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中国政治犯面临严峻健康威胁


 

一名被当局羁押的中国活动人士在治疗肝病的请求遭无视后去世。另一名活动人士在胰腺问题被狱医误诊之后,承受了多年的慢性疼痛。

被监禁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已经患上了晚期肝癌,有人指责他没有获得适当的治疗,这引起了人们对中国监狱一些做法的审视,一些人权倡导者说,中国监狱常常不让异见者获得医疗救助,以此来恐吓和惩罚他们。

人权专家和前囚犯表示,一些监狱会拒绝囚犯对体检和医药的要求。还有一些监狱会让病中的囚犯继续遭受肢体虐待和营养不良。在某些情况下,慢性和重大疾病得不到治疗,或者再三推迟治疗。

权益组织人权捍卫者的研究员法兰茜表示:“良心犯及其家属是真的很担心,就算让他们缺医少药而死去,当局也没什么可怕的。”

现年61岁的刘晓波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11年有期徒刑,目前正在服刑,东北城市沈阳的一家医院上个月宣布,他正在接受晚期肝癌治疗。

批评人士指责监狱官员没有尽早让刘晓波治疗癌症,他们认为,如果早点治疗,恢复的可能性会更大。本周一,中国当局拒绝了把刘晓波送到国外就医的呼吁。

活动人士说,这些决定体现了一个倾向:监禁中的活动人士的健康遭到忽视。

自2012年习近平成为中国领导人以来,执政的共产党对批评者采取强硬路线,监禁了大量活动人士、律师和记者。服过刑的异见者表示,他们在监狱里会继续遭到骚扰。

“囚犯依然被视为敌人,”2008至2011年期间遭到监禁的活动人士胡佳说,“他们需要把人当人看。”

胡佳说,他腹部感到疼痛,被医生多次误诊为岔气。获释后,医生发现他实际上患有急性胰腺炎,这是一种可能会危及生命的疾病。

至少在近期的两个案例中,遭到监禁的批评者曾要求保外医治危及生命的病症,但遭到拒绝,之后两人相继过世。

人权活动人士曹顺利在北京领导一个人权活动之后遭到羁押,她请求保外就医治疗结核病、肝病等疾病,遭到拒绝之后于2014年去世。

2015年,著名的西藏宗教领袖勒仁波切过世。当时他因涉嫌“煽动分裂主义”遭到监禁,去世前他曾要求保外治疗心脏病,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政府说,他们并没有剥夺政治犯获得医疗救治的机会,将其作为一种报复手段来使用。中国外交部本周一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中国多次表示,中国司法部门依法保护囚犯的所有权利。”

关押着逾160万名囚犯的中国监狱向来恶名昭彰,里面充斥着严刑拷打、强制劳动和营养不良的情况。活动人士称,在监禁期间身患疾病的政治异见者要面临其他的健康威胁。

……

(《纽约时报》中文网)

专家表示,在有些监狱,医务人员对治疗囚犯持一种矛盾的心态;也有人缺乏训练和设备,没有能力治疗重大疾病。2011年对上海一座监狱进行的调查显示,有28%的医生表示,病人的犯罪性质会对他们的诊断和治疗产生影响。

来自华南地区的人权律师唐荆陵去年以颠覆国家罪被判五年徒刑,上个月他病倒了,心脏感到刺痛,但他所在的位于广东南部的监狱不愿给他治疗,这些消息来自唐荆陵的亲人。

“我们是希望得到更好的医治条件,监狱很多医疗设施是缺乏的,”唐荆陵的妻子汪艳芳说。“这种环境对人的身体和精神是造成严重伤害的。”

倡导人士表示,在中国,决定能否保外就医的通常是执法官员而非医生;因此许多要求假释的请求都会被拒绝。

中国的宪法规定所有公民都有权享受医疗服务。依照联合国的标准,要求获得治疗的囚犯应该被送往“专门院所或平民医院”。

中国政府偶尔也会显示出妥协的迹象,比如在2015年,它曾批准高瑜保外就医,这名记者当时正因泄露共产党文件的指控在监狱服刑。高瑜患有高血压和心血管疾病。

不过,那些被允许保外就医的人往往也会受到严格的监视,很少能根据自己的意愿选择医生。

监狱中的拷打和其他虐待行为使许多囚犯的健康问题恶化。因为餐饮质量很差,营养不良的情况在一些监狱十分常见。人权倡导人士称,睡眠剥夺也经常当作一种策略,用来对付异见者。

来自华南地区的民主活动人士杨茂东正在服六年徒刑。据他的亲戚透露,他去年在广东的一座监狱被狱警剥夺睡眠的权利,还遭到他们的骚扰。51岁的杨茂东——网名郭飞雄——体重掉了三分之一,行动困难。

杨茂东告诉亲人,他被送到了一家医院,但依然受到折磨。他和其他四名病人被关在一个没有窗户的小房间里,狱医拒绝给他们做身体检查。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