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傳》:在北京街頭差點跟三個流氓打起來


《劉曉波傳》:在北京街頭差點跟三個流氓打起來

在接受筆者專訪時,劉曉波的好友陳軍數次談起1995年的那次悄悄回國,因為正是這次相聚,兩人之間有了更深的瞭解,在精神層面有了更多更直接的溝通。陳軍回憶說,當年持美國護照和有效中國簽證悄悄回到中國時,是想再做一些有趣的事,比如開咖啡館,然後在裡面做個電影俱樂部之類的事。回到北京後,並沒有立即給曉波打電話,在確信沒有被跟蹤和盯梢後,他才跟曉波通了電話。在後來的幾個月,他的大部分時間都是跟曉波在一起。

“那時,我並不關心政治,我和曉波談論最多的是哲學、文學,也經常談論宗教,談論精神超越等話題。曉波覺得,在這些領域我的一些觀察和感受更細緻豐富一些。”陳軍回憶說,自1989年初在紐約與劉曉波相識並成為摯友後,這些探討和談論都是兩人後來相聚時的主要內容。

在朋友圈內,陳軍是“一個優雅卻又深刻的思想者”,朋友評論稱,“他是這一代人比較真切地接近西方哲學和自由思想不多的中國人”,過去他和高行健也有交往,但對他的文學的看法,陳軍似乎不以為然。陳軍和劉曉波交往更深,也更具私人性質。他比較親近思想型的朋友,只是近年專心經商。

------

《劉曉波傳》内容提要:

1989年的“六四事件”,對劉曉波來說無疑是一道改變其命運的分水嶺。之前,他是一匹桀驁不馴的文壇“黑馬”;之後,他變成了一個著名的持不同政見者。

少年時代的劉曉波,“冒險”而“叛逆”,11歲就成了“癮君子”,打仗、蹺課、離家出走;文革期間隨父母到內蒙古插隊下鄉四年,隨後又當了兩年知青,返城後又當了一年抹灰工……這些底層經歷“豐富”了他的閱歷,也形成了他的“偏激”世界觀。

從1977年考入吉林大學,到1988年獲得北京師範大學文學博士學位,這一時期的劉曉波“扮演”了眾多角色:校園詩人、中文系講師、文學評論者、文壇“黑馬”……

“六四事件”讓劉曉波由“黑馬”變成了“黑手”。他為何選擇回國?為何成了天安門“四君子”?為何選擇了絕食行動,又為何與戒嚴部隊談判?他到底是如何撤出廣場的,又是怎樣躲藏起來的?在逃亡海外的機會擺在眼前時,他為何選擇了拒絕和後悔?

因“反 革命宣傳煽動罪”被捕入獄,因說服學生撤離廣場被作為“重大立功表現”而免予刑事處分釋放。獄中他曾寫過《悔罪書》,出獄後他又寫了《末日倖存者的獨 白》。從“悔罪”到“獨白”,他讓自己成為“六四事件”最有爭議的人物,直到今天人們還在追問,他的所作所為到底為了什麼?

1991年1月出獄後,從事寫作及參與中國民主運動。他抨擊時政、關注民間維權、呼籲為六四平反和要求中共進行民主改革,於1995年和1996年兩次被監禁和勞教。整個九十年代的一多半時間都是在監獄中度過的。

2008年,他發起與參與起草了《零八憲章》,一年後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11年。

“因言獲罪”的劉曉波,於2010年10月8日也“因言獲獎”——榮獲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從而成為舉世關注的政治人物,從而也成為備受爭議的諾獎獲得者。

(明鏡出版社)

☞☞訂閱“海外之音”: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aeLyGu1RLTugrO_O0wlz-g 
☞☞訂閱"海外電視聯播":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qiqfBmRx1JKCzaaANlYy9w 
☞☞訂閱"海外電台聯播":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s7elJEjfHfLUEZ7HUbUlUw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