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路封号与郭文贵效应


继2013年打击网路(微博)大V之后,中国大陆网控部门又封杀了一些网路娱乐帐号:新浪微博关闭了狗仔、星探类帐号;微信则封停了电影、八卦以及南方都市报的娱乐周刊等众多娱乐帐号。

以政治类、社会类话题为主的网路大V被封之后,自以为远离政治和社会话题的网路娱乐帐号被封其实是顺理成章的事。这也正是在这些娱乐帐号被封杀后,网路上突然流传起一首短诗的原因。这首据说被镌刻在波士顿的被屠杀犹太人纪念碑上的短诗写道:“在德国,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当然,大陆当下情况,非比当年德国。彼时德国是“我没有说话”的问题,而此时中国则是“说不了话”的问题。“说不了话”,并非个人不能说话,而是不能对“追杀”和“封杀”问题在公共言论平台上公开表达看法。某些人、某些言论不能公开发表的另一面,就是那些被允许在公共平台上公开发表的言论也无法得到受众的信任。

而这正是被中国通缉的商人郭文贵,近期于海外社交媒体上的公共言论平台所言在大陆网路间传播甚广的主要背景。这个背景则又为大陆网路空间为什么恰在此刻被进一步压缩提供了一个解释。过去几年对网路言论空间不断压缩形成的公共舆论效应就是:你封杀什么,人们就信什么;你公开发表什么,人们就不信什么。

……

(世界新闻网 李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