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文謙:郭文貴爆料與習近平的兩難選擇


文章说,不久前,亡命海外的富豪郭文贵爆料,矛头直指主管反腐工作的中纪委书记王岐山。一石激起千层浪,打破了前一段国内政局密云不雨的沉闷局面。这不啻于一场政治地震。当局为此动用各种资源强力封杀,以致酿成美国之音直播中断事件,又加倍放大了爆料的效果。郭氏的爆料,是在敏感的时间节点、爆出耸人听闻的内容、涉及中共官场第二号最有权势的人物,势必对十九大前的政局造成冲击,带来变数。

郭文贵在爆料中指称王岐山的姻亲姚依林家族通过海南航空公司巧取豪夺巨额资产,大肆挥霍,并称习近平下令让他调查此事。姑且不论郭氏爆料是真是假,主观动机如何,客观上都已对当局造成很大的杀伤力,严重损害了当局反腐的道义正当性, 声称“不信邪”的“铁面包公”王岐山被弄得灰头土脸。更严重的是,离间了习王的政治联盟,给党内反习势力提供了重新整合反扑的机会。如何平息这场政治地震,平稳度过十九大,是对习近平掌控大局能力的一个严峻挑战。

习近平上台五年来,政绩乏善可陈,经济下滑,社会矛盾激化,唯一的亮点就是开反腐运动,而王岐山是反腐的操刀手。习能够排除异己,安插自己的人马,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靠的就是反腐这根大棒震慑党内各派,习能获得“核心”封号,王的功劳不可没。可以说,习王的政治联盟是习执政的基石,两人既是政治搭档,也是难兄难弟,因为五年来选择性的反腐得罪了太多的人,习王两人已经骑在虎背上下不来了,必须抱团,互相扶助,才能不被反对势力各个击破。

习、王两人虽然结成利益共同体,却是各有各的打算,互相戒备提防。习很清楚王的见识和才能都在他之上,主管反腐工作又掌握了生杀予夺的大权,令中共官场生畏,以至有“不怕阎王,就怕老王”的说法。更让习不放心的是,王现在位高权重,借反腐扩充自己的地盘,把中纪委打造成“权中之权”,权势之大直追明朝特务机构东厂和锦衣卫。这不仅让习有大权旁落的感觉,而且犯了功高震主的大忌,如王有二心,将是一场噩梦。而王岐山是学历史出身,熟知历史上君臣相忌、凶终隙末的典故。他很清楚反腐是在替习火中取栗、背黑锅,遭致众人忌恨;而习为人气量狭窄,不能容人,担心有朝一日被习卸磨杀驴,落个身败名裂的下场。这是王最大的心病。

更进一步说,专制极权体制的铁律是一山难容二虎,中共历史上第一把手和第二把手翻脸的事情数见不鲜,习王关系也逃脱不了这一规律。可以说,习王关系集毛周和毛林两种关系于一身。郭文贵爆料说,习对王是“用而不信”,这恰好是当年毛对周的态度——既离不开周,又不信任他,毛晚年曾几次发难,幸而周善于用太极软功化解,最后才幸免。毛林交恶的根由在于毛认为林有野心,想取而代之。而现任常委中只有王有实力可以取习而代之,这又犯了政治上的大忌。如果王不能像周一样放低身段化解险境,尽力弥合与习的龃龉,而是像林彪一样强项硬顶的话,习王的冲突在所难免。

实际上,习王不合早已露出端倪。王并不是地道的红二代,而是靠姻亲关系跻身中共核心圈子。从本能上说,他不会认同红色基因,对习搞个人崇拜的做法也不以为然,有意与习保持某种距离。任志强事件就暴露出两人关系出现的裂痕。任批评习提出的“党媒姓党”,王并没有站在习一边,而是保护任过关。这让习心中不快。接下来的“倒习公开信”,习也疑神疑鬼,下令把王和他身边的人列为追查的重点。年初,王积极推动设立国家监察委员会的举动,也引起习的警觉,态度不冷不热,让王一个人跳独舞。

……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