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傳》:“誰不談俗,誰不談錢就沒文化”


《劉曉波傳》第二部份:“誰不談俗,誰不談錢就沒文化”

劉曉波在美國接受《中國之春》記者採訪時,還介紹了大陸文化界的現狀,稱“現在在大陸誰不談俗,誰不談錢,就沒文化”。
劉曉波說,現在大陸文化界的情況可以說是有兩種特別強大的文化趨勢:一種就是在鄧小平南巡前,在“六四”之後,老百姓在共產黨開槍之後,大家覺得有一段時候非常壓抑,又不知道怎麼釋放內心的壓抑。那個時候人們就覺得有些崇高的東西,正面的激烈對抗是不可能了,那麼文化界就採取了迂回的方式。

比如最早由文化衫開始,然後發展到“編輯部的故事”,這樣,它就不再利用一種正面的對抗的方式,而是用調侃的、開玩笑的方式來宣洩自己內心的壓抑。另一種趨勢是,在鄧小平南巡的講話中大家找到了一條新的宣洩管道,那就是我去經商。

這樣,在無可奈何管不了國家大事的情況下,我們大家現在要管好自己的事,我們不要那麼苦兮兮的。特別是知識界的一些人,要把自己的生活搞得好一點。現在基本上大家管自己的事情,掙了一些錢,可以隨便上飯店吃飯,可以隨便截計程車。實際上,錢也是一種自我評價吧。有錢之後,儘管他現在得不到一種言論自由,但是他掙來錢,也是一種評價標誌。我覺得文化界的有些人,有能力下海去掙錢的人,自我評價都比較好,(記:這本來就是一個很重要的評價標誌)而且管自己的事情現在管出來一種樂趣。

-------------

《劉曉波傳》内容提要:

1989年的“六四事件”,對劉曉波來說無疑是一道改變其命運的分水嶺。之前,他是一匹桀驁不馴的文壇“黑馬”;之後,他變成了一個著名的持不同政見者。

少年時代的劉曉波,“冒險”而“叛逆”,11歲就成了“癮君子”,打仗、蹺課、離家出走;文革期間隨父母到內蒙古插隊下鄉四年,隨後又當了兩年知青,返城後又當了一年抹灰工……這些底層經歷“豐富”了他的閱歷,也形成了他的“偏激”世界觀。

從1977年考入吉林大學,到1988年獲得北京師範大學文學博士學位,這一時期的劉曉波“扮演”了眾多角色:校園詩人、中文系講師、文學評論者、文壇“黑馬”……

“六四事件”讓劉曉波由“黑馬”變成了“黑手”。他為何選擇回國?為何成了天安門“四君子”?為何選擇了絕食行動,又為何與戒嚴部隊談判?他到底是如何撤出廣場的,又是怎樣躲藏起來的?在逃亡海外的機會擺在眼前時,他為何選擇了拒絕和後悔?

因“反 革命宣傳煽動罪”被捕入獄,因說服學生撤離廣場被作為“重大立功表現”而免予刑事處分釋放。獄中他曾寫過《悔罪書》,出獄後他又寫了《末日倖存者的獨 白》。從“悔罪”到“獨白”,他讓自己成為“六四事件”最有爭議的人物,直到今天人們還在追問,他的所作所為到底為了什麼?

1991年1月出獄後,從事寫作及參與中國民主運動。他抨擊時政、關注民間維權、呼籲為六四平反和要求中共進行民主改革,於1995年和1996年兩次被監禁和勞教。整個九十年代的一多半時間都是在監獄中度過的。

2008年,他發起與參與起草了《零八憲章》,一年後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11年。

“因言獲罪”的劉曉波,於2010年10月8日也“因言獲獎”——榮獲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從而成為舉世關注的政治人物,從而也成為備受爭議的諾獎獲得者。

(明鏡出版社)

☞☞訂閱“海外之音”: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aeLyGu1RLTugrO_O0wlz-g 
☞☞訂閱"海外電視聯播":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qiqfBmRx1JKCzaaANlYy9w 
☞☞訂閱"海外電台聯播":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s7elJEjfHfLUEZ7HUbUlUw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