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芳菲丈夫被謀殺卻被當意外,劉雲山賈春旺被捲入,習王孟已掌握內情


《明鏡郵報》特約記者 金三貴

中國中央電視台高層人士對《明鏡郵報》透露,央視主持人劉芳菲不滿吉林省政法委和檢察院對其夫劉希泳是“被刑訊逼供意外致死“的結論,她不但得不到任何申訴的機會,而且從4月27官方就封鎖了她的微博。劉芳菲試圖召開中外記者招待會為亡夫鳴冤,要求查清劉希泳被謀殺的真相,但是央視高層受令,連夜做劉芳菲的思想工作。

《明鏡郵報》曾經在4月18日以《劉芳菲丈夫疑被滅口,中共高層“內鬼”多多,政治局常委涉嫌》為題獨家披露了劉希泳莫名其妙死亡的事情並且指出中共高層到吉林省政法系統多名高官都涉嫌捲入其中(附録見後)。

但是,某些高官為了平息明鏡的報導引起的風波,透過他們控制的媒體發布劉希泳是刑訊逼供意外致死的消息。

《明鏡郵報》同時得到消息,有幾名吉林延邊的檢察官因為捲入此案件被拉來頂罪。但事實上劉希泳是被人捂住嘴巴窒息致死。

在劉希泳死亡之前,他交代的材料其中一部分已經被篡改或被消失。劉希泳案件共三名嫌犯,除劉已經死亡之外,三人中一人被安全部內鬼放走。《明鏡郵報》報導披露之後,中共最高層極為震驚,迅速將另外一位嫌疑人移送祕密地點,由武警看守改為由軍方看守。

此案件非常蹊蹺的是,劉希泳在中國經商的後台是負責組織人事和宣傳工作的政治局常委劉雲山和他的親家賈春旺。賈春旺是中國政法系統最有實權的人物,歷任安全部長、公安部長和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屬於已退休的副國級領導人。他的女兒嫁給了劉雲山的兒子。

有知情人士對《明鏡郵報》透露,劉希泳原關押在北京,將他轉送到吉林的目的是為了滅口,讓他不再在未來的案件中作為人證。

吉林省政法委和檢察院參與調查劉希泳死亡案件的人員並不瞭解內情,但是受到暗示,將劉希泳之死轉向刑訊逼供導致意外死亡的方向作文章。所以做出了令劉芳菲很不滿意的結論。

《明鏡郵報》得到可靠的消息,習近平、王岐山、孟建柱早已通過特殊系統掌握了該案件的內情,而且獲得了有關人士提供的核心證據,有很可能嚴懲劉希泳死亡案件的幕後黑手。這很有可能是中共十九大最驚心動魄的一個案件。


附錄:

劉芳菲丈夫疑被滅口,中共高層“內鬼”多多,政治局常委涉嫌

2017年4月18日《明鏡郵報》

《明鏡郵報》特約記者 吉亦真

今天(4月18日)一名台灣男子入禀香港法院,要求追討君怡酒店老闆劉希泳沒有兌現的7500萬港幣欠款。

香港媒體只是提到劉希泳在中國內地而不能應訊,並指出劉早在2016年11月因拖欠中國銀行2億多港幣的貸款而遭到通緝。

這位劉希泳正是《明鏡郵報》在過去一個星期以來,所追查的中央電視台節目主持人劉芳菲的丈夫。而來自於中共政法系統的消息來源向明鏡透露,劉希泳已經神秘死亡。

這事很有可能類似於英國商人海伍德在重慶神秘死亡案件的更大翻版,涉及到現任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前任政治局常委和最高檢察長等一大批政法系統的高官。這個案件正考驗著習近平反貪的能力,尤其在“內鬼”眾多的政法系統。

《明鏡郵報》經過調查發現,劉希泳是七十年代末期中國第一批留美學生,進入了哈佛大學。後來到香港經商,成為JC Penney服裝供應商,一度成為擁有幾十億資產的巨商。但是在九十年代末期捲入朱鎔基親信朱小華案件之中,被中紀委雙規,受盡折磨。獲釋之後他繼續經商,與中央電視台主播劉芳菲相識,經過一段時間同居後結婚。

一般社會傳聞,因為出身於福建,劉希泳被認為與前政治局常委賈慶林關係很近,事實上他真正的後台是:前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常務副總理李嵐清,和前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賈春旺。他的人脈關係極廣,生意巨大,與現任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劉雲山的兒子有生意合作。

知情人士告訴《明鏡郵報》,由於涉及到商業利益糾紛,劉希泳這位美籍華人再次遭到監察系統的拘查。一個月以前,有人將他轉押到吉林延邊看守所,不久就神秘死亡。這個死亡事件和當年海伍德神秘死亡事件一樣,家屬和知情人士都被要求封口。

這就是為什麼劉芳菲在4月9日在微博上寫下這麼一段話:“痛到不能呼吸的感覺你們有過嗎?痛到不能呼吸又不能言,你們有過嗎?心臟停跳,那一刻會痛麼?還是,跳動著的人更痛?”

4月11日,劉芳菲又在微博上發了幾根蠟燭。她還被要求正常上班。所以照片中她一身黑色是為了悼念亡夫,而一些娛樂記者以為她只是神情憔悴,而不知道劉芳菲的內心有多痛苦。

來自中共高層的知情人士對《明鏡郵報》說,這個案件當然非常蹊蹺,有很大可能性是有人想殺人滅口,因為劉希泳知道的情況太多。尤其值得懷疑的是將劉希泳轉押到吉林的原因。

吉林省公安廳長胡家福、吉林省檢察院檢察長楊克勤、副檢察長兼反貪局局長吳長智、吉林省省委書記巴音朝魯,與周永康、令計劃、劉雲山、杜青林、賈春旺都有某些關聯。

胡家福,吉林省副省長兼公安廳廳長,曾經是公安部辦公廳主任,是周永康在公安部時期的實權人物。

楊克勤,周永康時代中央政法委的實權人物,當過中央政法委秘書處處長、辦公室主任和政法研究所所長。

吳長智,令計劃同黨、中央書記處書記杜青林的外甥。

巴音朝魯,劉雲山共青團和內蒙古系的骨幹成員。

一月前才調離的吉林省紀委書記崔少鵬,則曾經是賀國強的大秘書。

賈春旺嫡系密佈政法各個系統。賈春旺不但是比周永康和孟建柱在政法系統更具有實力的人物,曾經擔任國安部部長、公安部部長和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有意思的是,他是劉雲山的親家。

這個案件是否就此掩蓋,還是揭開更大的黑幕?在“內鬼”如此眾多的情況下,習近平與王岐山又能做到什麼程度?
[下午3:06, 2017年5月16日] 石爺: 命案牵動十九大:劉芳菲丈夫被謀殺卻被當意外,劉雲山賈春旺被捲入,習王孟已掌握內情

《明鏡郵報》特約記者 金三貴


中國中央電視台高層人士對《明鏡郵報》透露,央視主持人劉芳菲不滿吉林省政法委和檢察院對其夫劉希泳是“被刑訊逼供意外致死“的結論,她不但得不到任何申訴的機會,而且官方就封鎖了她的微博。劉芳菲試圖召開中外記者招待會為亡夫鳴冤,要求查清劉希泳被謀殺的真相,但是央視高層受令,連夜做劉芳菲的思想工作。

《明鏡郵報》曾經在4月18日以《劉芳菲丈夫疑被滅口,中共高層“內鬼”多多,政治局常委涉嫌》為題獨家披露了劉希泳莫名其妙死亡的事情並且指出中共高層到吉林省政法系統多名高官都涉嫌捲入其中(附録見後)。

但是,某些高官為了平息明鏡的報導引起的風波,透過他們控制的媒體發布劉希泳是刑訊逼供意外致死的消息。

《明鏡郵報》同時得到消息,有幾名吉林延邊的檢察官因為捲入此案件被拉來頂罪。但事實上劉希泳是被人捂住嘴巴窒息致死。

在劉希泳死亡之前,他交代的材料其中一部分已經被篡改或被消失。劉希泳案件共三名嫌犯,除劉已經死亡之外,三人中一人被安全部內鬼放走。《明鏡郵報》報導披露之後,中共最高層極為震驚,迅速將另外一位嫌疑人移送祕密地點,由武警看守改為由軍方看守。

此案件非常蹊蹺的是,劉希泳在中國經商的後台是負責組織人事和宣傳工作的政治局常委劉雲山和他的親家賈春旺。賈春旺是中國政法系統最有實權的人物,歷任安全部長、公安部長和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屬於已退休的副國級領導人。他的女兒嫁給了劉雲山的兒子。

有知情人士對《明鏡郵報》透露,劉希泳原關押在北京,將他轉送到吉林的目的是為了滅口,讓他不再在未來的案件中作為人證。

吉林省政法委和檢察院參與調查劉希泳死亡案件的人員並不瞭解內情,但是受到暗示,將劉希泳之死轉向刑訊逼供導致意外死亡的方向作文章。所以做出了令劉芳菲很不滿意的結論。

《明鏡郵報》得到可靠的消息,習近平、王岐山、孟建柱早已通過特殊系統掌握了該案件的內情,而且獲得了有關人士提供的核心證據,有很可能嚴懲劉希泳死亡案件的幕後黑手。這很有可能是中共十九大最驚心動魄的一個案件。


附錄:

劉芳菲丈夫疑被滅口,中共高層“內鬼”多多,政治局常委涉嫌

2017年4月18日《明鏡郵報》

《明鏡郵報》特約記者 吉亦真

今天(4月18日)一名台灣男子入禀香港法院,要求追討君怡酒店老闆劉希泳沒有兌現的7500萬港幣欠款。

香港媒體只是提到劉希泳在中國內地而不能應訊,並指出劉早在2016年11月因拖欠中國銀行2億多港幣的貸款而遭到通緝。

這位劉希泳正是《明鏡郵報》在過去一個星期以來,所追查的中央電視台節目主持人劉芳菲的丈夫。而來自於中共政法系統的消息來源向明鏡透露,劉希泳已經神秘死亡。

這事很有可能類似於英國商人海伍德在重慶神秘死亡案件的更大翻版,涉及到現任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前任政治局常委和最高檢察長等一大批政法系統的高官。這個案件正考驗著習近平反貪的能力,尤其在“內鬼”眾多的政法系統。

《明鏡郵報》經過調查發現,劉希泳是七十年代末期中國第一批留美學生,進入了哈佛大學。後來到香港經商,成為JC Penney服裝供應商,一度成為擁有幾十億資產的巨商。但是在九十年代末期捲入朱鎔基親信朱小華案件之中,被中紀委雙規,受盡折磨。獲釋之後他繼續經商,與中央電視台主播劉芳菲相識,經過一段時間同居後結婚。

一般社會傳聞,因為出身於福建,劉希泳被認為與前政治局常委賈慶林關係很近,事實上他真正的後台是:前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常務副總理李嵐清,和前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賈春旺。他的人脈關係極廣,生意巨大,與現任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劉雲山的兒子有生意合作。

知情人士告訴《明鏡郵報》,由於涉及到商業利益糾紛,劉希泳這位美籍華人再次遭到監察系統的拘查。一個月以前,有人將他轉押到吉林延邊看守所,不久就神秘死亡。這個死亡事件和當年海伍德神秘死亡事件一樣,家屬和知情人士都被要求封口。

這就是為什麼劉芳菲在4月9日在微博上寫下這麼一段話:“痛到不能呼吸的感覺你們有過嗎?痛到不能呼吸又不能言,你們有過嗎?心臟停跳,那一刻會痛麼?還是,跳動著的人更痛?”

4月11日,劉芳菲又在微博上發了幾根蠟燭。她還被要求正常上班。所以照片中她一身黑色是為了悼念亡夫,而一些娛樂記者以為她只是神情憔悴,而不知道劉芳菲的內心有多痛苦。

來自中共高層的知情人士對《明鏡郵報》說,這個案件當然非常蹊蹺,有很大可能性是有人想殺人滅口,因為劉希泳知道的情況太多。尤其值得懷疑的是將劉希泳轉押到吉林的原因。

吉林省公安廳長胡家福、吉林省檢察院檢察長楊克勤、副檢察長兼反貪局局長吳長智、吉林省省委書記巴音朝魯,與周永康、令計劃、劉雲山、杜青林、賈春旺都有某些關聯。

胡家福,吉林省副省長兼公安廳廳長,曾經是公安部辦公廳主任,是周永康在公安部時期的實權人物。

楊克勤,周永康時代中央政法委的實權人物,當過中央政法委秘書處處長、辦公室主任和政法研究所所長。

吳長智,令計劃同黨、中央書記處書記杜青林的外甥。

巴音朝魯,劉雲山共青團和內蒙古系的骨幹成員。

一月前才調離的吉林省紀委書記崔少鵬,則曾經是賀國強的大秘書。

賈春旺嫡系密佈政法各個系統。賈春旺不但是比周永康和孟建柱在政法系統更具有實力的人物,曾經擔任國安部部長、公安部部長和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有意思的是,他是劉雲山的親家。

這個案件是否就此掩蓋,還是揭開更大的黑幕?在“內鬼”如此眾多的情況下,習近平與王岐山又能做到什麼程度?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