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悲伤与恐惧:跨性别军人面对特朗普新政


科罗拉多科泉市——亚历克·克里说,加入海军是她做过的最好的决定之一。另一个是宣布自己是跨性别者。

“海军教会了我,人们如何能走到一起,共同努力实现比他们自己更大的事业,”24岁的海军士官克里说,她正在接受操控核反应堆的训练。“奇怪的是,我觉得正是海军教给我的关于正直的一课,给了我公开身份的勇气。我必须诚实地让自己和跟我一起服役的人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

“我以为我们生活在一个进步的地方,但现在感觉我们退后了10步,”乌穆特·杜尔孙说。他曾是一名海军,在退役后从男性转变成了女性。

和其他数以千计的跨性别老兵以及军队成员一样,在特朗普总统周三发表推文,表示美国军队将不再“接受或允许”跨性别人士服役——一个在奥巴马政府允许跨性别军人公开服役的一年后采取的意外之举——之后,她陷入了一种愤怒、悲伤和恐惧交织的情绪。

一些跨性别军人猜测他们是不是很快就会被开除出军队,或者已经预约好的医疗诊断是否会被取消。几乎所有人都对他们眼中的这个错误举措表示沮丧,这个决定可能会让军队失去不计其数技术精湛、有奉献精神的成员,并恢复到那个让很多军人生活在秘密与羞耻中的时代。

“人们感到害怕,”莱拉·爱尔兰说,她曾担任陆军战斗医生13年,后来转变成女性,并成为拥有500名现役成员的LGBT军队团体斯巴达的会员主任。“整个早上我都在告诉他们,要继续超出人们的期待,展示你们的价值。”

她的丈夫,同为跨性别者的空军上士罗根·爱尔兰未能被联系上,因为他当时在参加一门战斗领导课程,但他从战场发来短信说,“我希望我的总统能来见见我,”并补充说他想要把所有那些“光荣服役的、此刻正在为他们的自由和他们的国家战斗的跨性别士兵们”告诉特朗普。

自从奥巴马政府取消了对跨性别人士的服役禁令,公众意见一直不一。拉斯穆森报告在六月进行的民调显示,有超过半数参与调查的人相信,允许跨性别人士公开在军队服役是对军队有利的,或对军队并没有影响。

但许多保守派人士将跨性别服役人员描绘成会危害军队作战能力的人,他们对这个消息表示欢迎。

现任保守派倡导团体家庭研究委员会主席托尼·帕金斯是一名海军退役军人,他发表声明称赞特朗普,说他“恪守了恢复军事优先的承诺,而不是继续奥巴马时代削弱我们国家军队实力的社会试验。”

在国会山,众议员维姬·哈茨勒最近提出了一项修正案:禁止军队为变性手术付钱。她在周三发表声明,赞扬特朗普采取了“果断的行动”。

“我们面对着来自全球的挑战,恳请美国人民将辛苦赚来的钱投入到国防建设上,”声明称。“每一美元都需要花在应对我们国家面临的威胁上。”

跨性别军人激烈驳斥了有关医疗开销的论点,提出2014年国防部购买“伟哥”的开销是4100万美元,相比之下,在医疗保健方面每年240万至840万美元的预估开销微乎其微。

……

(纽约时报中文网,Dave Philipps)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