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迁:另一种人权迫害


709大抓捕案发生后,当局牵连家属,连老人、妇孺都不放过,比如对王全璋父母、妻子持续进行逼迁,非但明目张胆,而且肆无忌惮,所谓“首善之区”的北京变成了名副其实的“首恶之区”。

实际上,北京国保逼迁由来已久。去年,我听了外媒专访秦永敏前妻李金芳女士的采访录音——我是流着泪听完的。之前,在2013年我从网络上得知秦永敏的女儿从小上学就被监控。二十年前,李金芳被国保逼迁,她抱着几个月大的女儿,在大冬天的寒风中找房子,一天之内搬3次家,且路途遥远,最后还是靠朋友的帮助才有了住处。

联想起我2013年被逼迁的经历,还有今年春节期间北京宋庄的王藏以及叶海燕被逼迁、停水、停电,国保要挟房东逼迫他们搬家。

我的逼迁纪录:一天四次

我的最高纪录是一天被逼迁4次。2013年8月30日,我第一次在北京出狱取保。出狱后,我在房山区窦店镇的七里店村看好一处房子,然后把行李搬过去,但房东接到一个电话后对我说“对不起,明天有个亲戚要来住”,于是房子不租给我了,要我马上走。找到第二家,房东很爽快,答应把房子租给我。我很高兴,待把行李搬过去后,房东却说这房子已经租出去了,不能租给我,怎么沟通都无效。当时已经下午三点半了,我只好继续在村里找房子。

找到第三家,房东先是同意,让我搬过来时打个电话。但我打她电话时,却怎么也打不通,我就决定搬过去再说。房东回来后说,我没按照要求先打她电话,别人已经比我先一步租了此房,且付了订金,坚决要求我搬走。我没办法,只好赶快又去找房子。

当我找到第四家时,天色已经渐黑,大概六点多了。房东是个年纪约60多岁的大姐,等我把所有行李搬进房子,已经是晚上十点左右了,我累得不行,但我还是庆幸终于安顿下来了。

我在北京的10多年来,先每年至少搬3-4次家;但参与维权运动后,我至少每个月搬一次家,每年搬12次家。

……

(《中国人权双周刊》,京圣)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