婧文已经可以在地区和国家级比赛里走到很远。许多有抱负的年轻人这时候会选择搬到南佛罗里达去,有许多大满贯赛事冠军是在那里起步的。但是刘婧文一直待在家中。

“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有跟随其他人的必要,”刘婧文说。“我的教练和父母很支持我,让我自己做决定,没有施加任何压力。”

打破常规的意愿促使她选择了一周七天的训练方式。

“我跟她说一定要休一天的,但她就是不听,”詹内特说。

她还读了皮特·桑普拉斯的《冠军头脑》、安德烈·阿加西的《开放》(Open)、特蕾西·奥斯汀的《中央球场之外》、张德培的《掌握人生发球权》和拉菲尔·纳达尔的《拉法》。或许正因如此,美国网联负责球员发展的总经理马丁·布莱克曼说,刘婧文是“现役年轻球员中球商最高的选手之一。”

刘家远非什么网球殿堂。家里几乎看不到任何奖杯,唯一看得到的网球是给家里一只名叫“巴迪”的德国牧羊犬用的。

“我的家就像是避风港,在这里我用不着考虑网球,”刘婧文说。“我们之间不谈网球。”

他们不需要谈。他们都知道刘婧文的终极目标:赢得大满贯冠军,成为世界排名第一。

“她无所畏惧,”托茨说。“她的发球虽然比别人短一点,但是力量很大。她想向前。她想扣杀,她球感很好。“

尽管刘婧文身高只有5英尺6英寸(约合168厘米),但她击球很重,此外动作很快,双手都能灵活地反手击球。

“总而言之,她知道怎么掌握百分比,知道如何控制球场和得分,”布莱克曼说。“这在她这个年龄的参赛选手当中是不多见的。”

对于刘婧文来说,是否成为职业选手,取决于她对自己在职业巡回赛上的表现感觉如何,以及她对自己生活的长远规划。

“我们一家人很重视教育,我想我能从大学里学到很多,”她说,“但是现在,我又打得更好了,成为职业球员是一个更大的选择。”

2015年,15岁的刘婧文成绩很好,本可以转为职业球员,但在去年,她进入低谷。

“当时,我打得很糟,”刘婧文说,“当时我以为自己肯定要去上大学了。”

但是,在2017年,刘婧文的排名从674名上升至前300名。她是前300名中第四最年轻的球员,走职业路线突然之间再次成为一个选项。

布莱克曼表示,年轻球员选择去上大学还是参加职业巡回赛是会有周期性波动的,现在更多的年轻女球员选择走职业路线,尽管女子前100名的平均年龄是25.5岁。

“每年挤进前100名的机会并不是很多,所以大学的网球竞争正变得更加激烈,”布莱克曼表示。“很多教练正变得更灵活,允许学生去打职业赛事,所以不再必须是二选一。”

刘婧文的母亲承认自己不太了解职业巡回赛,所以“我读很多东西,跟人交流”。

她和丈夫成了张君培的朋友,后者是张德培的哥哥兼前任教练。他们向他请教职业球员的生活状况。

“他说,就算你进入前50,也不一定能成就很好的事业,”周雯说。“如果你在50名左右,你就像个普通工作者,你去参加巡回赛,基本上收支相抵。那是一份很艰苦的工作,可能非常孤独。”

8月底开始的美国公开赛将成为评判刘婧文的时刻。差不多在那个时候,她可能挤进前200,布莱克曼认为那是评判一名年轻女球员是否应该走职业路线的最佳指标。

上周,刘婧文有可能获得参加美国网联在圣迭戈举行的全国硬地网球锦标赛主赛的机会。刘婧文在四分之一决赛中输给了第二最年轻的球员、15岁的惠特尼·奥斯维格,后者在佛罗里达州的IMG学院受训,立志成为一名职业球员。

刘婧文能以外卡参赛选手的身分参加公开赛的资格赛。如果她不能参加主赛,将很可能参加青少年锦标赛。

……

(纽约时报中文网)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