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中俄開打網絡戰,美國怎麼辦?


黃耀毅


邁克爾.詹奇(Michael Janke)曾經服役於美國菁英的海豹部隊(SEAL Team 6),退伍之後創立過多家網絡安全公司,繼續保障美國的安全。他接受美國之音記者黃耀毅專訪,談論中國跟俄羅斯對美國進行的網絡戰爭,以及應該如何應對。


中國、俄羅斯、伊朗、朝鮮,是對美國發動網絡攻擊的主要國家級黑客。近年來中國黑掉美國人事管理局,竊取了現任跟退休的聯邦政府僱員機密資料,尤其令人印象深刻。詹奇說,他跟他的妻子也是人事管理局黑客案的受害者,所以他們很能感同身受。但由於美國與中國、俄羅斯等國家的組織以及運作大不相同,為了要維護民主法治的價值觀,美國難以防衛並反擊中俄的侵略。


他說:“你想想我們的情報界,它們受到嚴密的管制,它們只能對外偵查。所以政府部門並不被允許來保護私人企業。國家安全局並不能提供特殊工具給福特、迪士尼、IBM或可口可樂來保護它們的系統。而由於我們了不起的創新以及企業,它們容易成為覷覦的目標。這需要靠商業的網絡安全產業,開發軟件跟產品來保護它們,但這是一場打不贏的戰爭。如果你想要利用商業的安全軟件來保護自己不受外國政府攻擊,那是做不到的。而在那些國家,它們的政府,能夠保護、並且控制該國的私人企業。而且我們的社會,在法制方面也是比較精細的,哪些事情你可以或不可以做,哪些事情企業可以或不可以做,哪些事情政府可以或不可以做。


而我們的權力是分散的,我們有16到17個情報部門,每一個都負責自己的領域,而人性就是,它們不一定總是互相溝通,互相合作。如果你去到俄羅斯,俄羅斯聯邦安全局(FSB)、俄羅斯聯邦軍隊總參謀部情報總局(GRU),一切都被它們控制,對它們來說比較容易。而如果我們開始出手,那就會像是在玻璃屋裡面扔石頭,因為我們的政府不能去保護它們,所以我們商務體系的保護太弱了。而在今日跨國際的大企業,有的搞不好在全世界有72個辦公室。所以如果你給其中一家的總部某個特殊工具,那可能就會洩露到他們在外國的辦公室。你懂我的意思吧。”


詹奇表示,雖然因為一天到晚聽到黑客攻擊的新聞,讓美國大眾感到擔憂,但他保持著謹慎的樂觀,不過他也警告說,若不盡快“止血”,美國的國防跟國力都可能受到影響:

“這個爭論永遠都有兩面。成天聽到Target百貨被黑、這個銀行被黑、Netflix被黑、索尼影業也被黑,一天到晚都是這種事,美國大眾都感到很厭煩了。但在另一方面,我們國家擁有驚人的科技和資源,所以是的,我們在幾件事上領先。想想看,為什麼俄羅斯、中國、伊朗跟其他國家,試圖黑掉洛克希德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 )、波音公司、雷神公司(Raytheon),竊取我們的武器機密,而且它們的確成功過,這直接讓它們大幅躍進5到10年,試著趕上我們。但是在網絡方面,我們花費了更長的時間,並投入更多的資源,而我們與電腦工程相關的教育系統,也比較悠久,所以我們國家 整體力量,無論是在攻擊或防衛方面,都比民眾想像的要更高。


但是,我們國家整體的失血,並不一定總是來自那方面。如果你黑進諾斯洛普.格魯曼公司(Northrop Grumman ,偷竊最新的無人機秘密,那美國在實體戰爭當中的橫向優勢,就被抵銷掉。在商業方面,假設你是一家在波士頓或舊金山的生化公司,你開發了一個超厲害的新藥,可以延長壽命,並且是花了好幾億美元做研究。一夕之間,某個國家黑掉你,偷走你的機密。這就是我說的盜竊,不只是阻礙創新,更是全球商務遊戲規則的改變。我們在這兩方面都受到攻擊。”


在面對中國跟俄羅斯等如此大的威脅同時,詹奇指出,要反擊卻是很困難的,他分析:“網絡戰爭已經變得非常複雜,常常中國、伊朗、朝鮮,或其他國家開發出一個網絡武器,看起來跟感覺起來卻帶著俄羅斯或是中國的屬性,然後從中國境內的伺服器發動攻擊,但事實上可能不是這樣。所以你要對誰以牙還牙呢?好,今天你黑了索尼影業,那我們就黑掉某家中國大媒體,但我們怎麼確定是中國人幹的呢?能夠百分之百確定嗎?當然,有些東西你能夠完全確定,而這就是你採取外交手段的時刻,告訴對方,如果你繼續黑我們的商業部門,那我們只好反擊,就像你今天侵略佔領新澤西州,我們就必須反擊。到最後,唯一的嚇阻,就是互相毀滅。我們的確擁有傷害它們的能力,正如我所說的,我們的技術領先好幾代,但現在我們非常自我克制。”


詹奇表示,網絡戰爭與傳統戰爭並不一樣,是在“影子裡”進行的戰爭,一般人無法察覺,從關閉電力網,到竊聽電子通訊,現在更朝著太空發展,美國必須確保自己處於領先地位。


(VOA)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