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省委换届近尾声,常委人数有玄机


内地各省常委换届接近尾声,已有逾八成省份选出新一届省委常委班子。与以往相比,常委班子人数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按照以往多年来的标配,多数省区市通常有十三名常委,但有四个省区情况特殊。一是新疆、西藏两大自治区,由于民族宗教情况复杂,工作艰苦,常委配置十五人;二是与疆藏相邻、情况近似但任务稍轻的青海省,设十四名常委,也被普通省份多一人;三是地狭人少的海南,则少配一人,设十二名常委。

在军改之后,原本作为军队代表参加常委的省军区司令员或政委,即戎装常委,退出常委班子,故而普通省份常委标配改为十二人。今次大换届,有变有不变。新疆、西藏、青海仍然维持了“超国民待遇”,继续保有特殊名额。而海南也摆脱短板地位,名额与其他省份补齐,增至十二人。

但在已闭幕的省市中,却出现了缺额的选举结果。上海、甘肃两地新选出的常委班子均只有十一人。按正常情况,五年一次的换届,人事问题是重中之重和最大看点,人选一定在会前进行了层层酝酿、讨论、选拔、提名、报批。即使出现选举“事故”,也是内定的候选人落选,额外的提名人当选。如二〇〇一年北京市党代会选举中,内定宣传部长的蒋效愚落选,而三十九岁的顺义区委书记孙政才意外当选,从此改写仕途。

因此,无论如何,都不应出现缺额的情况。唯一的解释就是,原本提名的人数就不足。在现今的选官新常态下,官位空缺成为常态。许多要职往往一缺数月而不补。如湖北省曾一度同时空缺省委书记和省长,宁波也曾同时空缺市委书记、市长。背后原因无非是人事博弈激烈,不欲其他派系人选加入,故而宁缺毋滥。

况且,内地的选举原本就是形式主义,待有合适人选时,中央一纸调令予以任命即可。已选出的人员,中央亦可随时调整。如甘肃省委常委宋亮,去年十一月刚刚在内蒙古换届时当选为常委,今年三月即被调往甘肃,五月又在甘肃当选为常委,短短半年,在两省两次当选。同样的还有四川邓小刚,去年十一月当选西藏党委副书记,今年三月调往四川,日前又再度当选为四川省委副书记。

……

(香港 东网)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