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和尚惊世骇俗,泰国佛教怎么了?


世俗诱惑无所不在,僧袍足以与纱帽媲美。花和尚、坏和尚、假和尚频频曝光,泰国佛教怎么了? 虔诚信徒怎么办?不久前,曾经在泰国佛教界引发大地震的“花和尚”被引渡回国……

这一幕很不和谐:几个和尚,剃着光头,裹着袈裟,坐在私家喷气机内的真皮椅上,身佩各色时尚豪华玩意儿。

2013年,这段视频在YouTube曝光,迅速蹿红。

泰国特别调查部DSI随后调查发现,俗名乌拉普·苏克福的主角和尚生活之奢华令人目瞪口呆。他们发现他在10个银行账户中存有至少2亿泰铢(约合600万美元),他还曾买过20辆奔驰轿车!

乌拉普在美国加州南部建了豪宅,在老家也有一栋装修俗艳的豪宅;他还仿造了一座泰国皇宫内的大玉佛,并且宣称里面有9吨黄金(后来证实这是假的)。

DSI说,有证据表明,乌拉普和多名女人有过性关系。其中一位女人说,她只有15岁时就给他生了孩子。DSI介绍,DNA检测支持这一说法。

乌拉普逃往美国。四年后,泰国总算将他成功引渡。乌拉普否认舞弊、洗钱、强奸指控。

和尚没少干坏事

一个和尚,年仅20多岁怎么就有这么大的影响力?怎么能够被允许做这种明显违背"教规"的事?和尚根本不该碰钱,性更是绝对不可以有。

在泰国,和尚干坏事并不新鲜。现代生活诱惑力太大,发生过许多和尚巨富、吸毒、跳舞、和男人或女人有性关系、虐待男孩女孩的案例。

还有一些寺庙,通过巧妙宣传有个性魅力的和尚、有"超自然能力"的方丈,吸引大批虔诚信徒。

他们利用的是现代泰国的两个社会现象:都市中的泰国人渴望精神安慰,他们失去了和传统乡村寺庙的紧密联系;相信向有影响力的寺庙慷慨捐款会给他们带来更大的成功、更多的财富。

看起来,乌拉普借的也是这阵风。2000年代初期,他来到泰国东北部贫穷的四色菊府,在一个村子捐赠的地上开了一间庙。但是,据地区负责人Ittipol Nontha介绍,当地人很少去他的庙,因为他们太穷,给不起乌拉普希望得到的那种香火钱。

他说,后来乌拉普开始办很排场的各种仪式,卖护身符,仿造了玉佛,吸引来自其他地区更有钱的信徒。

这些信徒说,他们被乌拉普温和、热情的声音所诱骗,相信他说他有特异功能,比如在水面行走、和神通话。乌拉普也向省里有权有势的人大肆捐款;他买的那些豪车中许多都是送给重要和尚、官员的礼物。

就算今天,乌拉普还是有支持者的。他们说,他内心里其实是好人,他有权享受信徒捐赠的奢侈品。

和尚没少出丑闻

一连串丑闻曝光之后,泰国人现在公开谈论佛教面临的危机。最近几年,和尚总数急剧下降,许多小村寺庙没有足够的财力支撑下去。

管理和尚的机构是"僧伽最高委员会"(Supreme Sangha Council),但是委员会成员是一群老和尚,直到今年以前,连续10多年没有像样的最高领导,效率低下。

国家佛教办公室的职能也是调控宗教事务,但同样领导层混乱、被控财务违规。

泰国政府现在颁布新法规,要求寺庙公开财务记录(泰国寺庙每年接受捐款总额达30-40亿美元)。政府还在考虑引进和尚数字化身份证,确保违规和尚以后不能"上岗"。

但是,和尚道德水准下降,在一定程度上也和泰国佛教的演化有关。

150年间,泰国有两两种区别很大的佛教,一是曼谷受皇宫支持的精英寺庙中的佛教,更严格,和尚必须和物质世界划清界限;另一种是外地寺庙中的佛教,更松散,和尚是社区的一部分,有时违规参与邻里活动。

在村子里,庙可能也是学校或者诊所,各种庆祝活动的中心。许多俗事都要征求和尚的意见。在这种环境中,哪些是可以接受的行为、哪些不是,界限可能会模糊。

迷迷糊糊地信?

问题的另外一个根源是,泰国许多人非常迷信,而迷信也被商业化了。

现在,和尚经常被请来主持半宗教性的仪式,比如去保佑新车、新房,庙里卖彩票?泰国人看到根本眼都不眨。

泰国富人也迷信,情愿慷慨捐款,认为这会给他们带来更多好运。

Phra Payom Kalayano是曼谷北部一所寺庙的住持,经常批评佛教的商业化,他呼吁国人捐款时好好想一想:"现在人们相信,善有善报就是朝寺庙砸钱,特别是富人。他们信、但是不想。这不是明智地实践善有善报,这是盲目轻信。"

同时,一些和尚很愚蠢。他们不知道如何管理收到的功德钱。没能管好钱为寺庙求善报和声誉,反倒惹来官司。"

没有全球化以及诸多消费诱惑之前,可能更容易坚持摒弃物质享受的出家生活。但是现在,很难严格要求所有和尚向所有科技、创新说不,比如智能手机、坐飞机。

……

(BBC新闻网,常驻曼谷记者乔纳森·黑德)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