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傳》:在海邊,用自責舔著懦弱留下的終身傷口




結束了在澳大利亞、美國近半年的學術訪問,劉曉波返回北京,據朋友透露,曉波回到北京後,曾令國保警察們大跌眼鏡,更令當局心神不安,他為啥不留在國外,幹嗎又回來了?那年夏天,劉曉波回大連看望父母時,一個坐在海邊。觸景生情,他憶起一個站在夏威夷島面對大海的情景,也憶起從童年到中年的曲折經歷,“當我的聲音和目光都被遙遠吞沒之後,我才如夢方醒,第一次領悟到這個詞所表達的期望、憧憬以及由此而來的冷酷無情。”
寫過大量時評文章的劉曉波,很難得地在這篇題為《坐在海邊》的散文中,用細膩的筆觸再次剖析自己的靈魂——“我憐憫自己的孤零零,以自責舔著一次懦弱所留下的終身傷口,儘量想著海的純粹所可能具有的淨化作用,更期待海的擁抱和溫暖。”
“此刻,我多麼希望有一種致命的呼喚引我以生命為代價而前行。”“茫茫宇宙中,每時每刻都有多種生命在默默消失,但是只有人類,才會以愛、以正義、以犧牲、以獻身、以崇高相要脅來證明自身的可貴。”
----------
《劉曉波傳》内容提要:
1989年的“六四事件”,對劉曉波來說無疑是一道改變其命運的分水嶺。之前,他是一匹桀驁不馴的文壇“黑馬”;之後,他變成了一個著名的持不同政見者。
少年時代的劉曉波,“冒險”而“叛逆”,11歲就成了“癮君子”,打仗、蹺課、離家出走;文革期間隨父母到內蒙古插隊下鄉四年,隨後又當了兩年知青,返城後又當了一年抹灰工……這些底層經歷“豐富”了他的閱歷,也形成了他的“偏激”世界觀。
從1977年考入吉林大學,到1988年獲得北京師範大學文學博士學位,這一時期的劉曉波“扮演”了眾多角色:校園詩人、中文系講師、文學評論者、文壇“黑馬”……
“六四事件”讓劉曉波由“黑馬”變成了“黑手”。他為何選擇回國?為何成了天安門“四君子”?為何選擇了絕食行動,又為何與戒嚴部隊談判?他到底是如何撤出廣場的,又是怎樣躲藏起來的?在逃亡海外的機會擺在眼前時,他為何選擇了拒絕和後悔?
因“反 革命宣傳煽動罪”被捕入獄,因說服學生撤離廣場被作為“重大立功表現”而免予刑事處分釋放。獄中他曾寫過《悔罪書》,出獄後他又寫了《末日倖存者的獨 白》。從“悔罪”到“獨白”,他讓自己成為“六四事件”最有爭議的人物,直到今天人們還在追問,他的所作所為到底為了什麼?
1991年1月出獄後,從事寫作及參與中國民主運動。他抨擊時政、關注民間維權、呼籲為六四平反和要求中共進行民主改革,於1995年和1996年兩次被監禁和勞教。整個九十年代的一多半時間都是在監獄中度過的。
2008年,他發起與參與起草了《零八憲章》,一年後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11年。
“因言獲罪”的劉曉波,於2010年10月8日也“因言獲獎”——榮獲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從而成為舉世關注的政治人物,從而也成為備受爭議的諾獎獲得者。
(明鏡出版社)
☞☞訂閱“海外之音”: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aeLyGu1RLTugrO_O0wlz-g
☞☞訂閱"海外電視聯播":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qiqfBmRx1JKCzaaANlYy9w
☞☞訂閱"海外電台聯播":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s7elJEjfHfLUEZ7HUbUlUw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