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海外?中国投资者面临双重障碍


 

在2016年中国海外并购额创下纪录水平之后,中国海外并购交易面临着新的障碍,一边是外国监管部门越来越警惕,一边是中国政府严控资金流向。

在2016年中国海外并购额创下纪录水平之后,中国投资者面临着越来越警惕的外国监管部门,以及决心控制其资金流向的中国政府。

年利达律师事务所最近的一份报告预计,今后10年中国海外并购投资总额或达1.5万亿美元。据Dealogic数据,这一规模是过去10年总额的两倍多,但年均与目前水平差不多。

2017年上半年中国海外并购额总计726亿美元,其中欧洲占比最大。这远低于2016年上半年创下的1,293亿美元的纪录水平。

导致今年冷静预期和海外并购额剧降的因素包括中国政府整顿非理性海外交易,比如与投资者核心业务无关的高价房地产交易。

虽然中国政府并未压制海外投资本身,但银行家、《中国银行业转型》作者James Stent表示,中国政府正采用更加严格的标准审批那些符合国家利益的投资。

Stent表示,中国政府目前严格监控不属于企业核心业务战略或不符合国家利益的海外投资,对海外足球队的轻率投资、以及高杠杆金融集团显然不符合国家利益又与其明确界定的核心业务战略无关的投资,均受到限制。

上周五中国政府首次公布了海外投资官方指引。新规定将限制在酒店和体育俱乐部等方面的投资,但计算机芯片等科技行业投资不受限制。

与此同时,西方政府也在采取行动阻止中国企业获得当地基础设施过多控制权,并阻止其进入可能引发国家安全问题的行业,这也可能影响中国对外并购投资模式。

年利达律师事务所的报告称,中国企业向海外能源基础设施、高科技和电子产品行业的扩张面临尤其严格的审查。最近关注度很高的一个案例是,澳大利亚出于安全担忧拒绝了中国国家电网公司和香港的长江基建集团有限公司收购该国第一大电网Ausgrid 50.4%股权的交易。当时澳大利亚国库部长莫里森表示,做这个决定时,首要考量是国家利益。

可能因安全担忧而面临交易阻力的企业还包括支付处理系统、信用评级公司,这类公司如果被中资收购,中国公司可能藉此收集消费者数据。

德勤中国服务部高级顾问Ken DeWoskin认为,对这些公司最终所有权的担忧较多。

在美国,今年有好几桩交易未能及时获得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批准。这其中包括蚂蚁金融服务集团以12亿美元收购总部位于达拉斯的支付公司速汇金的交易,以及中国海航集团收购前白宫通讯主管Anthony Scaramucci的对冲基金投资公司SkyBridge Capital控股权的交易。蚂蚁金服由中国亿万富翁、阿里巴巴集团共同创始人马云控股。

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在《华尔街日报》评论专栏中写道,全球许多政府奉行的政策使得美国工人和企业处于不利境地,对于这些政府,美国总统特朗普及其政府释放出明确信号:是时候重新调整你们的贸易政策了,要让政策公平、自由、互惠。

欧洲一些议员已经表达了对中国在欧投资增加的担忧,称这一趋势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欧洲企业在华投资并未获得相应待遇。但在6月份的一次欧盟峰会上,议员否决了法国总统马克龙有关加强欧盟对外商在当地投资控制权的提议。

在具体的成员国中,作为许多中国投资的目的地,德国最近扩大了政府否决欧盟以外投资者收购本国公司的权限。

……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Emma Johanningsmeier)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